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当前位置:书城>社会乡土>蟹之谣
  过了芒种是夏至,天气一天天热上来,白日里只需披件褂子,明晃晃的大日头已晒得人脑门子冒汗了。入夜后,也不再有寒意,南边大苇塘吹来的阵阵暖风,带着一股潮湿的凉爽,让人好不舒坦。  于旺田将行李卷挟进窝棚里来了,他是屯子里第一个住进窝棚守夜的人。稻田里的蟹苗长势不错,他用网罩抄起来看过,已有了高粱米粒大小,那绒绒细细的小爪子和两只小夹子已隐隐约约地见出了一些模样,这种时候,就怕有人打它们的主意了。再说家里已没有女人,守着那空荡荡的屋子,便似守着不尽的寂寞与哀伤,有时还难免触物伤情,想起死去的那个人的许多事情,让心中生出不尽不休的酸苦。哪似一人坐在旷远的田野里,吹着清凉的夜风,望着高远的星空,便觉出口气也顺畅多了。屯里人逗他,说于老旺守着别人的蟹子好比守着新媳妇,比往年还上心呢。于旺田听了只是笑笑。说什么呢?  水秀娘的骨灰就在脚下,有她在,白日里在田里劳作,就觉她还坐在马扎上陪自己拉着闲话;夜里,孤零零坐在窝棚前,有时觉得有人往身上披褂子,蓦然回头,却是一梦。唉,去了,去了,却还不放心家里,那就回家多陪陪闺女吧。  吕同志第二次来,是在一个星期天的晌午。庄稼人对星期天没有什么概念,于旺田只知道那天水秀留在家里没上学。  傍晌了,水秀将饭送到田里来,说还有作业要写,自己跑回家里去了。于旺田坐在窝棚里吃饭时,就听外面有脚步声,还有陌生人说话。他往外探了探脑袋,便急着把饭盒盖子一掩,迎出去了。吕同志和他的司机已站在田埂上,正东指西指地看。旁边还站着那个年轻轻的女子,大白日里看得清爽了,描眉抹粉的,靓得让人扎眼。  于旺田凑过去,打着招呼:“吕同志,哟,东家,来啦。”  吕同志转过身,对着司机笑:“还是你记得清,让我自己找,不定摸进哪个庙去呢。我咋看这稻田都一个样。”说着话,一双大手已向于旺田伸过来,“怎么样,老同志,辛苦了。”  于旺田忙赔笑:“不辛苦,不辛苦。”  那女子也冲他点点头,又向四野撒目风景去了。  吕同志问:“蟹子长得还行吧?”  于旺田说:“我看还中。”  吕同志弯下腰去,往田埂下看:“死了不少吧?”  于旺田一惊:“没、没有啊。”  吕同志指着田埂边上一层谷糠末子样的东西,说:“这是啥么?”  于旺田长出了一口气,陡然悬浮上来的心又落回到肚里去:“蟹壳子嘛。蟹子成形了,见长了,就要脱壳。脱一次壳,长一圈,一夏不知要脱多少次呢。”  吕同志哈哈笑起来:“看看,我说外行话了不是?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啥时也不能不懂装懂啊。”说着笑着,又很亲热地问:“老同志,今年多大岁数啦?”  “快五十啦。”  “那比我大,我得叫你老哥啦。”  “不敢不敢。种田下死力的人,见老。”  “家里几口人啊?”  “三口。老娘们没福,得病死啦。我拉扯俩孩子。”  吕同志叹息了一声:“不容易啊。老哥哥,养蟹的事,我是真的一窍不通,还得靠你多受累呀。”  于旺田便觉心里悠悠一动,这些话很熟的,哦,是了,吕同志第一次由孟乡长陪着来,也是这般问,自己也是这般答的,许是那天夜黑,人家来的急,问的也急,问过也就忘了。可人家忘,自己不能忘啊,人家是县里的干部,还亲亲热热地称一声自己老哥,一点儿架子都没有,难得呀。于旺田依然“没说的没说的”应着,又客气地礼让道:  “吕同志,窝棚里坐吧,好歹凉快些。