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第一部分  征婚者的基本特征,年龄:从样本看,征婚者中最年轻的是20岁,最老是的71岁。25岁以下的占29.096,26岁至30岁的占27.096,31岁至35岁的占22.306,36岁至40岁的占9.796,41岁以上的占12%。  教育程度:样本中大学以上教育程度(包括本科肄业、毕业、研究生)的占26.99中学教育程度(包括高中、初中、中专、中技)的占35%。小学教育程度的占7%,文盲占1.7%。此外,有199的人没有提到自己的教育程度。职业:样本中干部占知识分子占24.096,国营工人占33.09集体职工、临时工、合同工占3.09乡镇企业职工、民办教师占8.0.衣村专业户占4.796—般衣民占3.796军人占2.791个体户、待业青年占2.396.样本中有53邻的人没有提到自己的职业。  户口状态:样本中城市人口占78.3农村人口占113.石军人占2.406。  婚姻状况及经历:样本中51.7的人声明至今尚未结过婚20.69的人曾结过婚目前丧偶或离异,有27.796的人没有提到自己的婚姻状况及经历。  征婚者对自身状况的描述从征婚者对自身状况的描述可以看出人们在择偶时看重自身的哪些素质,以为自己在哪些方面值得配偶予以注意(或是值得骄傲的对自己有利的条件,或是对自己不利但应当让对方有所了解的情况),因而也在一定程度上间接反映出人们在择偶过程中最看重的因素。  除去全部征婚者都提到的性别和年龄以外,其他按样本成员描述自身情况时提到某一因素的频率顺序排列如下:  有94.79的征婚者提到了自己的职业只有5.396的人没有提到自己的职业。由此可以看出在中国一个人的职业是其社会地位的主要标志,以致人们在把自己展现给对象时将它摆在极重要的位置,而那种如在印度社会中人属于哪一等级(种性)或在西方发达国家中人的财产或在种族纷杂的社会中人的种族等因素的重要性在中国都是不显著的。  其次重要的是身高:样本中有幻。3%的人提到了自己的身高,只有7.7的征婚者没有提到这一点。这个现象在世界各国的征婚广告中是绝无仅有的,十分有趣。联想到中国的一些俗话,如一高遮百丑以及有一段时间甚为流行的关于男子在米75以下就是二等残废、1米70以下是一等残废等谑语可以印证中国人在择偶时对身高的特别关注。虽然我们尚难以确定这种关注的确切原因(是因为男子高大才显得有男子气概?这是一种对健美、性感的较高层次的追求;还是因为在勉强温饱的国度身材高大是营养较好因而身体强健的标志?一这则是较低层次的追求了)但人们不约而同地将身高摆在如此重要的地位加以介绍这一点却是无可争辩的事实。  征婚人在自我介绍时摆在第三位的是教育程度。样本中有81.0的人提到自己的教育程度。在中国教育程度的高低虽然与职业密切相关,但与收入的多少却不甚相关或很不相关。近年暴露出来的收入脑体倒挂(知识分子有时甚至不如普通工人、服务行业职工收入高,更比不上个体户),更使这种关系变为负相关,从而使教育程度的重要性相应降低。然而人们在择偶时仍把教育程度放在重要地位。可以想到的原因是,中国人往往不仅把教育程度同谋生手段相联系,而且把它视同为教养程度。  征婚人在自我介绍时摆在第四位的是容貌有73.396的人提到自己的容貌女性多用秀丽端庄清秀端正白晳俊秀等词汇男性则多用五官端正英俊等。  征婚人提到自己婚姻状况的占72.3;占第五位。样本中有51.796的人提到自己从未结过婚,2016的人提到有婚史其中有人强调只有短暂婚史。由此看来人们对初婚再婚还是相当关注的,这也是在跨文化比较中较为突出的中国特色。  征婚人提到自己性格品德的占69.096比例也相当大。使用的词汇主要有:质朴稳重、勤勉谦和、温柔娴静、热情真诚、正直善良、开朗活泼、老实正派等等。  征婚人介绍自身情况时,第七个注重的因素是健康,样本中5239的人提到自己身体健康。  有30.796的征婚人提到自己的爱好,其中包括爱好文学艺术、音乐美术、摄影书法等,也有许多人只笼统地说爱好广泛或兴趣广泛。  36.79的征婚人提到自己的收入。这个比例是不太高的,可能的原因是,在中国,人们的基本工资较平均且固定,一旦说出职业,对方基本上可以估计出其收入,只有个体户和专业户这一群收入高低差别大的人才有必要加以特别说明。  样本中有17.796的人提出自己的家庭背景,除了有极少数出身于干部和知识分子家庭的人提到自己的家庭出身之外,多数人是说明无负担、孤身一人生活或提到自己与母亲一起生活等等。看来有无家庭负担也是人们择偶中不可忽视的一个因素。  征婚者中有16.79的人提到自己有住房。这种情况在跨文化研究中也较少见。可见住房在中国人的择偶标准中有非同寻常的分量。