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当前位置:书城>历史小说>朱元璋
  忽然前面吵嚷起来,不一会儿,花云带着两个十几岁左右的小男孩过来,他们一见了朱元璋,一齐大哭,一个叫叔叔,一个叫舅舅。  朱元璋认了半天,才认出来:”你是文忠外甥?你是文正侄儿?“二人点头。  朱文正说,叔叔走了以后,他跟着娘逃难,第二年母亲就饿死了,他只好去盱眙投姑姑家,没想到姑姑也去世了,文忠弟弟正没人抚养,他们就来找叔叔了。  ”好,好,“朱元璋见他们身后还有一个更小的孩子,就问:”那是谁?“李文忠说那是他们半路上认识的,他叫沐英,父母双亡,他希望舅舅把他也收留了。  ”儿子不怕多!“朱元璋大声叫:”马秀英!“马秀英的小轿过来了,她下了轿,朱元璋对她说:”我一次给你认了三个儿子。“他挨个介绍,指着朱文正,说是大哥的孩子;这个叫李文忠,是他妹妹的孩子;这个叫沐英,捡来的。从今往后,都改姓朱,都由你管。三个孩子交马秀英了,并说五年后,管她要三员大将!  三个孩子立即懂事地跪在马秀英面前磕头,齐声叫娘,弄得马秀英大为不好意思。  李善长说:”尊夫人自己尚未生育,你却一次为她认了三个大儿子,她够有福气的了。“朱元璋笑道:”李先生也多费点心,你是大儒,给他们上上《四书》《五经》课。“李善长说:”责无旁贷。“但马秀英替李善长挡了驾。她说,几个孩子是蒙童,用不着起用大儒,过两年再请李先生传道授业,眼下,识字启蒙阶段,她就可以应付了。  李善长说,三娘教子,极好的事。  马秀英是个办事麻利的人,进城安顿下来后,就在居住的镇抚衙门后进院子办起了学堂。  院子竹林前放了四张书桌,朱文正,朱文忠和朱沐英三人已换了新衣服,马秀英正给三人上课,旁听的还有郭惠。  马秀英正在上《论语》,今天讲的是《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  马秀英领读,四个孩子复诵:”……子路率而对曰:千乘之国,摄乎大国之间,加之以师旅,因之以饥馑;由也为之,比及三年,可使有勇,且知方也。“接着又念了一句:”夫子哂之。“马秀英说:”我先倒过来问,孔子对子路的回答,为什么哂之?什么叫哂之?“沐英抢先答:”哂之是生气了。“”不对,“朱文正说,”是怪罪之义。“马秀英说:”哂是嘲笑的意思。为什么嘲笑子路?因为子路说,他用三年的时间,就能够把一个受到大国威胁又加上灾害严重的中等国家治理好,你们说能吗?“”不能!“几个孩子一齐喊。  丫环金菊悄然来到马秀英身后,说了几句悄悄话。马秀英皱起了眉头,想了想对孩子们说:”你们先自己学,文正,你大,你领着念,把课文念熟了,再默写,不准淘气,晚饭给你们做好吃的。“孩子们答应了。  说罢,马秀英和金菊向房子里走去。  二一路走着,马秀英很感纳闷,是什么人这样大的口气,口口声声叫朱元璋的名讳呢?听金菊说,这个老头相貌不凡,还领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姑娘是武将打扮,背两把宝刀,难道这就是朱元璋的”未婚妻“?他什么时候定的亲?朱元璋可从没说起过呀?她觉得蹊跷,必须赶在朱元璋回来前去看个究竟,她不相信朱元璋会去拈花折柳,更不相信他出家当和尚时有人会与他定亲。  她和金菊来到前院会客厅门外,马秀英有点犹豫。  马秀英没有马上进去,却从门缝向里张望,见一长髯老者坐在春凳上看书,不时品茶,很有点仙风道骨气概,这正是给朱元璋看过风水坟地的郭山甫。他对面坐着一个长相俏丽且有几分凌厉的少女,她正是郭山甫的女儿郭宁莲。  马秀英把金菊拉到一旁问:”老人家到底怎么说的?“金菊说:”他只说了一句,叫我去通报朱元璋,说当年许配给他的媳妇送来了。“马秀英又好气又好笑,却又没奈何。  金菊说:”这太不像样子了,他这么大事居然瞒着小姐。