大日头毒。”  待吕同志和司机一进了窝棚,于旺田又有些后悔了。床铺上狼藉地摊放着饭盒和苞米面饼子,还有几根咸菜条子,两只壮硕的苍蝇正肆无忌惮地围着那只饼子俯冲盘旋,飞飞爬爬。屁股大的一块地方,连插脚的地方都没有,让人往哪儿坐呢?于旺田手忙脚乱地收拾那些东西,又顺手抓件褂子当毛巾使劲在床铺上擦抹,嘴里说:  “狗窝,狗窝一样,将就坐吧。”  吕同志顺手将饭盒盖子掀了起来,见里面是黄澄澄的玉米糊糊,糊糊里还掺着绿色的菠菜叶子,便笑道:  “也不知是稻农吃够了大米,想换换口味,还是日子过得艰难。老哥从早到晚在田里受累,这也太苦了自己吧?”  于旺田很难堪地笑道:“让吕同志笑话了。不是俺不会过,去年,孩子他妈住医院,田里产点稻米,除了公粮,都卖了钱交药费了。咋说也是吃苞米便宜,一斤顶二斤哩。”  吕同志回头对司机说:“小许,明天抽个空,到我家取一袋大米给于老哥送来。”  司机说:“车库里还存了五袋呢,您一直说先放着。这季节,说生虫子就生虫子了。”  吕同志翻了司机一眼,说:“那就直接从车库里拿,送来两袋。”  于旺田急了:“不,吕同志,那可不行!俺庄稼人苦惯了,能对付饱肚子就挺好挺好的啦。”  于旺田在急切间心里却转着另一个小九九,一袋大米是一百斤,那就是一百多元钱,人家要是从工钱里扣出去,这个月就少到手二百多元。自己和水秀在家里倒是吃上大米了,可儿子的伙食费拿啥寄呢,还能邮去大米吗?  吕同志哪知于旺田的这般心思,只以为他在客气,说:  “老哥,你就不要客气啦,我的大米也不是现买的,放着也是放着。就算你替我消费消费,行了吧?”  人家一口一个老哥地叫,说得也恳切实在,于旺田再无话推辞了。送来就送来吧,大不了挤点时间驮到集上卖了它,认搭几元钱就是了。这般想着,于旺田便觉脑门上出了汗,也不知是为了刚才的紧张,还是为了几块钱的损失。  吕同志又摸出烟,通红通红的亮皮皮,上面印着天安门,想必是比孟乡长的“红塔山”更高级,磕出两支,先送到于旺田面前来。于旺田更慌了,忙在自己褂子兜里摸旱烟口袋:  “我这有,我这有。”  吕同志笑:“老哥呀,您咋总是这么客气呢。你在帮我的忙,总得让我有点表示嘛,是不是?烟酒不分家,抽吧,抽吧。”  于旺田只好接了烟,那小许立刻捺燃了打火机,先给吕同志点,吕同志竟先推到于旺田跟前来,嘴里说:  “这一阵尽忙着开会了,也不知老哥这边还缺些什么,我想到想不到的,你尽管说。”  于旺田抽了一口烟,果然幽香幽香的另有一种滋味。他想了想说:  “蟹子一脱壳见形,就开始贪吃,得投料啦。我也不知吕同志的打算,是……让我把买料的事一块办下来呢,还是吕同志……自个买?”  “老哥说,都需要啥料?”  “主要是豆饼。”  吕同志望了身边的小许一眼:“这事就交给你了,连大米一块送过来。”  两人又唠了一些闲话,吕同志起身要回去了。这回没有乡长和村支书跟着,于旺田便一直将吕同志送到公路上。他看到了吕同志的那辆车,黑色的,车屁股上还有“红旗”两个字。于旺田听戏匣子讲过,毛主席活着的时候,只坐“红旗”车,是咱国家自己生产的,想来这个吕同志的官也小不了。这么一想,心里又生出几分紧张,也不知刚才是不是有啥话没说好。吕同志临上车前,问了司机一句:  “车上还有烟吧?给老哥留下一条。”  小许小声说:“只有‘红塔山’了。”  吕同志说:“‘红塔山’就‘红塔山’嘛。”  小许掀开了车后的盖子,拿出一条烟,送到于旺田手上。于旺田更慌更怕了,怕烫似的忙往回推。