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它是那么重要,然而又是神秘莫测的。  它不是一种科学理论,你不能指望它帮助你解决发明创造的难题;它也不是一种操作能力,你不可能依靠它提高企业的产品质量;你工资入不敷出,它却不能变成钞票;你考试成绩下降,它也不能变成分数。它的特点就是既不科学,也不实用,它是情感的优裕和自由,只有心灵特别广宽的人才能获得这样的自由,而这种自由就是幽默的象征。  因此,幽默才有那样神奇的力量:在人生纷至沓来的困惑中,它会帮助你化被动为主动,以轻松的微笑代替沉重的叹息;当你在沉重的沮丧中不能自拔时,它会给你心灵的翅膀,让你精神得以超越。  每一个人的天性中多少有些幽默感,在人际交往中,它是心灵与心灵之间和平与欢乐的天使,拥有幽默就拥有爱和友谊。凡具幽默感之人,所到之处,皆是一片欢乐融和之气氛。  在无法避免的沖突中,幽默感不强的人就会面临考验,是拍案而起、横眉立目,还是悲天悯人、大智若愚?幽默家的高明在于即使到了与对方针锋相对之时,也不会像常人那样心灵被怒火烧得扭曲起来,而会仍然保持相当的平静,在对方已感到别无选择时,幽默家仍然有多种选择的可能。  如果你的朋友来访,而他的孩子却穿着鞋子踩上了你洁白的床单,你是立即直截了当地制止呢,还是像冯骥才那样故意大词小用地说:“我建议把你的孩子搬到地球上来!”先把孩子的父母逗笑了,再让他们去体验一种复杂的意趣。  你要先让对方欣赏你的幽默,再让他领略你的良苦用心,并同时享受心灵的顿悟之乐。如果你是一位美丽的女郎,你有没有考虑过,如何摆脱轻率求爱者的纠缠?如何把调侃性与攻击性结合起来?  你在反击无端的攻讦时,你有没有掂量过如何分别使用硬性幽默与软性幽默,藏锋芒于调笑之中?  所有这一切都要求幽默家有心灵的余裕,能超越日常实用逻辑,自由地选择奇妙的评价态度和表述方法。然而这个要求对于一般人说来似乎是太高了。  原因是,一般人幽默感都非常微弱,实用的需求和认识的追求都占据着非常大的优势,沉重的社会生活本身再加上学校的应试教育已经把人训练得驯服于实用的需求和理性的规范,以至达到了不动脑筋的自动化程度。一般人看见一个非常胖的妇女,几乎只能诱发出一个判断:一个胖女人。这很自然、很正确、很科学、很令人信服,几乎没有争辩的余地,思维也没有选择的余地,好像是毫无争议,顺理成章!但这只是一种选择,那就是科学认识的选择。可是,人生是丰富多彩的,科学的价值选择只是单一的选择,这种选择固然很重要,可它并不能满足人生的一切需要。尽管它可能有一千条优点,但却实实在在地有一个“致命”的缺点,那就是很枯燥,没有趣味。当人需要开开玩笑,以幽默感来缩短心理距离、调节人际关系时,就不能依仗这种科学的态度而要根据另一种选择,作出另一种判断。  如果这位很胖的妇女和你很熟悉,又互相戏谑惯了,你恰恰可以作一个不符合事实的判断,而且夸张地对她说:“报告你一个好消息!”她问:“什么好消息?”你可以非常神秘地对她耳语:“你变得越来越苗条了!”于是她立刻就和你一起共享你的幽默。你这个判断,从理性认识来说,不符合事实,不科学、不正确,它可能有一千条缺点,可是它有一条优点,就是它挺幽默。  幽默的选择不同于科学的选择,它的判断和推理与科学的判断和推理属于两个路子、两种功夫。  本书提供了许多幽默谈吐自我训练的方法,都是具体的方法,而上述那种心照不宣、超越理性逻辑的情感沟通则是其总的方法,即方法的方法。  正因为幽默的方法不同于科学的方法,它才可以偷换概念、指鹿为马、不伦不类、故作蠢言、答非所问、自相矛盾、将谬就谬、歪打正着、强词夺理、歪解因果。总而言之,它用一种与通常逻辑不同的逻辑去思考问题。找到了这个窍门,你就基本懂得了幽默是怎么回事。其实,它很简单,只要记住:它在进行推演时,用的是一种歪曲的推理方法。我国艺人早就总结出构成幽默的规律,那就是“理儿不歪,笑话不来”。  如果你一辈子只会说咸鸭蛋是用盐腌了才咸的,那你就太拘泥,太一本正经,太放不开,太傻乎乎,太死心眼了,你就一辈子幽默不起来。如果你敢于把道理歪曲一下,狠狠心,硬着头皮说:“咸鸭蛋之所以咸,因为它是咸鸭子生下来的。”那你就不那么傻乎乎,不那么死心眼了,你脑袋里就有一点幽默细胞了。用学术的语言来说,你就超越了科学的认识进入了幽默境界了。  在汗牛充栋的幽默书中,本书是根据我的幽默理论——“幽默错位逻辑”引申出来的,是一种实用幽默学说,主要目的是将复杂的幽默理论简明化、操作化、系统化、方法化。但是世界上没有绝对优越的方法,也没有绝对现成的方法,关键在于灵活运用。所谓方法是死的,人是活的,在聪明人手里,死方法可以变活;在呆瓜手里,活方法可以变成死的。方法变化多端,大体则有、定体则无,运用之妙,存乎一心。  如果你读了这本书,壮了胆子,在朋友交谈中,不那么傻乎乎、死心眼,那就不但是你的胜利,而且是我的愿望了。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