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当前位置:书城>历史小说>朱元璋
  胭脂痣,珍珠翡翠白玉汤,那是一团朦胧的美好的影子,足以伴他半生之梦;皇字头,帝字尾,三兄妹的命运之线拴到了朱元璋权力中枢上。  一在朱元璋即将结束游食生涯的最后日子里,他得了一场大病,除了向路过的寺院讨些草药,他无法就医,身体虚弱得走路都打晃,再加上一日三餐得不到保证,时常坐下去就起不来。  这一天,天下着淅淅沥沥的毛毛雨,他拄着棍子好歹来到村边,眼前直冒金星,他已经差不多四天没吃一口正经饭菜了。  朱元璋踉踉跄跄地来到小土地庙前,想推开破败的木门,没有推开,人却摔倒在庙门槛上。  雨仍不紧不慢地下着,浇在朱元璋身上,他也浑然不觉。  远处走来一老一少来避雨。少女大约十五六岁,虽然脸色也不好,却掩饰不住她那天生丽质和很有教养的气质。  两个人站在屋檐下,少女发现了朱元璋,吓得叫了声:”又一个死倒,是个和尚。“向老者身边靠去。  老头说:”小姐别怕,见怪不怪,见得多了,还怕什么!“他无意中向朱元璋斜了一眼,说:”这人好像有气儿。“老人凑过去,从地上拾起一片鸟羽毛,放到朱元璋的鼻孔底下一试,羽毛轻轻地扇动着。  少女惊喜地说:”没死,救救他吧。“老者扶起朱元璋,叫道:”师父醒醒……“朱元璋无力地睁开眼,努力挣扎着坐起来,看看天上飘洒的雨丝,说:”哦,下雨了,下了雨,旱灾就该过去了。“少女问他是哪个寺庙的?是不是病了?  朱元璋摇摇头,无力地苦笑一下。  老者明白,叹了一声:”天下人一个病,饿的。“朱元璋望了一眼少女,发现她十分美丽,眉间那颗红豆般的胭脂痣使她更加俏丽,他说:”不瞒二位施主,贫僧已经四天水米未沾了。“少女看了老者一眼,从篮子里拿出一个带提梁的瓦罐,送到朱元璋面前,说:”你这出家人挺可怜的,这半罐汤你吃了吧。“朱元璋打开盖子,看见那汤里有白饭粒、绿菜叶,连声谢也没说,仰起脖往口里咕嘟咕嘟地灌,霎时喝光,还伸出两根手指头把罐子里残存的几颗米粒抿到口中吃掉,当他发现少女含笑望着他时,朱元璋才想起道谢,说:”不好意思,谢谢了,我把你们的饭给吃了。“”没关系,同是天涯沦落之人。“少女说。  老者说:”快快上路去找寺院投宿吧,天都晚了。“朱元璋吧嗒着嘴说:”方才没工夫细细品尝,现在口中尚有余香。小姑娘,这汤太好吃了,贫衲活了二十多岁,从没吃过这么香、这么可口的汤。“少女望着老者忍不住咯咯地笑起来:”是吗?“”真的。“朱元璋问,”请问,这汤叫什么呀?“少女说:”你记住了,这叫珍珠翡翠白玉汤。“她本是戏谑口吻,朱元璋却浑然不觉。  ”珍珠翡翠白玉汤?“朱元璋重复着,说,”太美了,最美妙的名字,最香甜可口的味道,将来有一天时来运转,贫僧顿顿做珍珠翡翠白玉汤吃。“少女带有三分揶揄地笑道:”只怕真到了那时,珍珠翡翠白玉汤会令你作呕了。“”怎么会呢。“朱元璋说。  这时雨已经停了,西天出现了彩虹,少女对她的老家人说:”咱们走吧,天晚了会错过住宿地了。“老者便担起了挑担。  朱元璋肚子里有了白玉汤垫底,顿时长了精神,就说:”我送送你们吧,不敢说武功盖世,贫僧这条锡杖还挡一点事。“少女说:”多谢了,不必麻烦师父。你不是真正的和尚吧?“朱元璋说:”我有法名,叫如净,叫不惯。我是乱世出家,暂避风头而已。“少女笑吟吟地点点头,与老者走了。  