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那是1998年春节,我们一家三口回老家和家人团聚,同时也想物色一个营业员。和同学在一起喝酒的时候,我就和同学说了这件事,同学高贵波回家就和他老婆说了这件事,他老婆说:“大玲就行啊!”于是,临走那天髙贵波开着他的轿车和我就到了李大玲家。李大玲家离新宾县城有四十华里远,那年我们那疙瘩特别寒冷,道路上铺满了厚厚一层白雪,差不多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我们才来到她家——辽宁省最北边的一个深山里的小村北旺清。  李大玲家居住的是山根下的两间茅草房,我们进到她家的时候,李大玲正盖着大棉被一个人在炕上看电视呢,电视是那种像小人书一样大小的黑白电视机,接收信号不好,上面花花搭搭的全是雪点,我冷不丁一看还以为电视里正下雪呢。  我们简单地说明了意图,李大玲二话没说,一口咬定:“我去!”真没想到,李大玲这个当时只有17岁的丫头片子竟然这么有主意。就这样,李大玲到村子里把她妈找了回来,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行囊,当天就和我们来到了大连。这一出来李大玲的命运就此改写了。  敢于决断,这是李大玲日后创业成功的最基本的素质。常言道:当断不断必受其乱。  李大玲是在我们这个商场里干的时间最长的一个,屈指一算到2009年已经干了十二年了。刚到我们商场的时候,李大玲还是一个只有17岁的丫头片子,什么都不懂,曾经发生过这么一件有意思的事情:  那天还不到早晨8点钟呢,李大玲就给我老婆来电话:“赵姨,你什么时候来?”“什么事?”“好事,你快来吧!”可能说话不太方便,我老婆也没再细问,匆匆吃了点东西就来到了商场。李大玲神秘地把我老婆拉到了一边,小声地说:“又收到一张空白支票!”我老婆有点晕:“空白支票就填上呗,怎么了?”李大玲说:“空白支票不是想写多少就写多少么?”我老婆听了哈哈大笑:“反了你了呢,那不乱套了!谁告诉你的?”“上次双圣的支票你不多写了四万多都存上了吗?”我老婆更笑了,简直要笑弯腰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上个星期一家老客户双圣公司来买货,一共花了三百五十元钱,给了一张空白支票。这家公司以前还有四万多元的欠账,双圣公司的业务员给了这么一张空白支票,什么也没说。因为公司的账务一直都是我管,我老婆把支票递给了我说:“咱给他们来个就坡下驴装糊涂,你看该填多少,都给它填上。”我一查账,欠账一共四万两千五百元,我把今天的三百五十元加上,就写了个四万两千八百五十元,我把支票递给了我老婆:“一共是四万两千八百五十元!”李大玲刚来不久,不知道双圣公司欠账的事情,她一看花了三百五十元却写了四万两千八百五十元,这赚钱也太容易了。于是就有了上边那样的笑话。  你看,就这么一个懵懵懂懂的小丫头片子,现在可了不得了,才结婚四年,已经拥有百万家产了——在大连买了一个一百三十平方米两室两厅的商品房,买了一辆别克凯越轿车,库存商品至少也有二三十万元,再加上手头十万八万的现金,正经一个中产阶级了。  还是毛泽东说得好:“一张白纸,没有负担,好写最新最美的文字,好画最新最美的图画。”李大玲刚来的时候就是这么一张白纸,如果她是一张被人写满了文章的一张纸,也许她的生活就不是如今这幅锦绣的图画了。  给谁干都是给自己干我回新宾的时候,同学的老婆曾这样夸李大玲:“大玲在我们开的包子铺里干过,这孩子年龄不大,但是有主意,而且勤快,干活从来不怕累,撂下这样拣起来那样,一点儿都不闲着。你看,收拾桌子的时候,如果拿回来完好的包子,她都把包子掰开把包子馅倒回来,这事谁也没告诉她,她就知道给你节省。后来,我们的包子铺不干了,我一直都想着给她再找一个活干呢。”李大玲刚到连发的时候年龄虽然小,但是的确像朋友夸的那样,有主意,有眼力见儿,能看到活。