“马秀英说:”如果是他当游方和尚时的允诺,倒不能太怪罪他,那时他还不认识我呀。“可天下有这样的傻瓜吗?愿将女儿嫁和尚?  金菊怪她的小姐就是心慈面软。主张不管真假,绝不可开这个先例,猫吃惯了腥,那还收得住吗?  马秀英忍不住笑了出来:”你这小妮子,小小的人儿懂这么多,谁教你的?“金菊说:”小姐真没良心!人家向着你说话,你倒派我的不是,我不管了,明儿个朱元璋娶三宫六院七十二偏妃,我看你怎么办!“马秀英说:”那不成皇帝了吗?金菊,你看这事怎么办?“金菊说,老天长眼,正巧赶上他不在。咱们一口回绝了那老头,说他已经有了夫人,给他点钱,打发他们上路,人不知鬼不觉的,等到朱元璋回来,知道了也晚了,他若压根不知道,就永远别告诉他这回事。  马秀英说:”看不出,金菊你这丫头还真有点鬼点子。你这办法不失为良策。可我觉得对不住这个老头,人家风尘仆仆地把女儿送来,就这么打发了,传出去不是对朱元璋的名声不好吗?“金菊说:”你这人可少见!那好,你去认吧,替朱元璋多认几个小老婆回来。“马秀英说:”我去见见再说吧。“马秀英刚一走进客厅,正在看书的郭山甫肃然起敬地站了起来,打量她几眼,说:”这才是母仪天下的人。“马秀英听明白了,只有皇后才能称母仪天下呀!这个仙风道骨的人怎么信口开河!她却装着不懂,连说:”快请坐。“并且亲自续茶,她发现郭宁莲正冷眼看着自己,就笑吟吟地说:”这位俊俏的小姐是令爱了?“”是。“郭山甫说,”正是小女。“郭宁莲不很客气地对马秀英说:”你就是朱元璋的夫人了?想不到这小和尚袈裟一脱,还真有艳福呢。“马秀英被说得面红耳赤,颇不自在。  郭山甫说这事不能怪朱元璋,更不能怪夫人。  郭宁莲言语犀利地说:”这么说应该怪我了?我娘早说过,路上捡来个小和尚靠不住,怎么样,不幸言中了吧?“这话让马秀英暗吃一惊。还真是他当和尚时的越轨之举。更叫她吃惊的是郭宁莲,不但打扮,就连言谈举止都有一股侠气,三从四德的礼仪在她身上踪影全无。  郭山甫想换个轻松一点的话题:”你认识郭兴、郭英吗?“”认识呀。“马秀英说那是两个很好的人,如今都跟着朱元璋领兵操练呢。  郭山甫说:”他们都是犬子。“这又是个意外。马秀英已来不及细想这其中的人物关系了,只本能地意识到,这更不能慢待了。  ”失敬,失敬,“马秀英连忙说,”等一会儿我叫人去请他们兄弟来,你们父子兄妹团聚一下,这是大喜事呀。“郭宁莲却说:”我可要回家了,谁爱团聚谁团聚。“显得很任性。  马秀英一时不知说什么好,郭山甫脸上挂不住,喝斥道:”休得胡言,婚姻大事,岂是这样草率的吗?“女儿顶撞说:”父亲倒不草率,把女儿许配人家,连人家有没有老婆都不知道,贸然送来,这多有面子呀!“郭山甫气得脸都白了。  马秀英说:”姑娘且莫着急,总会有个办法的。“她也只能这样说。  郭宁莲却掉过身去看窗外了。  一时气氛相当尴尬,马秀英连忙吩咐站在门外的金菊,快快到兵营里去请二位郭将军。  三父亲、妹妹迟早会来,郭兴、郭英二人心里有数。但郭兴一直心里揣着个小兔子,他并不赞成再把妹妹送来嫁给朱元璋,他既已被郭子兴招了女婿,妹妹再来,算怎么回事?可他也知道他爹的执拗,担心将来有难堪的日子,这一天不是来了吗?为朱元璋成亲的事,他已给父亲写信了,他怎么还来呢?让妹妹给人家做小?  一阵喧嚷后,郭兴、郭英回来了,都问候了父亲,然后问:”妹妹不是来了吗?怎么不见?“郭山甫说:”方才还在。大概出去方便了。“随后又埋怨两个儿子说:”你妹妹跟我耍脾气了,都怪你们,朱元璋既已成了亲,该写封信告诉我呀!“郭英道:”父亲不是会占卜吗?这么大的事难道没算出来吗?“郭兴扑哧一笑,又见父亲生了气,忙捂住嘴。郭兴说:”我们真写了信了,一报平安,二说了妹妹的事,十多天了,还没接到吗?“郭山甫说,兵荒马乱的,可能耽搁了。  郭英说:”那现在怎么办?妹妹那脾气,也不能给人家做小啊!“郭山甫感到两难,说:”现在是双手捧个刺猬了。我是看不错的,你妹妹是国母相,现在即使做小,也不能悔婚。