朱元璋望着他们的背影消失在大路尽头,脸上忽然漾起一阵莫名的怅惘之情。朱元璋自己好不惊诧,这种甜丝丝的感情,对他这个出家人来说,几乎没有过,他知道这是非分之想,是那少女的美丽打动了他,还是她的善良感染了他?不管怎么说,珍珠翡翠白玉汤从此成了他生命中不可忘怀的一点珍存,他盼望着有朝一日报答这个救过他的少女,可惜没有勇气问人家的姓名和家住哪里。  二在朱元璋取道回皇觉寺时,又一次来到庐州地面,因为天气太闷热,他又饿又累,支撑到一户人家的小门楼外,一头栽倒在石鼓旁,昏沉沉睡去。这时太阳已经下山,但庐州市面也还没有散市,很热闹。  黄昏时分,市面上行人渐少。一个四十开外的穿儒士长衫,戴折角儒士方巾的人倒骑在驴背上缓缓而来,他背着个粗布褡裢,手中挑着个布幌,上面有两句话:”风鉴有凭无据,时运亦假亦真,信则有,不信则无。“他的潇洒打扮和举止,一望可知是个术士。他叫郭山甫,是这一带有名的风水先生,平时在小镇占卜六爻课,很有点小名气。  郭山甫并没有注意到自家门前卧着的朱元璋。  郭山甫家后院有几棵柿树、桑树,此时中间空地上,二男一女正在练武,枪来刀挡,打得难解难分,原来是二男战一女。  只见这少女手使双刀,左右开弓,杀得使浑铁枪的大哥郭兴、使金枪的二哥郭英一点便宜也占不着。  当他们跳出圈子时,郭兴称赞妹妹宁莲的双刀出神入化,越发不得了啦,哥儿俩的双枪都抵她不过。  郭英道:”我只拿出了三分气力,让着她呢。“郭宁莲撇撇嘴说:”二哥说这话羞不羞啊。“有个小丫环探头说:”公子小姐,老爷快回来了,可以洗洗开饭了。“几个人答应一声向前院走来。  恰在这时,听见门外驴叫声,换好衣服的郭宁莲说:”父亲回来了,不知今天他碰到大命之人没有。“这是玩笑话,郭山甫如果给贵人看了相,会一连高兴好几天。  郭兴说:”你这丫头,只有你敢跟父亲打诨开玩笑,我们若这么说他,非挨板子不可。“三兄妹开开院门,见郭山甫扛着白布招旗刚刚下驴,那驴兀自大叫,并且在门前石鼓旁打起滚来,那里腾起一阵灰土。  郭宁莲忽然看见那驴再打一个滚,就会压住一个人,那个破衣烂衫的和尚就蜷缩在石鼓旁。说时迟那时快,郭宁莲腾身而起,稳稳跳下,双腿一别,挡住了那驴。  郭山甫也发现了石鼓旁卧着的人,竟然没有被驴折腾醒。  郭兴说:”一个小和尚。“郭英叫宁莲告诉管家的,弄一碗饭给这和尚端来。他家总是善待出家人的。  朱元璋显然听到了”饭“字,一骨碌爬起来向众人一揖:”阿弥陀佛,善哉,多谢施主赏饭。“朱元璋的贪吃引发了郭家人的一阵笑声。  郭山甫没有在意,郭宁莲却忍不住笑对两个哥哥说:”好一个丑和尚。“郭兴暗中扯了妹妹一把:”莫胡说。“他怕言语无忌的妹妹触怒了和尚。  郭山甫偶尔扫了朱元璋一眼,立刻眼睛放出光来。他大步上前,不禁上上下下仔细打量起朱元璋来,把朱元璋看得不自在起来,自己也忍不住浑身上下察看,以为自己身上出现了什么怪异。  一见父亲这样,郭宁莲忍不住向郭英耳语道:”二哥,你看,父亲大概从这个讨饭和尚头顶看到有九条龙盘着了。“两个哥哥都忍不住笑了。  郭山甫终于对着朱元璋频频点头,自己喃喃地说些别人听不懂的话,”咋夜观紫微星从东南升起,果然,果然。“郭山甫问朱元璋:”师父不知在哪座宝刹住持?“朱元璋嬉笑道:”哪敢侈谈住持!贫衲不过是个挑水僧而已。所在修炼之寺在濠州。“”是皇觉寺吗?“郭山甫显然知道这座庙宇。  ”正是。