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当代社会学关于择偶标准的研究可以大略归纳为三类:一类是关于一般择偶标准的综合性研究;第二类是对某项择偶标准的具体研究;第三类是对于择偶标准的变化及其原因的研究。  兆提,在一项研究中将人们的择偶标准归纳为以下八类:(1)性格,(2)教育与智力,(3)健康与相貌,(4)经济状况,(5)气质,(6)年龄,(7)持家能力,(8)宗教。(兆提,1983)费舍在一部题为苏联婚姻市场的著作中对一般择偶标准的研究发现这些标准包括(1)他(她)爱你,(2)你爱他(她),(3)性格,(4)教育,(5)健康,(6)相貌,(7)民族,(8)职业,(9)经济状况。(费舍,1980)  麦尔顿等人的研究将择偶标准划分为两大类,一类为物质性的其中包括经济社会地位等标准;另一类为精神性的,其中包括感情的和谐一类的因素。他们的研究是以美国大学生为对象的,调查结果表明:(1)黑人比白人更重视物质性标准,在精神性标准上没有性别人种的区别,(2)男性黑人比男性白人更重视物质性标准,(3)人们对物质性标准的重视程度与社会经济地位成反比即社会经济地位越低的人越重视物质性标准。(麦尔顿,1976)  贝瑞斯等人通过对以色列报刊上1800个征婚启事的研究发现:第一男性和女性择偶标准间的区别正趋于消失;第二,女性比男性更加挑剔;第三,婚姻从被视为搭伙转向被视为交友,即婚姻双方从以物质需要上的互相补充、支持和辅助为主转向以个人吸引力及相互满意程度为主。(贝瑞斯,1986)  詹伯斯等人在一项研究中发现,相貌相似是择偶标准之一。他们所用的方法是请研究对象为1!对定婚男女的相片配对。相片是完全打乱了的而正确配出对子的概率说明,相貌相像有可能是一个重要的择偶因素。  科洛斯研究了宗教因素在现代择偶行为中的重要性,研究假设有下列几项:第一,女性比男性在择偶时更重视宗教,第二,年龄大的人比年龄小的人更重视宗教;第三,已婚与寡居者比独身者更重视宗教。上述假设通过检定得到了证实。(科洛斯,1980)  辛格以移居美国的印度人为对象研究了他们在纽约一家大报上刊登的征婚广告,发现(1)种性在择偶中降低为不重要的因素,只有的男性和的女性对配偶的种性有要求;(2)对宗教有要求的也不太多——28%的男性和1596的女性对配偶的宗教信仰作了规定;(3)对配偶的社会地位提出要求者在男性中占1496在女性中占30%;(4)有较多的人提出了地理和语言方面的要求他们在男性中占27%在女性中占40%。(辛格,1977)  科威坦诺维克以贝尔格莱德日报上的征婚广告为依据研究了南斯拉夫人的择偶标准,他发现80%的男性要求同岁或较年轻的女性,而90%的女性要求年龄较大的男性以大七岁为上限;许多人希望对方同自己职业、教育相近,但也有一半以上的人在强调自己的职业与教育程度时并未对配偶的职业及教育程度提出特别的要求。登广告者在女性中多为办事员和退休者,在男性中多为退休者和技工。(科威坦诺维克,1973)  林在合湾大学社会学杂志上发表了一篇关于教育程度在择偶行为中重要性的论文。对人们愿与教育程度相近的人结婚这一假设作了检定。他发现在1966年的样本中调查对象中有4则男女教育程度一致者的比例超过了不一致者,作者分析其主要原因在于女子上学的机会增高致使女子同男子教育水平的差距缩小。(林,1977)  霍依特等人1981年以美国大学生为对象的研究表明,在过去十年中择偶标准发生了下列变化:对未来家庭生活的关注下降而对对方社会地位的关注有所上升;对配偶智力程度和教育程度的要求提高了;男性在选择女性时更注重相貌而忽略持家能力,例如烹调能力等;贞节对于男女双方都不再是重要的因素。作者分析导致上述变化的原因首先是性角色变化的反映;其次是受大众传播媒介的影响;再次是人们对浪漫爱情的理想化倾向上升了;最后,变化中的社会经济条件也是造成上述变化的重要原因。(霍依特,1981)  在我阅读关于择偶标准的文献时所见到的最保守的(下述观点一般被视为保守,但不是在十分精确的意义上使用保守一词的)一篇论文是弗克的《择偶在美国》。他认为择偶不是只靠机遇(强调浪漫爱情者持这种主张),用浪漫取代现实往往是婚姻不和的来源。各种文化择偶标准差异很大,在某些民族和文化中,婚姻的结合根本不考虑浪漫爱情。浪漫爱情是在朋友中发展起来的,而朋友中视为珍贵的往往是造成婚姻不和的因素。他指出,人们的择偶行为在实际上受到多种限制,它同每个人的行为参照系紧紧相联。因此,双方的一致能带来成功的婚姻,而仅靠机遇和浪漫爱情是不会有幸福婚姻的。(弗克1975)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