小许笑说:  “叫你拿你就拿着,领导给的烟,还怕受贿呀!”  小许第二天便将豆饼和大米送了来,又是将车开到了公路边,小许到窝棚里来找于旺田。于旺田看满登登一车的东西,怯怯地说:  “窝棚里怕丢哩,师傅受受累,帮我送家一趟,行不?”  小许一甩头:“上车吧。”  于旺田第一次坐这么高级的车,座位很软,给人一种飘飘悠悠如在云里雾里的感觉。他不由又想起送秀她妈去县里医院的那二年,每次去,都是从屯里借的小四轮,上面垫了好几层被褥,还弹弹蹦蹦的颠得人骨头疼。唉,没福的人啊,要是坐了这车去医院,就是死了,也算没白活一回人呀。  屯里的街道很窄,沟沟坎坎的,汽车开得很慢。于旺田从车窗望出去,见屯里人都停下步子或放下手里的活计望着汽车发怔,便想摆摆手打打招呼,又怕别人骂自己狗戴帽子装人,不知斤两,越发拘谨得连动都不敢动一动了。  汽车停在了家门口,不少女人还有孩子围过来,却又不敢靠前,只是在不远处指指点点。小许打开了后车门和车盖,后退一步,自顾自地点了一棵烟,说:  “你搬吧,我就不动手了。”  两袋大米是放在车后座上的,后备箱里也塞得满满的,都是豆饼,一股焦糊的油香扑面而来。于旺田问:  “这是多少啊,有个数吧?”  小许说:“啥数啊,我也不知道是多少。我是从粮油加工厂直接给你拉来的,厂长说你装吧,管够,连秤都没过。别的不敢说,我保证这豆饼新鲜,从油坊搬出来就直接装上了车。不信你摸摸,还热乎呢。”  于旺田摸摸,果然刚烧火的炕头似的,热着。  他犹犹豫豫地说:“还是有个数好,往后跟吕同志也好有个交待。”  小许说:“交待个啥,你该咋喂咋喂,将稻池子里的那点蟹子伺候好要紧。啥时喂没了你吱声,直接跟我说,我再给你拉。”  于旺田又去摸那袋大米,迟迟疑疑地问:“也不知大米……吕同志咋……作的价?”  小许怔了怔,突然仰脖哈哈大笑起来:“你这老头儿可真逗!作什么价?吕书记还在乎这点大米呀?这大米和那条‘红塔山’都是吕书记白送你的,你心里有数,把蟹子养好,对得起吕书记,就啥都有了。快往屋搬吧,吕书记等着用车,我还得快点赶回去呢。”  于旺田这一惊可是非同小可,为这一声“吕书记”,还为那个“送”字。早听说县里有个书记姓吕,就是他吗?怪不得连孟乡长在他跟前都猫腰躬脊的呢,怪不得人家能坐毛主席坐过的“红旗”轿车呢!可自己跟人家非亲非故,哪能就白收下人家这么些贵重的东西?要早知是给吕书记养蟹,也不该跟孟乡长那样死咬着橛子不松口,硬侃价呀,别说三百,就是二百、一百,不给钱,咱也得牛马上套似的下死力往前拉呀……  自从水秀娘死后,于旺田很少看电视,更别说看新闻了。可那天傍晚,他特意从田里跑回家,让水秀选下县里的那个台,便不错眼珠地守在了那台12寸的黑白电视机旁。县里的新闻节目果然有吕书记露面,果然是那个挺和气挺亲热白白胖胖的人,名字叫吕国清。可那一天电视里的吕书记不和气也不亲热,他是紧绷着脸在一个大会上发表了一阵讲话,然后就见法警将几个五花大绑的犯人推上了大卡车,押赴刑场执行枪决去了。了不得,原来吕书记是手里掌着生杀大权的人啊!……  于旺田看完电视就急急跑回田里去了。那一夜,于旺田几乎没有睡觉,他蹲在稻田边,望着映着星光波波闪动的水纹发呆。水里养着吕书记的蟹子呢,咱把一身的血汗都使出来也得养好啊,咱犯法的不做毒人的不吃,也不是谁怕谁,就凭人家给咱的大米,给咱的高级香烟,咱也得对得起良心啊……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