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心中的红玫瑰  坐在南沙滩书房那宽大的写字台边,三月的阳光穿过窗帘温柔多情地倾泄进屋里。俯瞰窗外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宽敞的马路、连绵不断的车流,我心潮起伏,思绪万千。  今天是个好日子。我终于整理完这部书稿,开始写下最前面的这段文字。  酝酿出书之际,许多朋友给我推荐“名人名家”为我作序。思考良久,总感到请他们作序,无非是借人家的名声和地位,给自己的书说几句“好话”,这样总觉得有沽名钓誉之嫌。  自己出这本书,不为扬名,更不为金钱。无非是对自己一段难忘岁月的梳理和总结,又何必麻烦别人,小题大做呢!自己动手也许缺少文采、缺乏影响力,但总是有感而发,实实在在。故命名:实话实说。  悠悠岁月,欲说当年好困惑。1979年12月7日,只上过三个月高中的我,身穿绿军装,告别了故乡、亲人、同学,满怀对理想、希望和美好未来的无限憧憬,来到了山东潍坊一个名叫景芝的小镇。  军营,这里就是我梦开始的地方——一个距小镇三、四公里荒漠的山沟。  开始验兵时,别人都说,这批兵是“技术兵”,驻防在大城市。可是,望着眼前的一切(部队刚从别处移防过来,营房正在建设中),我失望了,甚至后悔了。  我的从军之路,就这样在迷茫中开始了。新兵训练三个月后,我先是到一个叫店子的小山村打石头,后来又回到营房搞施工。搬砖、和泥,我样样都干,与进城的农民工没有丝毫的差别。在每天“日出而做,日落而息”的艰苦日子里,我在不断地追问:“我前途在哪里?我的希望在哪里?”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不要忧郁,也不要愤慨!不顺心的时候暂且容忍:相信吧,快乐的日子就会到来。”有一天晚上,我把普希金的这首诗恭恭整整抄在了日记本上,以此自勉。  我还记得著名女作家丁玲说过这样一句话:“人,只要有一种信念,有所追求,什么艰苦都能忍受,什么环境都能适应。”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不再怨天尤人,不再彷徨、徘徊,而是选准目标,脚踏实地,奋力拼搏。也许,我会有100次的失败,但是我仍然会有101次的追求,而追求本身,就是生活给予我最好的报酬。  在几次考院校失败后,我又选择了新闻写作。  1980年12月10日,是我难忘的日子。在这一天,济南军区《前卫报》三版刊登了我写的一篇不足500字的“习作”,没想到此后她竟改变了我的一生。  白驹过隙,花开花落。我不但因为新闻报道工作出色被提拔为部队干部,而且从团、师、军、省军区,一直干到军队的总部机关;从开始的军区、地方媒体:《前卫报》、《潍坊日报》、《徐州日报》、《青岛日报》、《大众日报》,到中央级的《人民日报》、《解放军报》、《光明日报》、《法制日报》、《中国青年报》、《科技日报》,以及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央电视台和各种杂志;由最初单一的消息,发展到通讯、散文、报告文学、纪实文学,以及到后来编写拍摄了当时轰动全国的电视连续剧《重返沂蒙山》。  凡经历的,必留下痕迹,它虽然并不一定掷地有声,但却是我心中永远回荡的记忆。  本书收集的文章,虽然跨度20多年,但主要是我当战士和刚提干,以及调到局里这几年的作品。自1994年4月调到总政机关,10多年来,我主要从事电视新闻的工作。虽然也荣获过全军电视专题片一等奖,但解说词离开画面就逊色多了,所以,电视新闻方面的作品一篇也未收入。  现在看来,这些作品虽然短小,甚至有的还很幼稚,但她是一段历史,一段难以忘却的记忆,是对自己走过的阳光丽日和阴霾岁月的见证,更是我对领导、对亲人、对老师、对战友、对同学的一份报答。  倘能如此,我心足矣。  二○○六年三月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