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盗版党  在瑞典、德国、法国、美国等兴起的为争取盗版权利正当化的一个组织。他们提供免费的网络资源下载,为网友们打造了一个网络下载界的免费“谷歌”。其宗旨是从根本上改革版权法,废除专利制度,确保公民的隐私权。  对瑞典人来说,“共产主义”是他们与生倶来的气质,从出生开始,“共产主义”式的福利就包裹着他们一生。公民和永久居民的教育、医疗几乎全部免费。孩子出生时父母可以休带薪假,孩子出生后到16岁,每个月可以领政府津贴。在这种“全免费”的社会环境之下,指望瑞典人理解“版权费用”和“非法下载”,简直是难于上青天。难道从网络随便下载一部《加勒比海盗2》和麦当娜新歌不是顺理成章的吗?  瑞典的“盗版党”最初叫“盗版港”,成立于2003年。起初,它也并未想过废除知识产权条例。但一经瑞典媒体的报道渲染,“非法下载”掀起了全国性的大辩论。“盗版港”很快成为世界上最被经常使用寻找种子(指可供共享的文件资源)或源文件的搜索网站,好莱坞大片刚上映几个小时或还未上映,已经有人提供完整的种子供人下载了。  美国官方曾给瑞典施加压力,要挟将瑞典列入世界贸易组织的黑名单,敦促瑞典政府采取措施治理盗版党。但是,瑞典政府在法律面前也颇多无奈,检察官给总理写信,明确表示无法给“盗版党”定罪。而且在民主自由的瑞典,“盗版党”也的确不把美国人的压力当成一回事,他们继续举彳于游说活动,他们的纲领是“完全的和没有限制的言论自由”,“音乐版权截止于2006年”。但是迫于压力,瑞典警方最终还是捣毁了盗版港总部。  的确,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魔高一尺,盗高一丈”。严酷的斗争环境让瑞典“盗版党”那些机智勇敢的黑客们认识到,仅靠防御是不够的,更要有所行动,因此成立政党开始变得必要甚至必需了。黑客们在盗版的游击战中不断成熟、壮大,“革命行动”由自发到自觉,直至成立政党,树立纲领,夺取政权。  年1月1日,理査·弗克文格成立了一个网站,进而成立一个旨在推动盗版合法化的政党,号召那些网络下载者注册报名,参加2006年9月举行的瑞典议会大选。这个本来带有几分玩笑性质的举动,仅仅经过3天时间,注册会员便如洪水般涌入,让他有了足够的支持参加议会的角逐。就这样,“盗版党”由瑞典人在2006年年初正式挂牌成立。“盗版党”所持的观点十分激进,认为“现有的1790年以来的版权制度不适应数字时代的文化健康发展,不应该限制知识被自由地用于非商业的创造性工作”。这样的观点在互联网时代的今天立即引来大批拥趸者,迅速壮大,短短数月,竟然成了瑞典最大的无议会席位的政党,其声势甚至蔓延到美国、法国、意大利、德国、比利时等国家,果然是——盗亦有道。  目前,他们出版的合辑《拷贝我》多次再版,十分畅销。瑞典“盗版党”宣称:计划将力争于2009年在议会中取得席位。目前“国际盗版党联盟”也已经成立,成为盗版者用以交流经验、交换意见的国际性论坛组织。据“国际盗版党联盟”介绍,目前已有19个国家建立了盗版党,包括美国、法国、英国、俄罗斯等大国,其中欧洲国家有12个,北美2个(美国、加拿大),南美2个(巴西、秘鲁),大洋洲2个(澳大利亚、新西兰),非洲1个(南非)。  知识经济环境中,知识产权保护已成为一项重要议题。专家认为,由于版权业对各国经济起着重要作用,所以目前主流的做法还是立法保护知识产权。但是,借助于日新月异的数字技术,再经由互联网这个全球数字信息的交换网络,盗版市场“如火如荼”。到目前为止人们还无法从法律角度解决盗版问题。而且,反盗版条款也存在诸多问题,如条款的范围是否适宜(太宽泛或是太窄),应如何协调公众和版权所有者之间的利益关系等等。在这种情境下,出现了两种不同于严格保护版权的做法:欧美的“盗版党”呼吁废除知识产权保护条例;而“知识共享”组织倡导在现有的法律框架内版权所有者可以保留部分权利,释放另外一些权利,达到知识共享的目的。  