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博客话剧  网络时代的产物。博客话剧的剧本来源于博客,排演队伍也来自于博客群体,同时会将节目在博客门户网站上播出。  别出心裁的情景话剧《新同居blog》是国内首部博客话剧,话剧描写的是男女合租(北京租房非常多的现象,不是指未婚同居)的故事,剧中人物在一个屋檐下发生的情感纠葛:女房东爱上了男房客,男房客却爱上了女房客……该剧2006年6月7日?7月4日在北京人艺实验剧场首期连续上演26次。  该剧的口号是:献给在北京曾经租房、现在租房、未来租房的人!该剧编剧由“短信写手第一人”戴鹏飞执笔,由他任编剧的话剧《自我感觉良好》,续集《今年过节不收礼》曾火爆京城。《新同居blog》的台词部分选自其个人博客,“语言爆笑活泼、对白精彩夸张、情节另类曲折、结尾出乎意料”,风格非常独特。此话剧导演娄乃鸣曾经是《实话实说》主持人、导演,并有作品《圈内圈外》、《闲人马大姐》等口碑极好的作品。亚太榜最佳多栖艺人尚华为该话剧亲自制作并演唱主题曲《飞起来了》。  剧中涉及了大量时尚词语和热点事件,打造了另一种幽默。比如,剧中主角之一胡仙儿唱《我不是黄蓉》,将歌词“篡改”了:“我不是黄蓉,我只会剥葱,我只要张好好,完美的爱情;我不是黄蓉,我就是房东,厨房里唱情歌,房客成老公。”唱歌曲《嘻唰唰》的时候,歌词是这样的:“吃西红柿的时候,必须得洗,洗完后再用干净的牙刷刷一刷,这叫洗……刷……刷。”杨澜看过话剧后,立即就邀请该剧导演娄乃鸣与剧中女主演录制了一场《天下女人》节目。戴鹏飞也表示,他这部作品确实揭示了“女性的不易”:“看看现在的女人,活得有多累:要有漂亮的外表,要有高尚的品质,要有温柔的性格,要有贤惠的能力,要善解人意,要温顺多情,要任劳任怨,要……面对生活、事业、爱情重重的压力,女人什么时候才能自信而坚决地说一声:No!”笑星姜昆则看中了话剧的时尚幽默风格:“话剧里有很多幽默的段子,让观众从头笑到尾,这对相声来说都不是易事。”  博文  通过博客发表的文章,简称博文。  从2002年算起,中国的博客已经进入第六个年头。五年前,“博客”这个中文名字诞生,标志着博客开始正式进入中国,开始了博客文化和理念的启蒙。五年后,博客在中国已经与全球同步,实现了大众化和社会化,并且成为全球博客发展最活跃的国家之一。  2006年对于中国博客产业是具有关键意义的一年。这一年,中国博客继续保持着高速、持续的发展势头。中国互联网协会政策与资源工作委员会博客研究组/CNNIC刚发表的《2006年中国博客调査报告》公布,截至2006年8月底,博客规模突破3400万,中国的博客作者达到1750万人,占网民14.2%,瞟客达到44%。各大门户网站纷纷开通博客服务,意味着博客已经成为基础性的互联网服务。同时,中国博客产业进一步成熟,博客商业模式实践取得了突破性进展。很多名人开始在网上开博,徐静蕾、郑渊洁、潘石屹等在网上跃跃欲试,甚至把他们在博客上发表的文章结集出版,在网络上引起了轰动。  最近由美国皮尤网络与美国生活项目调査报告显示,1.47亿美国网民中有5700万博客作者,占网民38.8%,有8%的瞟客。  草根网民  草根(grassroots)—词,据说始于19世纪的美国。当时美国正浸于淘金狂潮之中,盛传,山脉土壤表层草根生长茂盛的地方,下面就蕴藏着黄金。后来“草根”一说引入社会学领域,“草根”就被赋予了“基层民众”的内涵。草根化这个词也越来越多地出现在人们面前。《现代汉语词典》里没有草根这个词条的解释,“草根”这个词原来是直译自英文的grassroots。有人认为它有两层含义:一是指同政府或决策者相对的势力;一是指同主流、精英文化或精英阶层相对应的弱势阶层。