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对于人类冲突,人们必须进化出一种停止仇恨、暴力、复仇的方法,而其基础,就是爱。  ——马丁·路德·金  沉重的大铁门被拉开的时候,阳光洒在洪申的身上,虽说是一墙之隔,外面的阳光却充满了令人心胸豁然的气息,仿佛呼吸也会随之变得顺畅。  洪申眯着眼睛看天空,这是桥城难得的好天气,晴空万里,凉风习习,这样的春天实在令人愉快。  一辆黑色奔驰轿车停在马路对面,看见洪申出来,从车上下来一位三十岁上下,衣着端庄得体且举止优雅的女人,她对洪申挥挥手,亲切的微笑。  “洪申,康总去上海开会了,不能亲自过来,只能我来接你咯。”  女人接过洪申手里的包放进车里,再拍拍洪申的肩膀,示意他上车。  “谢谢陈姐。”  “你跟陈姐客气什么,怎么样,想吃什么,康总交代了,这两天让我好好陪着你,公司那边我也都交代好了。”  “陈姐,不用那么麻烦。”  “你这小子,再跟我客气,我可生气了,刚出来也不能大鱼大肉,你说有没有什么特别想吃的,我们先去随便吃点。”  “陈姐,我想先去看看妹妹。”  陈姐开着车,一下没接上话,女人最受不了这种重情重义的男孩儿,感动得心里发酸。  “行,那我们就先去墓园。”  洪申叫陈姐的女人,名叫陈丽,是康氏集团康总康正元,即声名显赫的康狼的私人秘书,主要处理康狼的私人事务,年轻漂亮且精明能干,很受康狼器重。  三年前南区龙禾会会长周敬在黑帮火并中身亡,警方全力出击消灭了南区的黑帮势力,而作为中区老大的康狼,坐收渔人之利,以极小的代价便取得了南区的控制权,而前车之鉴,康狼也深深感到了以往的黑帮运作模式存在的诸多弊端将所有显赫一时的黑帮团体都引向灭亡,而在新世纪市场化、信息化的今天,黑帮应该开创全新的运作模式,“漂白”黑社会性质成为了康狼三年中的主要工作,稳定中区和南区的地下世界后,康狼成立了康氏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并将资金投入到房地产和道路客运,并成为桥城纳税大户,借此谋求政治地位,在洪申出狱的那年,康狼不仅当选“桥城劳动模范”、“工商业先进个体”,更被选为政协委员,康狼更成为桥城的“明星人物”。  洪申提前出狱不仅与他在少管所的良好表现有关,康狼的运作当然有更大的关系。  洪申还在少管所的时候,陈丽每两个月都会来看一次他,给他送一些食物、生活用品和书籍,并告诉他一些外面的消息,陈丽是个和蔼的人,所以自幼失去母亲的洪申也特别亲她,每次陈丽来看他,洪申都显得很开心。  陈丽也很喜欢洪申,她在公司的时候从康狼和其他人口中多多少少了解了些洪申过去的事情,对他重情重义的个性也很敬佩。她更是个聪明人,知道当年康狼的辉煌有意无意都有利用洪申这帮孩子的成分,洪申出来后,康狼会尽全力栽培洪申,他说不定会成为在康氏集团中举重若轻的一个人物,出于这方面的考虑,陈丽便对洪申更加精心照顾。  陈丽又忍不住侧目看看坐在副驾驶上的洪申,年轻的脸比同龄孩子多出来的那份成熟与沧桑让他显得更有男子汉的气魄和魅力,陈丽自信自己的眼光,洪申的淡定忧郁的眼神中,明明写着不凡。  洪申把一束百合花放在月滴的墓碑前,再把一束黄菊放在爷爷的墓碑前,他都燃了烛,点了香,摆上贡品,然后一个人坐在那里,点了支烟陪他们说话,洪申请陈丽在山下等他,他只有一个人坐在那里,陪着他们。  洪申有很多话想对月滴和爷爷说,可是一看到月滴的照片,他的眼泪就忍不住了,他看着月滴墓碑上的照片一个劲儿的流泪,他觉得这三年心里好不容易愈合的伤口在这一刻又裂开了,痛得他咬牙切齿,昏天黑地,明明是凉爽的风,却让他的背脊一阵阵发冷,吹得心里一阵阵作痛。  他在月滴的墓碑前坐了好一阵,然后到爷爷的墓前跪下,他磕了头,也不去擦眼泪。  “爷爷,对不起,我失信了,我没有照顾好月滴……”  洪申痛哭失声,眼泪鼻涕抹了一脸,一个山头都只听到他悲痛欲绝的哭声,三年时间他都没有这样哭过,一直哭到累了,躺在地上喘着气,看着湛蓝的天空,他觉得恍如隔世,他觉得过去发生的一切一会儿历历在目,一会儿又是那么遥远,他觉得眼前还有月滴的微笑,又仿佛那些事情已经过去了好久,模糊不清,断断续续。  但那种痛一直都在,只是在今天得到了宣泄而已。  太阳快下山的时候,陈丽走到洪申身边。  “阿申,差不多该走了,改天再来吧。”  陈丽拍拍洪申肩膀,看见洪申满脸的泪痕,更是心酸,便揽住他的肩膀。  洪申再脸上抹了两把,站起来,勉强挤个笑容。  “陈姐,我没事。”  “好了,也不早了,天都快黑了,我先带你去吃东西,然后带你回家。”  陈丽开车带洪申到了中区的商业中心吃饭,饭后陈丽直接将洪申带到最好的百货公司。  洪申看着流光溢彩的商业街,既陌生又熟悉。  “这三年桥城发展很快,这些楼都是新盖的,三年的变化我们天天看着不觉得,可能你看来也算得上是翻天覆地了。”  “嗯,真的繁华很多。”  洪申感觉与这个城市疏远了,想着三年在少管所的光阴白白流逝,心中百感交集,但他又庆幸桥城有这么大的变化,不然走在中区的任何一条街想必都会勾起对月滴的回忆,这样的陌生,至少可以减轻一些疼痛。  “生活用品到是给你准备起了,衣服还是让你自己选吧,阿申是个帅小伙儿了,该穿精神点才是。”  “陈姐,我那里有衣服,就不用了。”  “你跟我客气什么,这都是康总交代了的,我可不想到时候挨骂。”  陈丽半严肃半开玩笑的和蔼语气,让洪申也没有办法拒绝了。  陈丽把洪申领进阿玛尼的专卖店,让他自己选,洪申一看衣服的价位,大吃一惊之余准备掉头走人,被陈丽一把摁住。  “阿申,你选啊,这些样式挺适合你的,你又高又帅,简直就是天生的衣架子嘛。”  “陈姐,这衣服太贵了。”  “谁叫你去看价了,你这样我可生气了。”  “我穿运动服就可以了,这衣服太贵了,我……”  “你这个当年叱咤风云的小英雄现在怎么婆婆妈妈的,你不选,陈姐可帮你选了。”  陈丽笑笑,在国外留学时修过服装设计的她也算是走在时尚的前沿,她的眼光也很独到,随便挑了两件衬衫,两条牛仔裤。  等导购拿来衣服,陈丽把手足无措的洪申领到试衣间门口。  “去试试,快去快去。”  当洪申换好一身走出来时,旁边的两三个导购不由得交头接耳起来,三年后的洪申更加挺拔结实,棱角分明,帅气逼人,如果还是曾经的一头长发,早可以拉去演偶像剧了。  陈姐上下大量连连点头,二话不说便掏卡付账了。  临走的时候那几个小导购还一个劲儿的跟在后面叫“欢迎下次光临”。  陈丽再带洪申去运动商店买了宽松的外套、T恤和球鞋。  “我看时间不早了,我带你回家休息。”  “回观音路吗,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不麻烦陈姐了。”  “傻孩子,观音路那片房子早拆迁了,康总先租了一套房子给你住,跟我在一个小区里,这样,我照顾你也方便一些。”  陈丽将洪申载进一个环境优雅的小区,由于是晚上,洪申也不知道这个小区究竟有多大,总之从大门处进来七弯八拐的走了一阵,才开进了一个宽敞明亮的停车库。  乘电梯上去后,陈丽掏出钥匙打开了一间房门,开灯后,一间装修简约时尚的大客厅展现在洪申眼前,低调奢华的沙发和地毯、液晶电视和环绕音响、开敞式厨房和健身设备一应俱全,壁炉旁还靠着月滴给洪申的画。  “知道你最心疼那画,也不知道该放哪里好,就先搁在那里。”  洪申的眼睛落在画上,久久难以移开。  “阿申,先别愣着,来来看你的房间,是我给你布置的,比较简单,需要什么你到时候在自己买。”  