等额配  比基金等额配比基金是一种捐赠形式,这个词突然成为2006年被人们关注的新词缘于4000万美元的捐款。  2006年9月21日,段永平和丁磊将4000万美元捐赠给浙江大学,其中段永平3000万美元,丁磊1000万美元。这是浙江大学建校以来最大的一笔捐款。本次捐款分为几部分,其中包括为学校图书馆捐款450万美元、设立段永平奖学金、浚生助学基金、1400万美元的助学贷款基金(得到资助的浙大学子在毕业10年后必须归还本金),2000万美元(其中段永平1000万美元、丁磊1000万美元)的等额捐赠基金。  1“等额配比基金”这个新鲜名词就这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撞破了我们的耳膜。丁磊表示,这是他们借鉴斯坦福大学的运作模式而来,“简单地说,就是只要外界捐赠1元,该基金中就配出等额的元来辅助它。”段永平进一步解释:但有一个要求,外界单项捐赠不超过100万美元,时间跨度为10年,“这是为了让更多小金额出资助学者有机会投入到善举中来。”也就是说,如果浙大在10年内能够吸引2000万美元的捐款,段永平和丁磊就等额跟进2000万美元的捐款,并且是以前者的名义捐赠。这就是等额配比基金的来历。  其实等额配比并不是一个十分新鲜的东西,香港政府早已开展了两轮,若香港的大学获得巨额捐款,同时可获港府提供等额配比补助金。段永平在国内没有配比政策的情况下,栽下这片梧桐树,无非希望引来更多的金凤凰,希望招徕更多的人伸出手来资助教育事业。想当年李嘉诚挺身一出,立刻追随者众,段永平和丁磊的善举能否像李嘉诚一样得到人们的追随呢?  段永平者,何也?  段永平是中国电子行业杰出的企业家,是步步高电子有限公司的创始人。1983年他从浙江大学电信系毕业,现旅居美国,一直热心于社会公益事业,2003年,他所持有的网易股票在一年内涨了50倍以上,华尔街的华人投资圈暗送他“段菲特”的称号。丁磊是网易的首席执行官,他虽然不是浙江大学的校友,但是他是浙江人,也愿意为浙江的教育事业献一份自己的爱心。  电话门  2006年5月4日,《米兰体育报》突然刊登了尤文图斯倶乐部总经理莫吉与意甲裁判指定员帕伊莱托之间近年来的通话记录。从而拉开了“电话门”事件的序幕。  莫吉一直是意大利足坛的风云人物,为尤文图斯队的长盛不衰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但是他做梦也不会想到,他的电话竟然会被窃听。在5月4日出版的《米兰体育报》上,几段都灵公共检察官对莫吉2004年电话监听的内谷赫然在目,对话令人触目惊心。莫吉在电话中公然对当时意甲裁判指定员佩卢吉·帕伊菜托“颐指气使”,并亲自为尤文图斯队比赛指定执法裁判。此前人们对尤文图斯队在比赛中经常受到裁判“照顾”的猜疑终于被证实了。  天下乌鸦一般黑的老话再一次被千真万确地证明。魔术都是假的,但是我们本来就知道,我们愿意接受这种“愚弄”,但是足球也踢得都是假的就没劲了,人们对这种愚弄感到恶心。  更富有戏剧性的事情发生了,一个乌鸦正在猪身上大放厥词的时候,也就是就在AC米兰队老板加利亚尼对莫吉的“电话门”事件频频发表评论,表示自己清白以及对对方的鄙夷时,大家发现他也是一只黑乌鸦。5月15日,意大利《晚邮报》首次将AC米兰倶乐部涉嫌安排裁判的电话窃听摘要公之于众。其中“你们不能再出错了”、“下一场一定要给我们安排几个听话的裁判”、“你怎么能把那个进球吹掉”等对话内容让人瞠目结舌。  而此前号称自己绝对没有问题的罗马、国际米兰等豪门倶乐部也纷纷被牵扯进来。再之后,意甲的佛罗伦萨、拉齐奥、乌迪内斯、锡耶纳、梅西纳,意乙的阿雷佐、科罗托尼和阿维利诺也纷纷被曝光曾经参与打假球和赌球。至此,意大利各支球队几乎已没人能证明自己是绝对清白的了。意大利球迷高举写有“我们被愚弄了”、“强烈要求司法介入”等标语在尤文图斯倶乐部门口游行的场面,成为都灵市的一大景观。  