grassroots的词条下是这样解释的:①群众的,基层的;②乡村地区的;③基础的。  有人认为“无权”是草根的特征之一。也有人认为草根与有权无权、地位高下没有关系。它应该有两个最基本的特点:一是顽强,代表一种“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生命力;二是广泛,遍布每一个角落。网络业应该是一种草根文化(grass-rootedculture),他所能表述的是一种非主流、非正统、非专业(或曰爱好者)甚至纯然出自民间的观点,他们使之区别于那种故步自封、唯我独尊的所谓正统的、主流的声音,有其独立存在的理由和独特优势。  也许草根的力量是有限的,但是当你站在内蒙古大草原上,看那些莽莽苍苍的野草与沙漠风暴抗衡的时候,你会被那些“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草根而震撼。草根虽然平凡,但是它具有顽强的生命力;野草看似散漫无羁,但它的根却植于大地之中,生生息息,绵绵不绝;草根永远不可能与参天大树比肩,但野草却在风暴里获得永生,大树却常常在狂风里倒地。  《纽约时报》曾经说过这么一句名言:每个人都可以在15个人中大名鼎鼎。这15个人,可能包括你的恋人、朋友、同事,你对他们的影响力,可能远远超过那些精英们对他们的影响力。周杰伦告诉你应该看超女,你可能不会看,但你的女友告诉你应该看超女,你就真的看了。对你而言,你的女友比周杰伦的影响力要大。这就是草根的力量。  车奴  指明明知道养车很吃力还要买,弄得自己不敢吃好不敢喝好,还美其名曰提高生活质量的人。  参见“白奴”。  成考移民  什么是成考移民?让我们先从高考移民说起。  因为不同的省份存在高考“分数差”和不同的录取率,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分数线高、录取率低的地区的一些考生开始采用转学、迁移户口等方法到分数线低、录取率高的地区应考,人们称这些考生为“高考移民”。同样,成人高考也存在这种移动现象,这部分考生就叫成考移民。近年成考移民大军有组织地跨省流动,规模惊人。  2006年10月14日至15日,全国成人高考在各地同时举行。此间,媒体有关数千成考大军跨省流动的报道引起轩然大波。  10月12日,无数苏粤考生包车赴鄂赶考,景象颇为壮观。徐州的三百多名考生有组织地“抱团”赴鄂考试,他们持有虚假的身份证和户籍证明。这批考生于次日上午9时乘坐6辆大客车从徐州出发直奔湖北。  10月13日上午8时10分,由广东开来的T176次列车抵达武昌站。六百多名由深圳赴武汉参加成人高考的考生走出出站口,数位当地男子高举“某某教育机构欢迎客人”的招牌前来接站,随后有三百余人被安排上了6辆大巴,开往湖北鄂州。  10月13日下午,载着考生的江苏牌照大客车陆续开进湖北,武汉、鄂州等地出现了成群结队的外地考生。考场周围的宾馆、饭店全部挂出“客满”的牌子。  媒体披露:从深圳包列车前来湖北参加成人高考的考生达三千多人。  10月14日,在江西省赣州市街头,一夜之间突然冒出了一群群操着广东方言的考生,各大宾馆的停车场停放着不少“粤B”、“粤A”字头的大巴车。在赣州市锦路宾馆,一位服务员告诉记者,这两天宾馆全被广东考生“包”了。  就此,教育部高校学生司表示,将会同有关部门研究处理。教育部新闻处称,目前需要广东、湖北和江西三地上报相关材料,核实事实,一旦属实将严肃处理,“严肃考风考纪是教育部的一贯原则”。  