“郭英说:”这可便宜朱元璋了。“郭山甫问起朱元璋口碑怎么样?  郭兴说,他这人,大事看得准,小事能忍让,知道怎样得人心。只是,冷眼看郭子兴还是不会放心,别看做了他女婿。  郭英也说,郭子兴的心眼比针鼻儿都小。前天来滁州视察,汤和因为说了句”朱镇抚领我们打下滁州“,郭子兴就闷闷不乐了,别人在他面前夸不得朱元璋,再加上他小舅子和白吃饱的儿子在背后下蛆,郭英预感到日后也是难办。  郭山甫却不以为然,说这不要紧,郭子兴这种妒贤的人不会持久的,要他们尽心尽力辅佐朱元璋,有事提个醒,不能看他的笑话,说自己如果正当年,都会前来效力的。  郭英说:”别说那么远了,妹妹这事怎么办吧?“郭山甫说:”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就当妾吧。你们两个人劝劝你妹妹,千万不能火上浇油。我冷眼看去,马秀英这个人敦厚、宽容,绝不会为难宁莲的。“外面有人报:”朱镇抚回来了。“三个人都起身向外迎,朱元璋军服未换,显得威武干练,一进来就说:”郭先生远来,有失迎迓,得罪了!你该说一声,我派人去接就是了,怎好让你这样奔波受苦!“郭山甫说:”没有多少路,何必麻烦你。“朱元璋请他们坐,又喊人上茶。马秀英进来,朱元璋问:”准备酒宴了吗?“马秀英说:”这样的小事我都办不了,要我何用?酒宴已备停当,马上可以入席了。“朱元璋开始脱军装。  这时金菊拿了一封信和马秀英咬耳朵。朱元璋看见了,问:”什么事,鬼鬼祟祟的?“马秀英说郭小姐在门房留了一封信给郭老伯,她回庐州老家去了!  人们大惊,这无异于在众人头顶上响了个炸雷。  郭兴要去追他妹妹。  郭山甫说:”你去没有用,那倔丫头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追不回来的,除非我去。“人们都很为难,没想到马秀英笑吟吟地说:”我去吧。“朱元璋摇头道:”最不合适的是你,你去了,等于火上泼油。“大家都认为朱元璋的话有理。  马秀英胸有成竹地说:”不会的。“她对金菊说,”备两匹马,你跟我去。“郭兴也说:”不行。若不,谁也不用去追了,随她去吧,过一段消了气再说。“朱元璋说:”不用追也罢。这件事最好的办法是悔婚。郭先生在我家迁坟时说此事,也只是说说,虽有个红帖子,我并没过聘礼,也就可以不算退婚,就当没这么回事。“朱元璋本心并不想这样,一来郭宁莲显然已动怒,强扭的瓜不甜,况且他又必须顾及马秀英的感受,也只好放弃了。  郭英表示,这也说得过去。  不想郭山甫却不答应:”不行。婚姻大事,岂是儿戏!父母做主,天经地义,由不得她的性子,就是给元璋做妾,也认了,这也是命中注定的。“这一来又僵了。马秀英拉了金菊一把,二人悄悄溜了出去。  四马秀英、金菊两人骑马出了城门,一路拍马疾行,马秀英有信心追上,郭宁莲是步行,她走不多远。  金菊说:”我真不明白小姐是不是犯糊涂,你自告奋勇追她干什么?没有你这样的,你得意你丈夫小老婆越多越好哇?“马秀英说,元璋接过人家的庚贴,现在怎么好悔婚?郭老伯又那么执拗,他两个儿子又在元璋这里帮扶,从哪儿看,都得玉成。  金菊说:”我看小姐是专往有刺的地方抓!我冷眼看去,郭家小姐是沾火就着的性子,处处拔尖、任性,弄到一起,日后怎么处?她要不骑到你脖梗上才怪呢。“马秀英说:”只要我处事公平,待人真诚,石头心也会感化的,你就别跟着瞎唠叨了。“金菊气得不再搭言,她认为马秀英心地善良到这地步就是窝囊了。  又走了一程,在接近一座村庄时,金菊发现村口小河边有个人特别像郭宁莲,此时正坐在石桥栏上歇息。  金菊说:”你看,前面小桥上有个女的,是她吧?“马秀英手搭凉棚一望,欣喜地说:”没错,走累了,在那儿歇着呢。“在桥上休息的的确是郭宁莲。她身上的汗消了后,走到桥下,在小溪边浇湿了手帕在擦脸。她突然发现水中有两个人影倒映出来,一激灵,从背后嗖地抽出长剑,腾地倒退两步转过身来,拉开了攻击架势,当她发现身后站着的是马秀英主仆时,不由得怔住了。  ”姑娘好身手啊!“马秀英笑呵呵地说。  郭宁莲把剑收回鞘,冷冷地说:”身手好与坏,与夫人没有关系吧。“说罢夺路要走。  ”小姐请等等。“马秀英拦住她说,自己是特意代表大家追出城来接小姐回去的。  ”你?“郭宁莲打量着她,冷笑着说:”接我回去干什么?在你的治下,给朱元璋做小?“马秀英说:”姑娘不要生气,都好商量,回去再说。“”是吗?“郭宁莲高挑凤眉,挑战似地说:”真的好商量,你把正夫人的位置让给我,我当夫人你当妾,如果行,我就去。“这一军将得够狠的了。只要是个有自尊的女人,谁都受不了这样带有污辱性的挑衅。说过了,郭宁莲得胜似的用揶揄的目光直视着马秀英,嘴角挂着冷笑。  金菊气得要上前说话,马秀英拦住了她。马秀英不愠不火地说:”这也正是我的意思,姐妹们处好了,谁正谁偏、谁大谁小本来没什么大关系。“一听这话,金菊在一旁跺脚道:”小姐!“马秀英不是走嘴,也不是一时的敷衍,她是经过深思熟虑了的,是她在决定出城追赶郭宁莲时就想好了的,她真的并不把偏正看得那么重,她想的是朱元璋的大业。既然这位风水先生连占着龙脉的坟茔地都肯点给朱元璋,舍得打发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全来辅佐朱元璋,这份心意就很感人,何况他的占卜术如果真的灵验,日后朱元璋登上九五之尊,人家郭山甫是功不可没的,退居次位,也是为了顾全大局。所以她对金菊的强烈不满一点都不在乎。  马秀英仍旧笑眯眯地说:”你看这样行吗?就同我回去,你做夫人,我为妾。“郭宁莲有点蒙了,不认识地打量着马秀英,那眼神似乎是想洞穿她的五脏六腑看看她的承诺是真是假。郭宁莲镇定一下自己,说:”我这人,是不受人骗的,你别想在我面前耍花招。“是啊,天底下有这么傻的人吗?把自己的正夫人位子让给别人,甘心退居妾位,她图的是什么?求的又是什么?只有一种理解,是圈套,是陷阱,或者是一种虚伪的姿态,她一定以为她这一让,我就会受了感动,就会乖乖地就范了!哼,你还不认识我郭宁莲到底是怎样的人呢!  马秀英说:”天地良心,我有骗你的必要吗?到时候不把你扶正,你不嫁元璋就是了嘛,你并没有什么损失呀。“郭宁莲咄咄逼人地说:”既然夫人这样大度,我也就当仁不让了。不过,口说无凭,你须出个字据。“”这个自然。“马秀英口吻平和地答应了,说:”我来追你之前,已立好了字据。“说着向拴在桥头的坐骑走去。这可急坏了金菊,她三步两步赶到前面去,直愣愣地冲马秀英发起火来,”你是傻呀,还是疯了?她算个什么东西,你凭什么把元配正位让给她!说什么也不行。“她急得眼泪都在眼圈里打转了。  ”好丫头,我没白疼你。“马秀英十分感动地望着金菊说,”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我不傻也不疯,我自有我的道理,有空再跟你详细说。“她从马鞍上的皮套里找出一张写好的且按了手印的契约纸,送到郭宁莲手上,说:”请小姐过目。“郭宁莲看过,惊诧莫名地望着马秀英,问:”你这是真心?可没人逼你呀。“马秀英说:”若不是真心,我会亲自来追你回去吗?“郭宁莲低头沉思片刻,说:”你可不兴反悔呀。反悔我也不怕,有你的字据在!“马秀英说:”天不早了,我们回城吧。“郭宁莲长叹了一声:”难道这就是命?是老天在冥冥中精心安排的吗?“金菊气得对马秀英说:”得了便宜还卖乖,真叫人看不上。“马秀英却说:”是我和她换,又不是你,你生这么大气干什么?“金菊更气了:”狗咬吕洞宾,你不识好人心!“眼前发生的戏剧性一幕,也真的把郭宁莲打了个措手不及。现在她再拒绝跟马秀英回滁州去就理亏了。但她无论如何不相信马秀英会善良到这种地步。也好,跟她回去,看她布的是什么样的迷魂阵!能让我郭宁莲上套的人还没出世呢。  卦中既有雷出地奋之象,岂甘寄人篱下?妻妾易位的契约,未尝不是真诚心灵的碰撞,契约毁于这碰撞的火花。