开始的时候我们让她收款,但是没有顾客的时候她并不一直在收款台坐着,她总是出来和大伙一起干活。李大玲个子不高,一米五左右吧,装卸车的时候她却和那些大男人拿一样多的货物,一点儿也不惜力,这就令我对她刮目相看了。  和李大玲一起来的还有一个男孩,也巧了,这个孩子叫李大鹏,从名字上看他们就像姐俩一样,其实他俩一点儿都不像。那男孩老是想家,每隔一段时间就请假回家。其实李大玲也想家,但是她能克制住自己,这十多年以来每年都是这样:到年根放假的时候回家,过完年就马上来上班,中途从来不耽误一天。  李大玲的脑子比较灵活,你说过的事情她肯定能记住。我们商场里的商品比较杂,但是商品进来之后,她很快就能把价格记住。别的营业员老是向她打听价格,于是她就找来一个纸板把每个柜台里的商品都一一标注上销售价格。卖货的时候发现哪种货物没货了马上记在一个本子上,这样进货的时候就不会遗漏了。这些事情过去都是要我老婆自己亲力亲为的,但是李大玲看到老板怎么做她就会主动去学着做,给老板减少了很多麻烦。  我老婆一看这孩子是块经商的材料,让她当一个收款员有点委屈她了,于是就让她当营业员了。这下子可好了,卖货、进货、给商品定价格、进货签字她都逐渐承担起来了,渐渐地很多客户只认识李大玲,都不认识老板了,一张白纸渐渐地就成了一张值钱的国画。  不仅如此,就连我们商店做饭的事情她也感兴趣,主动去学着做。开始我老婆以为她在包子铺干过,什么都会呢,其实她什么都不会。包子铺里和面有和面的,剁馅有剁馅的,包包子有包包子的,她在包子铺的时候就负责包包子、收拾碗筷,所以做饭的其他活计她并不会。但是半年之后,李大玲把厨房的事情全包下来了。切菜、炒菜、做饭、包饺子、洗碗……样样精通了,再后来就连买米买菜这些活也都归她来负责了。  其他人背地里都说她傻,有的人甚至直接问她:“你傻呀,什么活你都干,累不累?”她说了:“有什么累的,就那么点活,比在农田里干活轻快多了,人啊能闲死,但是累不死。再说了将来过日子什么不得会,现在学会了,将来不用现学了。”别人又说了:“厨房里干了那么多,前面卖货的时候还不歇一歇?还不够你忙的了呢?”现在的事情就是这样,干的不如看的,看的不如捣乱的。你干的多了、干的好了,就把那些不愿意干活的人给比下去了,其实这些喜欢嚼舌头根子的人都是那些不干的、捣乱的。  面对这些人的诘问,李大玲常常是装糊涂:“嘿,谁还能打工一辈子,现在多干点不也是给自己积累经验吗?给谁干还不是给自己干?”这话说得就有境界了。想想,有吃的地儿、有住的地儿,还每月领着薪水,还可以向老板学习经商的本领,为自己积累经验,上哪去找这么好的事情。这要在过去就是学徒,不但不给薪水,有的还要向老板交学徒费呢!这时候你不学本领,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就这样,李大玲得到了我老婆的赏识。  还是郑板桥说得好:吃亏是福。那些看似吃亏的人其实一点儿都不吃亏,他们是吃小亏占大便宜,这叫大智若愚。而那些干活惜力,见活就躲的人才是真正的傻子,是耍小聪明。因为老板也不是傻子,傻子能当老板吗?谁干的多谁干的少有时候老板是不愿意说,但是每个老板的心里都有一杆秤。干得多得到的也必然多,干得少得到的当然也少。一个人总喜欢藏奸,遇到事情斤斤计较,什么事情都患得患失,一定没有大出息,因为时间长了谁都会看清你的嘴脸,好事情是轮不到这样的人的。  我老婆看李大玲干得好,常常领她去商场买衣服,年底的时候也总是额外给她三千五千的奖金。那差不多是七八年前的时候吧,三千五千巳经是一个不小的数目了,当时一个人一个月的工资才三百元!她相当于拿了双份的工资。你看,人家一个不到20岁的丫头片子拿的比那些二十大几的大小伙子拿到手的钱还多,你说那些大小伙子惭愧不惭愧?同样是一年,人家一个小丫头片子挣的却顶两个大小伙子挣的。想想,年纪轻轻的出来干什么来了?到底谁是“傻B”?  所谓行大礼不拘小节,如此而巳。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