5月19日,莫吉的防线彻底崩溃,他承认了自己贿赂足协官员及裁判、操纵转会的全部罪行。让人大跌眼镜的是,为莫吉提供帮助的不仅有相关球队与足协官员,甚至一些欧盟国家的警察、政要也纷纷为其献计献策,大开绿灯。  此时,“电话门”所代表的已不仅仅是一个体育事件,而演变成一起政治事件。意大利足球界引起的“特大地震”已经全面爆发而其余震已经开始强烈地波及到意大利的政界。  电子环保亭  —种回收电子垃圾的亭子。  2006年3月15日,中国首家“电子环保亭”落户北京中关村维修城。外形仿照台式电脑的显示器和键盘构成,整个电子亭被涂成绿色,给人环保的感觉。据工作人员介绍,电子环保亭主要回收电子垃圾,如果市民把不用的电脑、打印机等电子产品,送到他们这里,他们根据废旧程度估价,现场返回现金,或市民无偿捐送废旧电子产品的话,他们将颁发证书。今后回收范围还将包括电视、冰箱等电子垃圾。最终目的就是不让电子垃圾污染环境。  过去电子垃圾多被不法小贩低价回收再以次充好贩卖,坑害消费者,而且电子垃圾处理不当,会严重污染环境。为此,海淀区政府牵头建立了电子环保亭。  这些回收来的微机、电视、冰箱、手机等电子产品将被分类、整理和维修,无偿或低价提供给欠发达城镇使用;被划定为废弃品的,将被送至电子垃圾处理企业进行“再生处理”。经过处理的电子垃圾可“再生”新的产品,如建筑用的水泥、家居装饰用的塑料花等。  吊瓶族  那些本不需要打吊瓶却坚持非要打吊瓶的患者被人们戏谑地称为“吊瓶族”。一些患者往往因为嫌味苦不愿意吃药片,稍微有些感冒发烧就要吊瓶。但是,这种选择其实是很冒险的。因为液体直接接触血液,虽然起效快、作用直接,但是身体对于这些药物是不设防的,一旦发生过敏和药物反应,将致死或者致残。  因此国内外有良知的医学家呼吁:“医生在选择用药途径时,要遵循可以口服的不注射,可肌肉注射不静脉注射的原则。”这样对患者虽好,既省钱又治病,但是医生就挣不到钱、提不到回扣了。所以,说是这样说,吊瓶还得打。医生是专业人员,病人多半是“傻瓜”,专业人员怎么说,傻瓜就得怎么办,没有办法。所以,吊瓶族多半还是患者被医生给吓唬的、忽悠的。  “吊瓶”比服药吸收快、疗效高吗?  也未必。许多药物如氯霉素、土霉素、地高辛、安定、可的松等,注射效果都比口服差,且不安全。临床研究发现,“吊瓶”中加入药物越多,毒副作用越大。“吊瓶”中如合用七种药物,其毒副作用就可增加50%以上。此外,滥打“吊瓶”还可引起输液反应,轻者头痛、低烧、药疹、心慌,重者高烧、寒战、关节酸痛、烦躁、谵语、抽搐、休克,甚至死亡。  滥用“吊瓶”还造成人体水、电解质平衡紊乱,还可使大量有害微粒进入人体。由于人体最小的毛细血管的直径只有4~7微米,如果经常打“吊瓶”,药液中超过4微米的微粒就会蓄积在心、肺、肝、脑、肾、肌肉、皮肤等毛细血管中,长此下去,就可直接造成微血管血栓、出血及静脉压增高、肺动脉高压、肺纤维化并致癌。微粒沉积还会引起局部供血不足、组织缺血、缺氧、水肿和炎症、过敏等。随输液进入人体血液中的大量微粒,被巨噬细胞吞噬后可使巨噬细胞增大,形成肉芽肿。有一位学者对一个一生中输过40升“吊瓶”的尸体进行检査,发现该尸体仅肺脏中就有5000多个肉芽肿及大量微血管栓塞灶。  你不想体内有5000个肉芽肿的话,你就少打那吊瓶。除非病情危重,希望药物能在短时间发挥作用的才用打“吊瓶”的方法救治,如救治休克、大出血、脱水、中毒性疾病、药物过敏、昏迷、严重感染、脏器衰竭等疾病。  丁宠家庭  谈论“丁宠”家庭,不得不提到“丁克”家庭。  “丁克”自20世纪80年代在中国出现以来,逐渐被人们理解和接受。近年来,一些“丁克”家庭又出现了一些新的动向,他们一方面不愿养育子女,而另一方面又想享受为人父母的温馨与乐趣,于是纷纷养起宠物,他们给自己的宠物提供优厚的生活待遇,并把宠物视为自己的精神寄托。丁克加宠物,这些家庭被人们称为“丁宠”家庭。  前不久,天津市一次婚姻家庭调査显示,该市年轻已婚女性有63.6%以上不愿生育子女,一些女性有着轻重不同的心理“恐生症”,在离婚人群中,因妻子拒绝生育导致家庭破裂的比例正在急剧上升。