多名深圳本地成教业内人士暴出了“成考移民”的运作和利益链条:  最近几年,多家内地高校的招生办负责人都曾到广州联系生源,希望通过广州、深圳方面的培训机构在广州、深圳招揽考生,“招生和考试这一块的资源,全部掌握在招办主任手上,肯定会出问题。”有专家说,一般都是内地局校的招办负责人先来深圳联系教育机构,然后由教育机构负责广告招生,高校招办再负责学生考试通,过,发放毕业证,双方再按照一定比例分成考生的学费。  一个培训机构的工作人员说,“老板做这一行已有六七年了,赚了不少钱,去年老板送一批考生到湖南就赚了近百万。”也有多位赴外地参加2006年成人高考的考生向记者反映心声,他们认为因为广东成考录取分数线太高,而社会对于文凭又特别看重,“赴外地考试也是迫于无奈”。  成考移民重灾区湖北排第一,江西排第二,湖南排第三。一家成教机构的工作人员说,“每个学生的收费相当的高,纯利润赚到老板开心得不得了。”对此,有业内人士把“成考移民”现象症结总结为“指标问题”和“考试录取问题”,而最关键的是“户口问题”。  城市依赖症  一个只懂消受,不愿意到农村、小城镇生活的特殊群体,他们过分依赖城市先进发达的基础设施、通信设施、娱乐环境,从而形成了一种养尊处优的生活作风,这种作风被媒体称为城市依赖症。仔细总结一下城市依赖症的生活习惯,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20手机依赖症、网络依赖症、工作依赖症、娱乐依赖症、的士依赖症、整形依赖症、情感依赖症。  这些人宁近城一寸,不下乡一尺;宁在城里苦熬,不去乡下领薪;宁在城里漂泊流浪,也不到乡村干点实事;宁在城里做“黑人”(无房子、无工作、无户口),也不回原籍寻找出路……这种“病症”早已有之,于今为烈。比如早先上海等大城市出现的宁上中专不考大学;后来出现毕业了还赖在母校附近的漂泊一族;近几年则集中表现为在城市就不了业就转去考研,或者低工资、零工资就业也不肯转向较小城镇,在城市把自己当文盲跟民工竞岗等等,都是“城市依赖症”的具体表现。  一边是拥挤在大城市中的滔滔求职人群,一边是门前冷落的小城镇用人岗位——“城市依赖症”似乎正成为一种病症,侵袭着面对就业难的大学生们。有人认为大学生们已经“病态到不能容忍的地步”,并有评论指出:“城市依赖症”正在培养“垮掉的一代”。他们出国留学就不回国,进城读书就不回乡,为了生活放弃事业的人太多了,多得成了现象、成了气候,这时“垮掉的一代”也就形成了,而且目前很多大学生正加盟其中。由此可见,“城市依赖症”根本不是依赖城市,而是依赖城市养尊处优、奢侈享乐的生活:几年大学读下来,真本事没学会多少,上饭店、穿名牌、用高档商品却都习惯了;肯德基、KTV、酒吧、网吧离不了了;睡懒觉、夜生活都学会了……小城镇、乡村没有这个条件,从物质生活到精神生活一下子“断奶”,他们活不下去的。  然而,片面地用“垮掉的一代”这个具有浓烈历史色彩的词组来称呼处于就业困境中的中国大学生,实在是不太负责任。大学生就业难,从更宏观的背景看,有着复杂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因素,比如农村非公经济的发育依旧不足,难以提供更多就业岗位;比如大学招生数量的非常态“跳跃”,等等。就部分大学生而言,如果专业合适,如果志趣如愿,都是可以考虑选择离开大都市去寻找合适岗位的。而对于坚持留在都市里寻梦的青年,也不必一棍子打死,似乎留在大城市就是贪慕虚荣,留恋富贵,实际情况远非如此。  村证房  “村证房”,是一些城中村或城乡结合部的一些村镇利用集体土地自行开发的村民福利房。它只有村里发给的类似宅基地证的房产所有权证明,没有在房管局备案、统一印制的房产证。这类房子只能销售给本村村民,可以在村民内部转让,不允许作为商品房对外销售。