忍世上难忍之事,大谋不乱。  一郭山甫了却了嫁女的心愿,一身轻松,特地把二男一女叫到一起,再三叮嘱他们要好好佐主相夫,他这次更加明确地向儿女们宣示,日后朱元璋必成大器,他把儿女们领上了一条光宗耀祖的路,自己也颇自得。儿女们未必全信,但事已至此,又都对朱元璋寄予厚望,便都不再持有异议。惟一让郭山甫不安的是,女儿回来后以得胜者自居,妻妾名份尚有争议,郭山甫和两个儿子都极力劝郭宁莲放弃荒唐的想法,但她嘻嘻哈哈不往正路上说,郭山甫没办法,又去劝马秀英,甚至说他女儿没有正宫的命,要马秀英不要纵容她,马秀英只是一笑而已,这是郭山甫惟一焦心的事。  他悄悄卜了一卦,从卦象上看是令他放心的,女儿办不成这件事,又是个祥和的结局。这令他稍感轻松。正巧朱元璋进来,见郭山甫正要收起卜卦的钱币,就要求给他占卜一下。  郭山甫爽快地答应下来,连掷三次,郭山甫开始琢磨。  朱元璋认出这是豫卦,就问怎么样。  郭山甫说这是坤下震上卦,豫,利建侯行师。  朱元璋很高兴,但马上又问:”是郭子兴建侯行师,还是我?“郭山甫不屑地说:”我吃饱了没事干了?给别人测什么卦。“朱元璋心里热乎乎的,他又问:”怎样才有利无害?“郭山甫说他只就卦象而论。此卦上卦为震,下卦为坤,坤为地,震为雷,是雷出地奋之象。豫本是喜悦之貌,震卦于人为诸侯之象,坤卦于人喻众,为师役之象。这是说起兵会顺利。  这正是朱元璋求之不得的。他接着问起了爻解。  郭山甫讲解道,这是豫卦第四爻,九四,由豫,大有得;勿疑,朋盍簪。什么意思呢?指自己快乐,也让大家一道快乐,因而大得人心,这种事不用怀疑,一定会众望所归。从卦象看,六爻中其余五爻都是阴,此爻为独阳,为此卦之主,而得众阴所宗,故有大有得的爻象。  朱元璋说:”好是好,可我现在是寄人篱下。“这是他的心底之叹。  郭山甫道:”那有什么!守拙、藏拙,必有后福。“”谢谢岳父大人,“朱元璋由衷地说,”小婿懂得了。“其实,不劳郭山甫指点,朱元璋的守拙之术已很精到,他从不露锋芒,不招摇,惟恐受人猜忌,自从当了郭子兴的女婿,境况虽有好转,他也仿佛看到了暗处紧盯着他的眼睛,他必须保持警惕,保持低调。  但这并不能排除厄运,他万万想不到,此时郭天叙、郭天爵还有张天佑几个人正共同攻击朱元璋。张天佑说:”从前,朱元璋只身一人来投元帅,现在你封了他总兵,管好几万兵马,他权太大了不是好事。“郭子兴倒还厚道公允,好几万人也是朱元璋一刀一枪拼出来的呀。  郭天叙认为他手下猛将如云,徐达、汤和、吴良兄弟、郭兴弟兄,还有花云、陆仲亨、费聚,不是朱元璋的同乡、光腚朋友,就是他笼络过去的,这些人都围着他转,把他当主公了,长了,这不是篡位了吗?  郭子兴不悦道:”你们别吃饱了没事专说这些,人家朱元璋在我危难时挺身而出,你们干什么去了?都吓得尿裤子了。“”朱元璋挺仗义不假,可也得防他渐成羽翼。“张天佑仍不罢休,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他问郭子兴可能有耳闻吧?朱元璋连续起用了几个谋士,冯氏兄弟,还有那个李善长,号称张良、孔明一样的人物,这些人在一起,谈的都是如何得民心、取天下的事,他朱元璋可不是把自己当成张飞的,而觉得自己是刘玄德。不然,为什么不把这些谋士送到郭子兴跟前来替主公谋划?  这句话起作用了,郭子兴皱着眉头半天没作声。  他觉得,人心隔肚皮,也不能说张天佑说的全没道理。郭子兴也看出朱元璋是个很能忍的人,如果他是个沾火就着的一勇之夫,反倒不用担心了。最让郭子兴心里嘀咕的就是他广招天下贤士,却为他自己所用,这多少有些可疑。  张天佑见他听进去了,忙献计,说他有一个办法,一来可翦其羽翼,二来也试试他的真心。  郭子兴问是什么办法?  张天佑鼓动他向朱元璋要人,把他手下的七梁八柱,不分文武,全要到元帅帐下来,看他干不干?他没二话,也就没二心,他若是推三阻四不乐意,那就证明他有二心。  