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康华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卖不出去怎么办?”这个问题的确谁也无法回答。有的人生意赔了重打锣鼓另开张,东山再起;有的人生意赔了怨天尤人骂大街,一蹶不振;有的人生意赔了哭天抹泪独自悲,一死了之……谁知道康华这门卖不出去怎么办?我也不知道。  那天,服务员告诉我说中午有租房的要来,说巳经来了三次了,要和我谈一谈。当时我定下来要出租柜台之后一直都没有人上门,我一听有人对我的商场这么感兴趣,我也很高兴,就一直等着他们。  反正他们也来了多少次了,彼此的意图也都清楚,所以我也没急于切人主题,先是随便地聊了一会儿。  我问:“你们到大连多长时间了?”康华是一个特别喜欢说话的女人,话题一聊开满嘴跑火车。她说了:“我们来大连可早了,快四年了,其实我们十来年前就来过,人家和我们一起来的看好这地方了就没回去,在大连做起生意了,现在都有好几百万了,开的都是……也没寻思自己干啊……现在可不行喽,年龄也大了,机会也没了……”我听她说完这一大些话之后,马上有了灵感,就接着她的话开始切入了主题。  我说:“其实任何时候干都不晚,你说现在机会没了,那你的孩子将来长大了不是什么机会都没有了。你现在为十年前没敢干后悔,等过了十年你可能又为现在没敢干而后悔了,那样你一生不是永远生活在后悔之中吗?想干就干,怕失败就永远不能成功!失败其实并不可怕,关键看它是不是成功的妈妈。”康华那位朋友说了:“这话对,要不人家这生意怎么干这么大,我也是这意思,但是我说不出来你这话啊!”康华马上又说了:“我们没有实力,一辈子了,手里就这么点钱,赔里怎么办?”我说:“你这话又不对了,你不试一试你怎么知道你行不行呢?人生最重要的就是要超越自己。老是干自己试过的那些认为自己能行的事还有什么意思?在招待所里做饭,你老公给别人安防盗门,这些事你们都试过,都行,一辈子就这么混下去?有意思吗?什么时候能攒够给孩子结婚的钱,什么时候能攒够给自己买房子的钱?”“我也知道你说的这些道理,不是没有胆吗?”“我给你算一笔账,你们自己也算一算,你们要是觉得我算的这个账对,你们就干,你们要是觉得我这个账算的不对,你们就趁早,该给别人做饭去做饭,该安防盗门安防盗门去!“咱们这么算:你们租我这个地方的房租是一万元,你们先从老王工作的那家公司进二十扇门,也就是一万元钱,加在一起总投人也就是两万元钱。你们试一年,这个买卖不行,把防盗门送回去,赔钱也就赔这一万元的房租。再说了,生意就是再不行,也不至于一点不赚吧?也就是说还赔不上一万。如果这个生意真能干起来,并且干得风生水起,那可就不一样了,你们可以就此彻底改变后半生,你们就再也不用给别人打工了,一生就有依靠了。你看,你们就投入两万元钱,最多赔一万,如果赚,你们就赚了后半生,这利润可是一个无穷大的数字啊,这个买卖你们自己算一算,看值不值得去搏一搏,值不值得去赌一把?”我这一席话刚说完,三个人都开窍了,异口同声:“干!”就这样,康华和王全文走进了我们商场,卖起了防盗门,一卖就是八年。  莎士比亚戏剧中有一句非常经典的对白:生还是死,这是一个问题。同样的问题,每个人根据自身所处环境的不同,总会产生不同的想法,产生不同的行为。而每个人的选择在其他人看来似乎都有一定的道理,让人取舍两难。这个时候最重要的就是决断。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