在世界多数国家中,人们根据财力不同会享有极为悬殊的住房条件,但很少有如我国由于住房几乎完全由单位分配因而有钱也租(买)不到的。因此,在征婚广告中提到自己住房条件的人往往并不说自己住房的好坏,而只是说有住房,这就足以增加其吸引力了。  有14.396的征婚者提到自己有事业心。在以上征婚者介绍自身的主要条件之外,还有一些不及10的因素如5.796的人提到自己有某种技术专长;6.796的人提到自己身有残疾;6.09的人提到感情的因素所有用词汇多为重感情、感情丰富等;6.09的人提到自己的身材,苗条1;5.096的人提到自己没有不良嗜好(不嗜烟酒);4.79的人(男性)提出如对方条件好愿去女家居住(这一条件的提出证明中国男性认为愿去女家入赘是对女方做出的重大让步可以吸引对方)人提出自己善理家务;2.3的人提出家有全套家具或家用电器;23%的人承认自己是党员(这一因素的重要性比起怀特与帕瑞斯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对中国人择偶标准的研究所得到的数据是大大降低了);2.096的人申明自己所属的民族,其中多为回族人。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申明自己民族为回族的征婚者全部要求配偶也是回族人,而其他提到自己所属民族的人并没有要求对方与自己同族。  征婚者对配偶提出的要求从征婚人对配偶提出的要求可以更加直截了当地看到中国人择偶标准中的各种因素是如何排列的。  样本中征婚人对对方提出的头等重要的条件是年龄,有78.3的人提出了具体的年龄要求当然也有人只简略地要求年龄相仿。  择偶标准中第二重要的是性格品德有76.396的人提到要求对方要通情达理、豁达开朗、诚实正派、温柔善良、气质好等等。  择偶标准中占第三位的是身高。与上节征婚者介绍自己时一样,身高在向对方提出的要求中也占了很不寻常的位置。样本中有;4.39的人提出身高要求。许多人采用了年龄在岁以下身高在米以上这一句式。  在择偶标准中占第四位的是婚姻状况和经历。有30.0的人要求对方必须从未结过婚,24.0的人声明可以接受有婚史的人。对婚姻状况提出了要求的总共占样本的54.096。  择偶标准中占第五位的是教育程度。样本中有的人对对方的教育程度有要求。  择偶标准中按其重要性应列为第六位的是容貌——的征婚者提出容貌要求。第七位是健康3.096的征婚者提出这一要求。  第八位是职业——36.79的人提出职业要求。许多人要求对方的具体职业为国家正式职工、干部等有些提出对方最好从事医务工作、教学工作等,但许多男性对女性的职业要求仅仅是有工作或有正式工作。  第九位是地区要求。样本中有23.796的人对对方的居住地有具体要求,如北京、上海、天津、武汉等大中城市的征婚者往往提出要求对方在本市居住,也有少数人指定了一定居住范围,如某省的北部或某个更小的范围。  有21.7的人要求对方事业心强办事能力强等。  有14.0的人对对方提出感情要求,多数只是写重感情虽然也有直书希望对方能够爱我的,但只是极少数。  样本中有13.096的人向对方提出户口要求:有7.3提出希望对方是城市户口,有5.796的人提出对方可以是衣村户  此外还有一些属于少数人的要求,如有4.79的人要求对方有一技之长;4.0的人要求对方善理家务;3.096的人要求对方无家庭负担(无老人或幼子需要抚养);2.79的人要求对方身材好等等。  第二部分  用卡方检定法检定三个主要自变量与依变量之间的关系,原假设是自变量与依变量之间没有相关关系,显著程度。以下分别叙述检定结果:  1.性别  性别与征婚人是否提到自己的身材这一变量相关,其中女性提到自己身材的频率超过期望值二变量不相关的假设被否定。  性别与征婚人是否提到自己收入相关,其中男性提到自己收入的频率大大超过期望值,二变量不相关的假设被否定。性别与征婚人是否提到自己身体健康相关,其中男性提到自己健康的频率超过期望值。性别与征婚人是否提到自己有住房相关,男性提到自己有住房的频率高于期望值。性别与征婚人是否提到自己家庭状况、负担情况相关,男性提到自己家庭状况、有无负担的频率高于期望值。  性别与征婚人是否提到自己性格特征相关,女性提到自己性格特征的频率高于期望值。  性别与征婚人是否向对方提出身高要求相关(X2:,女性征婚者对男方提出身高要求的频率高于期望值。  性别与征婚者是否向对方提出教育程度要求相关,女性对男方提出教育程度要求的频率高于期望值。  性别与征婚者是否提到职业要求相关,女性对男方提出职业要求的频率高于期望值。  计算机分析所显示的结果,表示其数值小到可不计。下同。  性别与征婚者是否提出户口要求相关。男性要求对方是农村女性的频率高于期望值,女性要求对方是农村户口者一例也无,大大低于期望值。  