郭子兴显然默许了,只说:”你们先去吧,别到处嚷嚷,朱元璋不管怎样也是我的女婿,家里内讧,传出去不好听。“这话在张天佑听来,已是不痛不痒的官样文章了,不由得暗喜。  二马秀英在后院书房课子未归,金菊估计朱元璋快回来了,就赶回卧房来。  金菊帮马秀英放下了蚊帐,拉好窗帘,正要往外走,朱元璋回来了。金菊说了声:”姑爷回来了?“朱元璋哼了一声,无意中瞥了金菊一眼,觉得金菊一夜之间长大了,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很动人,朱元璋不由得心里微微一动,便忍不住说,”从前我怎么没注意,你挺标致呀,长得越来越水灵了。“金菊羞红了脸,说:”你拿一个丫环开什么玩笑!“朱元璋嘿嘿地乐了。  金菊往外走了几步又停住,说:”姑爷听说了吧?夫人要把元配的位儿让给那个新来的野女人。“朱元璋一边脱长袍一边说:”人家也是有根基的良家女儿,怎么叫人家野女人。“金菊说:”她一来就想把别人踩在脚底下,这种人好得了吗?听姑爷的口气,看上人家了?“朱元璋说:”真是忠心的好丫环。向着你的主子,生怕马秀英吃亏。其实,谁妻谁妾,都无所谓。“”你当然是喜欢新来的了。“金菊说,”男人不都是喜新厌旧吗?“”你好大的口气。“朱元璋说,”太没规矩了,我朱元璋长到二十几岁,还从来没人这么教训我呢,你是吃了豹子胆了!“金菊不服气:”我怕什么?不就是个侍候人的丫环吗?“朱元璋忽然平心静气地问:”你看这事怎么办?“金菊说:”这得你拿主意。我知道你舍不得放那女的走,两个都要,我家小姐没说的,可你得小心点,你若真把新来的扶了正,我看你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朱元璋索性坐下来:”倒杯茶给我,请慢慢道来,我有什么祸吗?“”不但有祸,还是大祸呢。“金菊煞有介事地说,”郭元帅,还有他的两个儿子,小姐的舅舅,你怎么交代?你可是端人家饭碗的呀。“抬出郭子兴来压朱元璋,金菊认为是惟一的办法,朱元璋喜新厌旧把元配夫人置于妾位,郭子兴这一关能过得去?  这话其实正好说到朱元璋心里去了,他再蠢,也不会不有所顾忌,何况他怎么忍心把贤惠的马秀英降格为妾呢。  朱元璋正要说话,听见了脚步声,金菊走前嘱咐说:”你千万不能依着小姐,她心太软了,你不答应,她也就死心了。“朱元璋只是笑笑。  马秀英进来,问方才金菊跟他说什么呢,走到窗下都听见她嚷嚷了。  朱元璋说:”你调教出来的丫头对你够忠心耿耿的了,生怕你降为妾,那样子像要吃人。“马秀英笑了,金菊是个心直口快的人,她到马秀英跟前时才八岁,她认的字全是马秀英教的,她能不向着主子吗?  朱元璋问:”听说你要主动退守妾位?“这话明显带有戏谑成分。  ”这不正是你所希望的吗?“马秀英一半认真一半玩笑地说。  ”这你可冤枉我了。“朱元璋说,”我再昏头,也不会做出这样乱纲常的事呀。“”是吗?“马秀英说,”那你是舍得放郭小姐走了?“”不一定是放走啊。“朱元璋说,”她为妾,你总会容下她吧。“”你看看,来不来就要坐我一个不容人的罪名了。“马秀英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把字据都给她了,明天她再按上个手押,就成了,她是夫人,我是妾。“朱元璋正色说:”这事你不与我商量,实在荒唐,让我居中无法调停。“”对你来说,怎么的都没损失,“马秀英说,”谁上谁下,谁先谁后,你都是两个夫人,一点亏不吃。“朱元璋吃吃地笑起来,他说:”别闹了,这事不能这么办。况且,你真这么换了位,我夹在中间多难堪!我怎么对你父母、兄弟讲啊!“”这倒是你的真心话,“马秀英说,”你怕惹火了我父亲赶走你,是不是?你现在腰杆已经硬了,手握重兵,挟天子以令诸侯都可以了,还把他们当回事?“朱元璋悚然心惊地说:”这话可言重了!别人这样猜忌我,我尚可忍受,如果夫人也这样看待我朱元璋,我一头碰死的心都有了。