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序言  楼肇明  并非每一个著名的理论家都会有著名的学说和著名的著作。这句话听起来也似乎是以矛盾修辞法制造出来的“幽默”。但历史和现实的误区,往往造就第一流的幽默家。犹太民族有一谚语曰:“人们一皱眉思索,上帝就发笑。”我不知道,绍振兄在继皇皇巨著《文学创作论》、《美的结构》、《论变异》之后,是否是为了要揭穿上二帝和人的秘密,才动手写这一部论述幽默刨造和欣赏规律的著作,每一种类的学科理论史都是一种开放的“召唤结构”,它每每是危机和一定的学术积累的契合。每一新的学术观点的提出和新的规律、定律的发现,同样也是一次必然性和偶然性的猝然遇合。并不是每一个学者和理论家都能拥有这种机遇和运气的。同样,幽默规律的再发现,除了学科发展的必然要求,发现者自身的条件就成了首要因素。绍振兄发现幽默逻辑的错位的理论,即是一个佐证。  喜剧大师、相声大师未必都是幽默理论家,并非所有从事喜剧研究、撰写幽默学术著作的学者都能在幽默理论的发展史上占有一个席位。在我看来,幽默是文学美学的一个分支,幽默理论同样也是一种艺术,而不单单是理论。发现它的奥秘的人就必须具备多几个层次的先天的素质和后天的素养。这些素质和素养。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