性别与征婚者是否提出事业心要求相关,女性要求男性事业心强的频率远远高于期望值。  性别与征婚者是否提出理家能力相关。男性要求女性善于操持家务的频率高于期望值。1与12两项明确勾勒出中国人的性角色期望:男子要有事业心,女子应善持家务。  在卡方检定中发现性别与下列因素无关,因而不能推翻二变量不相关的原假设:性别与征婚人是否提到自己的婚姻状况及经历无关,换言之在是否介绍自己婚姻状况这一点上男女没有显著差别。性别与征婚人是否提到自己的容貌只有极微弱的相关性,其中女性提到自己容貌的略微高于期望值。一般印象中男性应远比女性更注重对方的容貌,但从国人的征婚广告看,这一差别并不明显。  教育程度  教育程度与征婚者是否介绍自己容貌、家庭状况及负担、性格以及是否提到自己重感情有显著的相关关系。教育程度还与征婚者是否对对方提出年龄要求、教育程度要求、婚姻状态要求、户口要求以及善持家务的要求相关。  户口  户口状态(分城市、农村和军队三种)与征婚人是否介绍自己的婚姻状况、收入、以及是否提到自己有住房相关。户口状态还与征婚人是否向对方提出居住地区要求、身高要求、教育程度要求、职业要求和户口要求有显著的相关关系。  第三部分  在这一部分,数据分析进入更复杂精细的阶段。在卡方检定中显示出最多相关性的一些变量被选出来作进一步的分析,即使用统计软件所作的对数线性回归分析。  关于征婚者是否介绍自己婚姻状况的分析在对性别、教育程度、户口与征婚人是否介绍了自身婚姻状况这四个变量的分析中,首先规定:性别,教育程度:大学,户口状态:城市,其他依变量为征婚者未提与提及自身婚姻状况之比由于对数线性回归筛选出来的最佳模型是按变量产生的时间顺序及本项研究的目的定未提与提及自身婚姻状况之比为依变量,性别、教育程度和户口状态为自变量。略去与依变量无关的因素(经运算筛除教育程度的影响),只余性别和户口状态的影响。  上述参数值首先可以解释为自变量对依变量相对于几何平均值的影响。从上述参数看,男性的比值(未提与提及自身婚姻状况之比)是平均值的1.11倍,即一旦个案为男性这一比值就会升高到平均值的1.11倍;一旦个案为女性这一比值就会降到平均值的1.91倍。城市户口的比值为平均值的1.78倍,即一旦个案为城市户口,比值就会升高到平均值的1.78倍;一旦个案为衣村户口则降至平均值的倍。  其次,当我们对自变量的一对取值进行比较时,它对依变量的影响会变得更加明确和显而易见。通过计算得到户口状态对依变量影响中城市户口的比值与衣村户口的比值之比为32:1,也就是说,城市户口的比值是衣村户口的比值的3.2倍,即一旦个案为城市户口,其征婚广告中不提自身婚姻状况的机会是衣村户口成员的3.2倍。  由于性别的影响和性别户口状态的二阶影响比较微弱故略去不谈。  关于征婚者是否介绍自己收入的分析  这一分析仍旧采用性别(幻教育程度户口状态)三个自变量,依变量是征婚者未提与提及自己收入之比。  对数线性回归分析筛选出来的最佳模型,得到的参数值。  我们仍旧首先看自变量是对依变量与几何平均值相比的影响。从上述参数得到,男性的比值是平均值的0.42倍,而女性的比值是平均值的2.3倍;大学教育程度的比值是平均值的0.89倍,低于大学教育的比值是平均值的1.1:倍;城市户口的比值是平均值的1.68倍,农村户口的比值是平均值的0.59倍。  其次我们将自变量的不同取值对依变量的影响——进行比较,得到性别对依变量的影响中女性比值是男性比值的5.7倍,也就是说,女性在征婚广告中不提自己收人的机会是男性的5倍。城市户口与农村户口的比值之比为2.8即城市的征婚者在征婚广告中不提自己收入的机会是衣村人的20倍。  教育的影响和性别户口的二阶交互影响很微弱,略去不加讨论。  关于征婚者是否对对方提出教育程度要求的分析这一分析中的自变量为性别、教育程度和户口状态,依变量是征婚者未提与提出教育程度要求之比。  对数线性回归分析筛选出最佳模型所得参数。  自变量性别对依变量的影响中,男性的比值是平均值的1.60倍;自变量教育程度对依变量的影响中大学教育程度的比值是平均值的0.59倍;自变量户口状态的影响中,城市的比值是平均值的0.68倍。  男性与女性的比值之比是即男性在征婚广告中不向对方提出教育程度要求的机会是女性的2.5倍。低于大学教育程度的比值与大学程度比值之比是;即低于大学程度的征婚者在征婚广告中不对对方提出教育要求的机会是大学以上教育程度征婚者的2.9倍。农村户口与城市户口的比值之比是2即农村人在征婚广告中不提教育程度要求的机会是城市征婚者的2倍。  二阶的影响在这一分析中也很强烈。对它的解释是在同一户口状态中,大学教育程度与低于大学程度的区别对依变量的影响是男女区别对其影响的2.2倍。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