但面对日益高涨的房价,一些城中村抓住“商机”,大量建设“村证房”,并堂而皇之地把它们推向市场。一些市民面对居高不下的房价望而却步,转而把目光投向了价格相对较低的“村证房”。据说,这些“村证房”每平方米在1500-2000元之间,比同地段商品房价低大约30%。  “村证房”建设在石家庄是一个比较普遍的现象。一些购房者之所以选择村证房,就是看准了村证房的价格魅力。在购买村证房的市民中,有很多人是为了自住。市区内的商品房价格一般在每平方米3000元左右,而一般村证房每平方米只有1000元左右甚至更低,这就意味着一套100平方米的房子,不到10万元就可以入住,这当然具有极大的吸引力。  那么,“村证房”为什么这么便宜呢?根据法律规定,集体土地变更为国有土地,缴纳土地出让金才取得国有土地使用权,才可以办理《国有土地使用证》。此外,开发之前还要办理《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施工许可证》《商品房预售许可证》,预售的商品房必须具备这5个证才是合法的。而目前的“村证房”根本没有《国有土地使用证》《商品房预售许可证》,最多只有《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和《施工许可证》。  目前石家庄市区每亩地评估价在50万元到150万元之间。以均价每亩100万元,按现行40%的国有土地出让金征缴率计算,每亩地就要缴40万元,而这些“村证房”楼盘,每个小区占地都上百亩,国家仅土地出让金一项流失的金额就是非常巨大的。从法律的角度讲,这些没有交纳土地出让金,没有房产证的“村证房”是不允许上市的,如果通过非正常渠道上市,出了问题政府是不负任何责任的。  是的,“村证房”使村委会赚了钱,也壮大了集体经济;而且一些城市居民也买到了相对便宜的住房,实现了居者有其屋的目的;一些村民也在炒房中得到了好处,增加了收入。然而“村证房”非法上市,却是对国家最严肃的土地管理制度的践踏。这么多的建设用地,是否经过批准?是哪些部门审批的?国家明令禁止城镇居民到农村购买宅基地,为什么“村证房”在这里还有这么大的市场?  这难道不值得人们深刻思考吗?  大肚子经济  把别人的肚子搞大了一定要出事,而且要出大事,但是如果把与“大肚子”有关的经济搞大了,却绝对是大好事。大肚子们从中得到了很好的服务,大肚子的公婆、父母因为抱到了孙子也乐得美滋滋的,而且商家获得了收入,政府也得到了税收,真是一石四鸟的美事。  中围政府因为大肚子太多而烦恼,俄罗斯却因为大肚子太少而烦恼。这不,2007年7月,俄罗斯政府为了使育龄妇女的肚子大起来,由俄罗斯总统普京创建的俄国青年团体“我们的人民”发起并组织了一个“为祖国而做爱”的露营活动。组织者将1万名年轻人特意安排在莫斯科城外一个叫“爱的绿洲”的心型营地,并号召他们“为祖国而做爱”。组织者号召年轻人称,“知道猛犸为什么灭绝吗?就是因为它们做爱不足,这种事不能发生在俄罗斯。”营地周围没有避孕套出售,活动期间规定不准喝酒,但鼓励做爱生育。  俄罗斯的人口数量自20世纪60年代开始,40多年来一直呈下降态势。根据联合国人口署的预测,到2025年俄罗斯全国15—24岁年龄段的人口数将不会超过600万。  中国的年轻育龄妇女太多,政府也头疼。《中国人口与劳动问题报告》指出,在2005~2020年期间,中国将形成一个生育高峰,人口增长数量将保持在每年1300万~1500万的水平。它虽然保证了国家的持续发展,但是人口的压力也是随时存在的难题。好在,大肚子在产生难题的同时,还催生了一个数量庞大且稳定的“新妈妈市场”,即“大肚子经济”。  