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有苦也有甜,有忙也有闲,有酒也有钱,但是这些还不够,有的时候还需要有心有胆!这就是生意人的生活。  刚开业的时候,康华其实对经商懂得的很少,甚至连开发票都不会。结果第一次去税务局买发票的时候就发生了一件让康华非常上火的事情。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因为康华在这之前从来也没开过发票,开发票的规矩也不甚了了。结果有三张发票出了问题,一张没写开票人,一张没写商品规格,还有一张忘了写日期。税务局验票的人非常认真,一张一张检查,比在鸡蛋里挑骨头还要认真。根据《票据法》对康华进行处罚,一张违规发票罚款二百元,一共罚款六百元。  康华一听要罚款六百元,立刻就火了。那是康华的生意刚刚火起来不久的事情,六百元差不多是他们一个星期的利润啊!她怎么能受得了!她的脑袋里立刻九曲十八弯地琢磨起这件事来:罚款六百元不多不少,找人还不够搭人情的呢,再说这边开了罚单再找人也晚了。不找人这六百元就这么没了?反正我一个下岗工人、个体户,你们能把我怎么着?  康华为了引起大家的同情和注意,立刻抬高了嗓门:“干什么罚款六百元?我不就是忘写了几个字吗?至于吗?你可以看一看记录本,我这是第一次来买发票,有不对的地方你们可以告诉一下,我下回要是不改正,你们罚我认,我一个下岗工人、个体户,赚几百元钱容易吗?你以为我是你们公务员呢?一张嘴就是六百元,你知道我们一个月才挣几个六百元……”康华的个子不高,不是说矬老婆高声吗?这还真是。里面的税务官员哪遇到过这个,谁敢在我们税务局这么大声嚷嚷啊!他们惊讶得张大了嘴巴,简直目瞪口呆了。  康华的连珠炮并没有就此停止:“你们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公仆,建设和谐社会,你们就这么当公仆,这么建设和谐社会啊”声音越来越大,大厅里的人也不买发货票了,都围上来看康华给税务官员“上课”来了。  这个时候,领导被惊动了。过来一个领导把康华领到了一边,仔细地问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然后领导点了点头,说:“好,好,我听明白事情的经过了。今天就不罚你了,按着国家的规定呢,你的这个错误的确是要罚款六百元的,发票上出现一个错误罚款二百元。考虑到你是下岗工人,是个体户,都不容易,又是第一次,消消火,下次注意。好吗?你把手续给我,我去帮你购买发票……”就这样,康华大闹税务局,硬是把这六百元钱罚款的事给摆平了。有时候妇女耍点泼、来点请求同情,还是管用的。  还有一次。  康华卖了两扇门,人家给的是支票,金额是一千九百八十元。当时康华还没收过几回支票呢,所以支票上的那些大写她还没弄太明白,结果把支票上的那个大写的“壹”给写错了。“壹”字“秃宝盖”下面的那个一横没给写,而且“秃宝盖”和下面的那个“口”又挨得很亲密,根本无法在它们之间下笔填加那个少写的横。  康华根本不知道自己把字写错了,把支票递进了银行的窗口,银行的业务员大概看一看也没看出什么毛病。第二天下午,支票被退回来了——大写有误。  康华问:“哪个大写有误?”营业员:“壹字少写了中间的一横!”康华:“填一横不就得了!”营业员:“那得你自己填,我们不能给你填。”康华接过支票一看傻眼了:“哎呀妈呀,这中间也没有空了,这也没有地方写这一横了。”银行里的营业员挨个拿过去看,都摇头:“换一张支票吧!”康华:“上哪换去,也找不到那个买门的了!”康华拿着那个写错了的支票一边走一边嘀咕:“这可坏了,这哪天能等到买门的再来啊?”也巧了,以往卖门都是康华丈夫老王去给安装,这要是出了什么问题,咱可以找到他们家去。就这两扇门,人家是拉回去自己安装的。你说寸不寸吧?  康华把支票拿给商场里的其他人看,让大伙帮忙想办法。大家你看看,我看看,都摇头:“没法改!”康华想了:这要是改不了,那买门的家伙再不来,我这两千元可就打水漂了!怎么办?那是真上火啊!这时候有人说:“杜老板会改支票,改过好几次了,日期写错的,小写写错的他都改过,不如让他给看看。”康华来找我了:“杜忠明,看能不能把这个大写的壹给改一下,要不这支票就瞎了!”我拿过来一看也懵了!这没法改呀,那“秃宝盖”和下面的“口”都快亲上嘴了!但是我不甘心,一般的情况下总会想出办法。我说:“你放这,我给你琢磨琢磨。”其实人们又被思维定式所干扰了。因为这个大写的“壹”其“秃宝盖”和“口”中间有一横,所以人们拿过来首先就想着在这中间加上这一横,而它们中间又没有余地,所以大家都认为没有办法了。其实办法还是有的,康华刚出去不一会儿我给她改好了——我没在“秃宝盖”和“口”中间加那一横,人家都亲上了,咱们哪好在中间横加一杠子呢?康华写这个“壹”的时候,“秃宝盖”和“口”走得太近,结果“秃宝盖”和上边的“士”离得很远,而且那“秃宝盖”两边的两点和中间的一横也没有连上,于是,我在“秃宝盖”上方加了一个更大的“横”,这样“秃宝盖”上原来的那个“横”自然就成了“口”上面的那一横了,虽然这一横有点长,看上去怪怪的,但是毕竟那也是“横”啊!大家看了我改写的支票都大跌眼镜,就连银行里那些整天摆弄数字的专家都为之叫好。就这样,被大家判了死刑的一张支票在我的手下起死回生了!康华终于舒了一口气。  从此,康华开始狂练书法,专写壹贰畚肆伍……据说这几个字现在比王羲之写得都好。人家康华都说了:写好字也是生产力!这样的故事,在康华身上还有很多,等你到我们商场来的时候,让她和你慢慢讲。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