“马秀英说:”你那么把我当回事吗?“朱元璋说:”像你这样知书达理又善解人意的内人,四海难寻。有人说过,我的福气一多半来自你,你是旺夫的相,没有你,我也许事事受阻,一事无成。“”这话谁说的?谁会把我抬这么高?“马秀英说,”对了,那个李善长。你可从来没当我说过呀。“”对了,李善长当你面说过的,今天,又说这话的是郭山甫先生。“”郭山甫?“马秀英也觉得不可思议。  朱元璋说:”他是精通《易经》的人,他是据理而论。如果出于私心,他应当把这些溢美之词用到他自己女儿身上去。“马秀英叹口气说:”我这么做也是为了你。“朱元璋说:”天下佳丽还怕没有吗?“马秀英说:”我倒不是怕失去了郭小姐,她的两个哥哥都是你的左膀右臂,如果得罪了人家,岂不是轻重不分因小失大了吗?“朱元璋好不感动,他拉住马秀英的手,把她拥到怀中,说:”我的好夫人,你的心真是太好了,水晶一样纯!我对你说一句真话,你想听吗?“马秀英仰起头来:”你说。“朱元璋说:”我是很喜欢郭宁莲,她率真、美丽,又有其父、其兄的友谊,我乐意结亲。但今天这一闹,我寒心了,我有点讨厌她。人怎么可以这样不自重呢?明明知道人家有了元配夫人,却硬要挤掉别人,自己越位上去,这样的女人我宁可不要,也宁可得罪了她的父亲、哥哥,我不能昧着良心,更不该对不起你。“他说得很动情,马秀英听得也很动情,她把朱元璋抱得紧紧的,流着泪说:”元璋,有你这一番话就够了,我为你做什么都在所不辞。“三郭山甫要走了,女儿的事并没四脚落地,人是追回来了,可郭宁莲这两天嘻嘻哈哈的,放出风来,说她已在私下里与马秀英达成默契,对换偏正,这让郭山甫十分难堪,他几次对朱元璋表示,决不可以这样,朱元璋的态度似乎有点暧昧,不置可否。  这天,朱元璋置酒招待郭家人,菜早上了三道,却不见郭宁莲的影子,给大家筛酒的马秀英吩咐门外的金菊,再去请一下,不然郭小姐来了时饭菜都凉了。  郭山甫说:”夫人你快坐下吃吧,没有外人,不要管她,我这女儿叫我宠坏了。“”我怎么叫你宠坏了?“恰这时郭宁莲一脚门里一脚门外地进来,接话茬说,”爹你怎么专门在外人跟前贬你女儿呢?“马秀英拉开一张椅子待她坐下,自己也挨她坐了,把斟好的酒送到她跟前。  郭山甫忙说:”她从不沾酒的。“”谁说的,“郭宁莲却不给父亲的话作脸,她说,”若是想喝,三斤二斤都无所谓。“朱元璋看了马秀英一眼,马秀英见她一仰脖喝干了一碗,马上又斟上,说:”小姐太爽快了,是里外透亮的灯笼,我喜欢交这样的朋友。“又干了一碗酒后,郭宁莲说:”大家都在这儿,正好了结了这件无头案。“她从怀里取出马秀英出具的契约,抖开让大家看:”这是昨天马小姐具结的文书,白纸黑字,她愿把元配正位让给我,我为正,她为妾。现在,只要我再按上个手印,就成真了。“郭山甫如同被人掴了一记耳光,脸上热辣辣的,都红到了耳根了,郭兴、郭英也颇不自在,又不能制止这个任性的妹妹,只是瞪着她。  郭山甫几乎是震怒地对女儿说,这种乾坤颠倒的事不可为,郭兴也趁机劝妹妹,有话从长计议。  ”不,好坏得失,在此一举,“郭宁莲说,”我办事不喜欢拖泥带水。“朱元璋早放下了筷子,望着天棚蓄势待发。  马秀英说:”你按手印吧,按了就作数了。“”是吗?“郭宁莲左手拿着契约,看着自己的右手大拇指,嘻嘻哈哈地说,”说难也难,说容易也容易,按上一个手印,我就是朱总兵的正室了。“说毕她纵声大笑起来,没人敢劝她,也无法支持她。  笑着笑着,郭宁莲的泪水夺眶而下,大家正百思不解时,她突然说:”马大姐,你一定骂我浅薄,一定骂我是泼妇了。我初时听到朱元璋又娶了娘子,怪他言而无信,才决定悔婚回家,后来马小姐追到十里开外,又那样坦诚相待,甚至愿易位,我心里能不感激?我逼你立字据,是试试你的真心。马大姐,天下的女人堆里,有你这样心胸和修养的人,千古难觅啊!就冲这个,我也愿留下来,不全是为朱元璋,而是为了小姐这片情。“她当着众人的面,把那张契约扯了个粉碎。  