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爸爸:  昨天一口气看完了您的书稿《省识人生》,感觉意犹味尽……  不过书中最打动我的文章还是您写“情”的,而不是写“理”的,像《运河的厄运》、《空啊,想啊》、《享受高考》等。这不仅仅是因为我是您的女儿,而文章又是关于我的;可能是因为您的大部分文章都是“很严肃”,“很有社会责任感”,“很有见解”的,因此使得夹杂其中的这九篇写“情”显得格外“鲜亮,新奇”。读者会很欣喜地看到您的另一面————柔情,慈爱!  爸,您的文章太“有棱角”了。读您的书一定要“正襟危坐”,像面对一位严厉的老师,深刻的智者。有很多题目都相当的“现代”,有非常丰富的信息,和很髙的科学性。像《论风水》、《病态人格》等等,不像出自于“文人”,而更像是社会学家或某类专家的“研究结果发布”。  可能好的作家就是集百家于一身的吧。  书稿中也涉及了不少人物篇,我觉得这种题材不好写,很难引起读者共鸣,除非有些人,其人本身就很有“文章”可做,如赵浩生、冰凌等。  我还有一个感觉,不知道对不对,若不对,您就只当是“童言无忌”吧:爸,您看,您已经过了60岁了,可文章读起来,却像是出自一位40岁的壮年,满纸“凌利之气”,锋芒尽显。您应该“敛气内收”,化去语言中的“强劲”,留在纸上的只是冷静的智慧和博大的宽容。  女儿对您的要求太高了吧?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说明白了。噢,我们这周末回家,但还定不下来是周五晚上回还是周六回?  爱您的女儿巍巍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