邮箱:
密码:
  我写过几部关于土匪的小说,被拍成了电视连续剧,播出后反响还不错。这部小说我不想再写土匪了,想写一写我爷爷,因为这部小说的故事是爷爷给我讲的。其实,我写的故事都是听别人讲的——这话我在其它地方也说过——我反复说这话的目的是怕人家说我瞎编。当然写小说有时也难免要瞎编,用行话说是“虚构”。您要是觉哪个地方是“虚构”的,就跳过去不看,免得耽误您的时间。扯远了,还是说我爷爷吧。  我爷爷是正儿八经的军人,他曾是中华民国国民革命军新编第五师168团的上尉连长。他的军人素质很高,作战勇敢,悍不畏死,25岁就当上了连长,是同级军官中年龄最轻的,他手下一个叫刘怀仁的陕北人,快四十岁了,当兵吃粮十多年才混了个一杠一星的少尉排长。有位哲人说过一句话:“当官肩上的杠星都是血染的。”正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呵。可那时爷爷年轻气盛,对这话并不以为然。他的奋斗目标是三十出头当上团长,四十出头当上将军。如果不是遇上我奶奶,他很可能就实现了自己的理想和愿望。是奶奶改变了他后半生的命运。  奶奶是爷爷故事的主角。说到奶奶,这部小说又有了匪气,因为奶奶是个土匪。奶奶年轻时长得十分俊俏,柳眉凤眼,明眸皓齿,面如桃花,粉中透红,人见人爱。这是爷爷说的。可我看到的奶奶却是满头白发,干瘦的脸上皱纹堆垒,牙齿掉光了,窝着一张嘴,实在找不出一点“俊俏”的影子来。奶奶有一双天足(她那个年龄的女人都是三寸金莲),走路风风火火的,八十岁的年纪了腰板却不塌,平日里说话倒是慢言慢语的,偶尔和爷爷吵架时,嗓门很大也很粗,很是匪气。还要说明一下,我爷爷不是我的亲爷爷,当然奶奶也就不是我的亲奶奶了。也许有人会说我是不愿有个曾经当过土匪的奶奶,才这么“虚构”的,这可就太冤枉我了。话又说回来,爷爷奶奶是亲是假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爷爷讲的故事好不好听。您说是吧?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