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90年代文存》,上下两卷。上卷所收入的文章,主要是发表于90年代重要思想文化论争中的文章。  这些文章在不同的论争中具有某种意义上的代表性。  将这些不同观点的文章收在一起,可以从一个侧面了解90年代思想文化论争的基本内容。因此这是一本资料性的选集。下卷收入的文章,主要是思想文化随笔,其间很难作出类别划分。但需要强调的是,本卷的编辑,并不是要凑90年代“随笔热”的热闹,而是希望在尽可能的情况下,选择出一些具有较高思想文化水准的好文章。这个标准似乎很难界定,或者这个“好文章”是由谁提出的,都是个问题。这里一方面体现了我们有限阅读的选择,另一方面,遗漏的好文章肯定会更多。这是难以周全的。  上卷从《废都》的有关论争开始,不仅因为这是90年代第一次大规模论争,重要的是,《废都》虽然是一部文学作品,但通过评价这部文学作品所表达出的思想·3·文化观念,则显示了90年代初期度过了思想空场阶段后,思想文化界价值立场上的重要分歧。稍后的关于“人文精神”的讨论,大众文化的讨论等,事实上也是《废都》讨论的某种延续和深化。大概也正是从这一时代起,知识界的思想文化分歧变得尖锐起来。这一分歧和不同范畴内的论争,逐渐取代了政治文化批判。  中国的思想文化也从长期的破坏转向了建设。这大概也是90年代思想文化论争的最大价值和意义所在。所选的文章,多与文学界相关。其原因在于,一方面是文学与时代的关系敏锐而过于密切,它的问题是十分明显的,但它也同时以感性的方式感知并提出了时代最需要回应的问题;另一方面是90年代以来,文学界的许多学者转向了思想文化领域,这些学者是带着文学家的敏锐和情感方式在思想文化领域展开学术活动的。与90年代相关的大论争,几乎都有他们的声音。所有这些论争部分地显示了90年代知识界取得的思想成就。在这个意义上,我不同意那种所谓的“90年代思想淡出,学术凸显”的说法。这种概括,极力想把八九十年代划出一条截然分明的界限,其实是大可不必的。事实上时间对于学术和思想活动来说,意义远不那么重要。即便是在90年代,我们仍然可以感知到80年代某些思想脉流的涌动。不同的是,我们今天所面临的问题,远比80年代复杂得多。  这些文章,涉及的具体问题不同,有的是“中国特色”的,有的是在全球化背景下发生的。但这些问题都·4·与当代中国的现实和未来的选择有关。在这个意义上,我们似乎仍然可以感到知识界的忧患意识和使命情怀。尽管这些词语今天在某些人看来可能显得有些自作多情或滑稽可笑,但在我看来,知识分子的内心期待和情怀至今仍没有发生革命性的变化。也正因为如此,90年代才出现了这么多的思想论争和随笔。  时间和有限的阅读,决定了这套选本现在的问题,这完全可能是一次冒险的莽撞的举动。唯一可以聊以自慰的是,这套选本毕竟还会为后来更周全的选本提供一个参照,并且为读者初步提供一部有关90年代思想文化状况的读本。  2000年7月7日北京酷暑中(原载《90年代文存》,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1年1月)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