什么是大肚子经济呢?大肚子经济是指同孕妇有关的经济,如孕婴用品、孕妇装,如靓丽且剪裁特殊的孕妇肚兜、孕妇瑜伽课程和保健课程、孕妇保健品、个性化的月子套餐、接生、孕妇和婴儿纪念照、孕妇学校、月嫂服务等等。  倒扁  台湾当局领导人陈水扁每年有4800万元(新台币,下同)的“机要费”。2006年7月20日,国民党籍“立委”邱毅向媒体出示总金额逾70万元的8张发票复印件,称这些发票被陈水扁妻子吴淑珍用来虚报“机要费”,并认为“机要费”的使用隐藏着重大贪腐内幕。陈水扁“机要费”贪腐案由此爆发。  在岛内舆论的压力下,台湾审计部门开始对“机要费”进行审计,结果发现陈水扁2005年报销的“机要费”中,约七成七无支出发票或发票不合格,涉及款项超过3600万元。审计部门以“疑似有不法情形”为由将全案移送台湾高检署侦办,引起台湾人民对陈水扁的强烈反对,倒扁运动由此被引发。  2006年8月12日,台湾民进党前主席施明德首发倒扁运动。人们在台北“二·二八”和平纪念公园纪念碑前集会,并公布《百万人民倒扁运动行动纲领》,该纲领称,没有族群的矛盾,只有一个口号,一个目标:阿扁下台!同时“倒扁总部”向台北市政府提出9月2日至9日静坐活动申请,届时静坐活动将以音乐会形式展开,鼓励参与静坐的民众把家里的锅碗瓢盆带出来,成为另类乐器;同时也会发动大规模游行。  8月16日,“机要费”贪腐案获重大突破。被指称涉案的李碧君坦承拿过堂妹李慧芬提供的总金额达数百万元的发票,其中的一部分给了吴淑珍。8月23日,邱毅又揭露,陈水扁的“机要专员”陈镇慧每月都会领出200万元“机要费”,分配给陈水扁夫妇及女儿陈幸妤、儿子陈致中等人花费,消费之后只要把发票交给陈镇慧,就可以报销。  陈水扁的一系列丑闻再次激起台湾民众的极大愤慨,百万人民倒扁声势日益高涨,在领军人物施明德的领导下,从“一人一百元”募款起,经过了“九九静坐”、“围城之战”、“环岛游行”、“天下围攻”等四大战役。一位下跪的老年人表示:“我们全体下跪抗议,希望陈水扁能下台!希望他饶了我们台湾的老百姓吧!”而路边的商家看到有老年人跪在地上“倒扁”深受感动,也纷纷跟着一起大喊“陈水扁去死啦,下台”!另一位老先生说:“人有脸树有皮,树没有皮的话就活不成,人没有脸面的话,就没有人样了。”老先生还表示,自己老了没办法对抗陈水扁,因此响应施明德的“倒扁”运动,他实在不甘心台湾变得如此贪污腐化。  11月3日下午,台湾检方宣布结束对“机要费”贪腐案的侦査,认定陈水扁涉嫌贪污和伪造文书,但因其身为台湾当局领导人,享有“刑事豁免权”而暂不予起诉;认定吴淑珍在案件中诈领1480多万元,涉嫌贪污和伪造文书,对她提出起诉。原陈水扁办公室主任马永成等其他5名被告,分别依照贪污、伪造文书、伪证等嫌疑提出起诉、缓起诉。  2006年11月6日,中国国民党“立法院”党团也开始倒扁行动,通过罢免台湾当局领导人陈水扁的提案。亲民党方面已经对国民党的“罢免案”表示支持。两党并呼吁“台湾团结联盟”和民进党籍“立委”能与涉嫌贪腐的陈水扁划清界限,在“院会”中投票支持“罢免案”,然后由台湾地区民众来决定陈水扁的去留。  然而,我们知道,对于一个接近圆但是又不太圆的东西,也就是扁的东西,其实本无所谓立,所以也就无所谓倒。  倒扁运动虽然未能迫使陈水扁倒下,但是它仍然具有不可低估的历史意义,起码在人民面前他比以前更扁了,一是他自己的士气泄了一些,变得更扁,二是人民把他瞧得更扁,倒扁已成为挽救台湾民主沉沦的新公民运动,其后续影响将是深远的。毕竟陈水扁的政权已经要倒了,民进党的政治结构亦受到强烈的冲击。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