陈丽说着推开了洪申的卧室,宽敞的卧室有一整面的落地窗户,两米的大床放在中间,床边的简约写字桌上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  “这台笔记本电脑是我送给你的礼物,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样式的,我朋友说苹果的最时尚,就给你买了。”  “陈姐,我怎么好意思让你破费,你已经够费心了。”  “你这小子,又来了,是不是,你再跟你陈姐客气,我可给你康叔叔告状了啊,说你跟我作对。”  陈姐笑着,推开浴室的门。  “洗漱用品这些姐都给你买齐全了,要是缺什么也只能明天了,冰箱里有饮料和水果,啤酒也要,但姐叫你少喝点,好不?”  “嗯。”  “好了,另外那边还有个小房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给你布置,就买了排书柜放了些书,你平时没事儿可以看看。”  陈姐说完领着洪申在客厅坐下,然后从包里掏出一张银行卡,还有一支IPHONE手机。  “这是康总叫我给你的,这卡里面呢,有十万块钱,你先零花,很多事情得康总从上海回来了再详细给你说,这周你就好好休息,到处玩玩,有什么需要呢,用手机打电话给我,我跟你住一个小区,很方便。之前的一些证件我也帮你补办好了,这是你的驾照,康总的意思呢,是四十万下的车随便你挑,但姐知道你个性,肯定又为难,就帮你订了辆奥迪A4先开着,车下周取得到。”  “陈姐你太费心了,还有这钱,这么多,我觉得很不妥,我想……”  “好了,陈姐都知道,你想过段时间呢自己找工作,自己挣钱,不想依赖你的康叔叔,但是这些都等康总从上海回来再跟他说好不好,不要为难姐姐。”  陈丽双手合十做可怜状,洪申没有办法,只有点头。  “好了,阿申,好好休息吧,有什么事情明天再想,再做,晚安。”  陈丽收拾一下,便离开了。  洪申回到沙发上,眼睛盯着天花板发呆,这是三年来第一次一个人呆在这么大的房间里,他在少管所的每个夜晚都会盯着天花板发呆,想过去,想未来,会怀念,会悔恨,会忧伤,会期许,也会迷茫……现在的他,终于重获自由,但当他在铁门打开一刹那,看到停在街对面的奔驰的时候,他不知道自己是否是重获了新生,他不想重蹈覆辙,不想在游离的生存于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城市,但他现在身上穿着刚刚买了的阿玛尼衬衫,躺在一张兴许价值数万的沙发上,桌上还放着一张里面存有十万的借记卡,他在下周会拥有一辆奥迪A4,也许在不久的以后,康狼会给他更多更多,这些财富,能买断三年的光阴吗,能弥补失去妹妹和爷爷的疼痛吗,能意味着他有一个全新的人生吗,他迷茫的看着天花板,在那一刻他觉得三年来又一次重回到杀死周敬那晚的疲惫感,那个时候他以为一切都结束了,那个时候至少还有佳贤,有小安、有川三这些兄弟,可是现在呢,如果今天铁门打开时来接他的是他们,会不会更好一些呢,大家一起去看月滴,然后一醉方休。  洪申一直躺在沙发上,不知道躺了多久才站起来,他拉开双开门的冰箱,里面排放着琳琅满目的饮料和啤酒,他取出一瓶啤酒,打开瓶盖一饮而尽。  他拿着手机回到卧室,在行李包里翻出一个小本子,上面记有兄弟们的电话,他先拨了舒佳贤的电话,却是失望的忙音,下面是杨川三的电话,可是这个号码已经停机了,他最后拨了陈小安的电话,终于通了,响了很多声,却没人接。  正当洪申想要挂断的时候,那边传来惺忪的一声“喂”。  “喂,是陈小安吗?”  “嗯,谁啊?”  “是我,洪申。”  “谁……谁……洪申?申哥!”  “对啊,是我,小安,我是洪申!”  小安那边接着没声了。  “喂,小安,在吗,听得到吗?”  “哇……呜呜……申哥……”  数秒之后,那边传来小安惊天动地的哭声。  “小安,你怎么了?”  “我想死你了!”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