马秀英早已涕泗交流与她拥到了一起,门口的金菊也珠泪纷纷。郭山甫长吁了一口气,为他的女儿露出了骄傲的笑容,朱元璋虽不便表态,也很觉欣慰,一场危机过去了,无论对郭家,还是对朱元璋,这都是皆大欢喜的结局。  四纳妾虽是小事,朱元璋仍然觉得无法向郭子兴启齿。还是马秀英看出了他的难处,也不与朱元璋商量,主动告诉了父亲。她竟然说是她做主,让朱元璋纳妾的原因有二,一是说在朱元璋有难时,人家对朱元璋有恩,又有过口头承诺;二是这郭宁莲武功超群,可以当个心腹保镖用,总比别人上心。  郭子兴心里本来不痛快,怕自己的女儿受委屈,见马秀英这么开通,他也就乐得做顺水人情了。这一来,郭子兴不好再装聋作哑,他出面招待了郭山甫,还答应挑个正日子办喜事。朱元璋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他对马秀英更加敬重了。  这天午后,朱元璋被郭子兴召见。  朱元璋走进帅府,恭恭敬敬地行礼后,说:”岳父大人召小婿来,不知有何大事?“郭子兴说:”快坐下,一家人客气什么。“朱元璋落座后,郭子兴问:”喜事操办得怎么样了?我冷眼观察,这个郭小姐快人快语,是个女中豪杰。“朱元璋说她自幼习武,书自然读得少,狂放外露些,心地是善良的。  ”那就好。“郭子兴说,”我叫天叙他们帮你筹办一下,大家也热闹热闹。“朱元璋说:”谢谢岳父费心。现在兵荒马乱的,不宜大操大办,何况又是纳妾,郭宁莲和她父兄都同意不操办。“”这就好,“郭子兴说,”只要她家不挑理,我就放心了。“他端起茶杯,突然说他明天打算回濠州去,眼下元朝丞相脱脱又率兵来攻,孙德崖和赵均用顶不住了,天天告急求援。  朱元璋毫无思想准备,他也认为是该回援,姑且不念是一道起兵,从唇亡齿寒道理上,也该回师,就不要去计较过去他们的恶行了。  ”这正是我心里要说的话。“郭子兴说,”三万兵,我带走两万,少了解不了围。“他一边说一边审视着朱元璋的脸色变化。  朱元璋稍稍怔了一下,马上变得自然了,他说:”岳父年事已高,不宜鞍马劳顿,还是小婿带兵回援濠州吧。“他不知郭子兴本意,只好试探着说。  ”不必争了。“郭子兴道,”濠州毕竟是发祥地,丢不得的。只有我回去,能镇邪,孙德崖、赵均用这等小人才不至于太过分。你回去恐有不虞,上回你伤他们伤得太重了,仇疙瘩一时难解,你回去我不放心。“朱元璋忍着不快答应了:”也好。“郭子兴说:”人呢,我得带几员猛将,徐达、汤和、耿再成、花云、陆仲亨、费聚、吴良、吴桢都跟我去。你可留下郭兴、郭英弟兄。“朱元璋还是忍着,说:”行。“忍归忍,朱元璋已经感受到由于猜忌而形成的压力了,人家不明说,他又没法表白,只能逆来顺受,别让郭子兴看到自己有任何反感。  郭子兴又说:”从前,都是你在我跟前出谋献策,你不在了,我就让李善长、冯国用、冯国胜早晚为我谋划吧,回头你告诉他们一声,这往后跟着我。“这话简直没有商量余地,朱元璋又惊又怒,这已是明显的釜底抽薪了。如果朱元璋一口回绝,或稍有犹豫,都会被郭子兴视作有二心,他不能留这个把柄,大丈夫能屈能伸嘛,况且要看看下一步棋才好下定论,说不定又是有人在郭子兴面前进了谗言。朱元璋尽管心里既伤心又愤怒,但一点也没有表现出来,他甚至是笑着应承:”其实岳父都不用说,叫他们跟着就是了。“郭子兴说:”好歹都是你招的人,哪能不告诉你一声。“朱元璋道:”人虽是我招来的,还不是为元帅在广招天下贤士?“郭子兴放了心,显得十分高兴,说:”你去歇着吧,我离开滁阳后,好好守住城,不到万不得已不要与元军接战,新纳小妾,好好乐呵几天。“朱元璋恭谨地说:”谢谢岳父关切。“朱元璋走了,郭子兴大功垂成般地仰在太师椅里长吁了一口气。他多少感到有点慰藉,看来朱元璋并不像张天佑说的那样野心勃勃,不然会这样痛快地缴枪吗?这么一想,自己心里反倒有点抱愧了。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