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我特别佩服张和的胆量,他原来就是长春市农村的一个42岁的普通农民,怀里揣着七拼八凑的五万元钱,带着老婆领着三个都没有成年的孩子,典型的一个五口之家,说来大连闯荡就出来了。什么生意也没干过,什么技术也没有,人家就有胆。  2000年,张和花三万五千元钱在我这里租了一块地方,干起了铝合金加工和塑钢制作的买卖。没有住的地方,大家就在门市房里挤着住,天棚上是吊铺,工作台白天干活,晚上也变成了床铺,夏天的时候盖一床被甚至在手推车上也能将就一宿,真是能吃苦。  就这样的条件,家乡的亲戚来到之后竟然能和他们在一起一挤就是一个月,临走的时候还说呢:“这里条件多好啊!”我真不知道他们的家里会是一个什么样子了,但是我却知道张和为什么这么能吃苦了。  从来没碰过铝合金,没干过塑钢加工,他们每月拿出一千五百元钱从外边雇,然后自己和孩子再跟雇来的大工学习,那真是放下锄杠就拿起了焊枪,你不佩服都不行。  活好的时候资金周转不开,付高利息向老家的亲戚朋友贷款,仿佛就没有能难住他们的困难。  你想吧,你能想到什么样的困难他们就能遇到什么样的困难。一个已过不惑之年一直在家种地、两手空空、两眼一抹黑的农民,突然挈妇将雏闯进了物欲横流,见钱眼开的现代都市,面临的将是怎样一幅滑稽可笑的图景呢?  孔子说:“百姓足,君孰与不足?百姓不足,君孰与足?”孔子的意思是说,百姓富足了,君王和百姓有谁不富足呢?  百姓如果不富足,君王和百姓哪个是富足的呢?三千年前的孔夫子说得多好!你想,要是中国的农民都像张和这么能干,恐怕中国的贫富差距早就不存在了。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