而已婚男性不愿生育子女的比例则远远低于女性。  选择“丁宠”生活方式的人有很多原因,其中认为养孩子成本高、不如养宠物省心的占了41%。我的一个朋友说:“我周围很多有孩子的人付出的代价太高了,除了照顾孩子的生活,将来还有教育、就业、成家等几道关口,都要付出大量的心血和精力。而养宠物最多一天弄几顿饭,陪它玩一玩,心理和精力上轻松了许多。”专家认为,选择养宠物代替养孩子,更多的还来源于情感因素。养宠物首先是一种追求时尚的需求,再有就是满足了一种支配欲和控制欲的需求。当然最主要的还是满足了人们情感的需求,这些家庭虽然没有孩子,但对孩子的喜爱需要通过一种方式寄托和释放,宠物的单纯和童趣恰恰承载了这种寄托。  同时专家也提醒“丁宠”一族,养宠物应该适度,在专注人与宠物感情互动的同时,绝不要忽视了夫妻之间的感情交流。而那些性格内向、好静的人士,应有意识地扩大与周围人群的交流,如果长期沉溺于与宠物相处,极易产生自闭、消极、社交恐惧等情况。  动能车  以石油之外的能源动力来驱动的新型汽车叫动能车。本人一直没有弄清楚这个怪怪的名字,汽油燃烧之后不也是由热能转化为动能吗?为什么就不是动能车呢?  由于油价高居不下,各汽车制造商都全力研制各种新型动能环保车,电动车、电池车、氢动能车、混合动力车成为车展上的主角。  2005年就有两款这样的车引起人们眼球的高度关注。  一个是台湾明道管理学院展示的岛内首部纯水氢动能车,它利用水裂解成氢、氧,以钢瓶装置把氢气储存起来,通过氢氧结合产生电力,驱动发动机,是未来最干净的高效率能源。当然,这还是一个概念车。最近几年世界范围内的科技骗局层出不穷,这车是不是真的?还要看将来商业化之后才能见分晓。水裂解成氢和氧是可行的,但是技术可行不能代表经济上合理。水裂解成氢和氧的经济合理性如果能够过关的话,我们现在还怕什么石油涨价啊,我只担心将来水要涨到石油的价格呢。  另一个动能车是通用公司的萨博生态动能车。作为生物乙醇燃料汽车领域的全球领先者,通用汽车在2006年能源动力高技术全球巡展上向中国媒体展示了萨博生态动能车,体现了通用汽车在生物动力研发方面的最新技术和领先地位。通用汽车是全球生物乙醇E85(即85%乙醇+15%汽油)汽车的主要制造商之一。目前,有150万辆由通用汽车制造的灵活燃料(FlexFuel)汽车驰聘在美国的公路之上。到2006年年底,这一数字将上升到近200万。与用石油生产的汽油相比,生物乙醇在燃烧时释放到大气中的二氧化碳要少得多,最高可使二氧化碳的排放量比矿物汽油减少90%。而且,它是一种可再生能源,主要从农作物中提取。萨博生态动能车不仅更为环保,还拥有更好的动力性能。由于生物乙醇的辛烷值比汽油要高得多(辛烷值RON达104),具有更好的抗震性能,因此特别适用于涡轮增压发动机。  冻容  冻容(CryonBabies)是美国《哈泼》杂志创造的一个新的名词,指20岁左右的希望冻结青春、早早开始抗老历程的年轻女孩们。  据统计,以2004年为例,美国就有900万人接受不动刀美容手术。她们不开刀整型,却热衷于施打玻尿酸、注射肉毒杆菌、做微晶换肤。结果这些女孩冻容了,立刻男孩们也动容了。  不要总觉得自己有的是资本可以挥霍,抽烟、喝酒、通宵泡吧,及时行乐。为了这些一时的惬意,你可能要付出几年青春的代价。如果长期沉迷于这些陋习中,20岁可能你就会发现自己眼角和嘴角已经开始出现细纹、毛孔粗大、肌肤水油失衡,两颊的肉有点下垂了,肌肤的轮廓也没有弹性了,其实这些都是肌肤提早衰老的症状。  如果真想把时光停留在你最美丽的时刻,想“冻容”其实非常简单,首先是戒掉这些坏习惯,保持良好的生活习惯;其次扎扎实实地做好日常保养,选择有效的初级抗老产品。这样,到30岁时,你自然会发现自己已经成为这场抗老博弈的赢家了。  记住,青春不是用来挥霍的,你冻容了你才能令人动容。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