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康华和她丈夫王全文来到我们这个小不点商场纯粹是机缘巧合。所谓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我们的老家在辽宁省新宾满族自治县,就是努尔哈赤诞生的那疙瘩,康华他们老家在黑龙江的齐齐哈尔。结果我在大连开发区买了一个门市房,康华他们偶然走到了我的这个门市房里,一干就干了八年,这一干就把她的后半生整个改写了。  原来,在来大连之前,康华和王全文其实都是国有企业的职工,而且是来自大型国有企业——齐齐哈尔第二机床厂,是中国一重集团公司旗下的企业之一。王全文是高级技工,车、钳、铆、电、焊,样样精通。1993年企业实行减员增效,夫妻双双下岗。这两口子都太老实,这年头就是这么一回事,你太强大家就都嫉妒你,你要是太软,大家就都踩你。工作没了,孩子正在上学,将来拿什么给孩子上大学、结婚?拿什么养老?还不到40岁呢,就这么完了?真不甘心,想要干点什么吧手头又没有钱,真是难啊。两口子实在觉得在齐齐哈尔没什么意思,想出去闯一闯江湖。  事情也巧了,就在这个时候,他们的一个朋友邀请他们上大连发展。这个朋友在齐齐哈尔政府上班,当时齐齐哈尔市政府准备在大连设一个办事处,办事处下面设一个招待所,他给康华在招待所里找了一份工作。这倒是一个机会,虽然当时康华的丈夫王全文还没有着落,毕竟可以先解决一个,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大连的经济发展和就业机会肯定要比齐齐哈尔强多了,暂时没有着落不要紧,在家待着不是更没有机会吗?就这样,两口子背井离乡跟着这个朋友就来到了两眼一抹黑的大连。  开始还不错,康华在办事处的招待所里当服务员,王全文在一家卖防盗门的私营企业里找了一个安装防盗门的工作,孩子上学的学校也落实了。办事处还分配给他们一家三口一个房间,一家三口美滋滋地在大连过得还真不错。  他们就这样平平淡淡、快快乐乐地生活了三年,可是,好景不长,办事处发生了一些事情,停办了,他们的朋友也退休了。  怎么办?回家?企业是回不去了。继续在大连闯荡?办事处没了,朋友也要打道回府了,一家三口两眼一抹黑,挺子又小,将来怎么办?那阵子,每天嗔着充满鱼腥味的海风,听着满嘴海蛎子味的大连话,看着一张张素不相识的冷峻面孔,两口子心里常常颤抖,夫妻两个一点儿信心都没有了,最后还是他们那位朋友帮他们拿了一个主意。  朋友说:“在大连市内你们肯定无法生存,这里租一套一单元的楼房一个月都一千来元,你们能负担起吗?康华的工作没有着落,王全文一个月六百元钱,孩子刚毕业,什么也不会干,所以你们干脆上开发区发展。租一个小点儿的门市房,康华不是会做饭吗?你们就开一个小饭店,有住的地方就在饭店里住,没有住的地方就在我那住,我在开发区不是有一套房子还空着呢吗?你们就先住一段,看能不能发展起来……”就这样,他们几个人来到了开发区。  当时我的商场也处在转型时期。早些时候,我的这个商场在整个开发区也算比较大的一家装饰材料商场了,最好的时候一天的销售额都达到过十几万元,一年的销售额能达到四五百万元,算不错的了。后来开发区的发展规模越来越大,市场也越来越好,于是有人就建了一家超大的装饰材料商场,面积达到了五千多平方米,很多商家都搬到了商场里,原来的装饰材料一条街一下子就萧条下来了,整个一条街真正卖装饰材料的就剩下了我们一家。  当然了,什么事情都要两面看。  只剩一家,从产业集聚效应方面讲,这是坏消息,毕竟影响面小了;但是从竞争的角度来看,竞争对手没有了,经营环境好了。原来我们的商场只卖装饰材料,顾客想要其他东西我们可以临时到其他商家对缝,现在大家不是都走了吗?我可以将品种弄得齐全一些;过去不是搞批发吗?现在我可以批发零售一起干;你不是成立了超大型商场吗,但是品种也就是那么些东西,无非是商家多一些而已,但是大商场离市中心必然要远,买大宗商品的时候去那里便宜、方便,但是买一把油漆刷子、买一瓶香蕉水、买十张砂纸就不便宜、不方便了,因为来回的车费都够买东西的了。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商场确定了小而全的经营方针。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船。虽然这条街上就我们一家装饰材料商场在那里坚持,但是我们的品种一点儿不比那大商场里的品种少,生意一点儿也不比那大型商场里的商户干得差,现在七八年过去了,我们的生意一点儿都没受到影响,而且还越来越好。比宋祖英唱得都好。  但是,生意转型之后马上就出现了新的问题。我们过去经营的品种少,自己还干得过来,现在自家经营了太多的品种,就感觉过于忙乱了,太累、又做不到精致。于是我们开始了又一次转型——开始把门市房分割出租,让别人进我的商场里来经营。就是在这个转型的时候,康华和王全文来到了我们这里。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