“朱元璋答,”寺院存粮已吃光,众僧都托钵云游去了,贫僧游方三年,也走过好多个府县了。“郭山甫道:”记得皇觉寺有个极有学问的佛性大师,他仍在吗?“朱元璋说:”去江浙弘法未归。先生认识我师父?“”有一面之识。“郭山甫说那是个学贯今古的大师,他一直疑心佛性本是士宦中人。  郭宁莲提醒父亲说:”怎么尽管在外头说话呀,是不是想请师父进去一叙呀?“”当然,当然。“郭山甫对朱元璋说,”请师父到寒舍一叙,务请赏光。“郭宁莲说:”他可能都饿得不行了,巴不得你请他呢。“话一出口,郭山甫忙瞪了女儿一眼。  朱元璋这才认真地看了柳眉凤目身材健美苗条的郭宁莲一眼,他竟然说:”小姐说得对,贫僧现在是饥肠辘辘,什么礼节都可免去,吃饭要紧,民以食为天,和尚亦然。“一席话说得几个人大笑,郭宁莲没反感,反倒觉得这个和尚有点意思,至少不俗。  三一餐丰盛的菜肴摆在了郭家古香古色的客厅檀香木桌上,郭山甫很正式地招待朱元璋,两个儿子作陪。  朱元璋已经换上了一袭长衫,郭山甫一面请他入座一面说:”明天我叫人给师父做一领质地好一点的袈裟,你那破的就不要再穿了。“朱元璋觉得可惜,忙站起来:”扔掉了吗?在哪里?“郭兴说:”我叫人拿去烧了。“他有点厌恶地说:”虱子一团一团的,臭烘烘的,岂能再穿?“朱元璋说他穿这样的烂袈裟才是游方和尚的本色。走州串县,朝踏尘埃,暮投古寺,乞讨为计,倘若穿一领华贵的僧衣,还有人会施舍残羹剩饭给他吗?  ”说得也是。这叫真人不露相。“郭山甫忙吩咐郭英去看看,别叫他们把袈裟烧了,拿去叫下人浆洗一下,缝补起来。  郭英答应一声出去。  大家入座后,郭山甫提起白玉酒壶,问:”师父饮酒吗?“朱元璋:”贫僧是受过戒的。“话说得很不坚决,他真的想喝点酒。  郭山甫说:”先生又不是真正的槛外人,不必这样拘泥,但喝无妨,这里又没有别的释迦牟尼信徒。“朱元璋便也来者不拒,与郭山甫、郭兴碰杯后,饮了一大口,说:”先生怎么断言贫僧不是真正的槛外人呢?“郭山甫笑道:”感应而已,我也说不准。“他一边说,一边不住地端详朱元璋的面相。  刚回来就座的郭英对哥哥小声说:”父亲大约从他这面相上看到王气了。“郭山甫偏偏听到了,说这位和尚相貌奇伟,他这种相,冷眼一看,是凶相,凶中有善,凶善相辅,恩威并行,必为大器之人。从五官来看,天地相朝,五岩对峙,极少见的。  郭英调皮地问:”能当皇上吗?“朱元璋觉得他在奚落自己,就说:”玩笑岂可这样开?贫衲不过是衣帛米食不周之人,何必嘲弄?“郭山甫瞪了儿子一眼,对朱元璋说:”师父写个字,我给你测测。“朱元璋说:”衣帛不周之人,能测什么字?好吧,就测衣帛的帛字好了。“郭山甫琢磨了半天,说:”回头我得查查《易经》,一时不好断言。“朱元璋便也不当回事。  郭山甫看着朱元璋的大耳朵,突然说:”可惜呀,可惜,美中不足啊!“这一转折,令朱元璋很失落,他问:”先生看出我一事无成?“”啊,不,不,“郭山甫说,”好比是万事皆备,惟欠东风。“他放下筷子,仰头望着天棚想了片刻,问:”先祖坟茔在濠州吗?“朱元璋点点头。  ”坟茔走气。“郭山甫拿筷子在桌上划着,对他讲解说,乾坤来气,气走龙脉,虽在脉上,如果漏气则龙脉断,不是可惜了吗?  朱元璋看到了摆在八仙桌上的大小几个罗盘,便动问:”先生不仅占卜,也看风水,是吗?“”是啊。“郭山甫说,从前他给一户两科状元家看过坟山。说也怪,他家接连两科中了两个状元,却都是有始无终,虎头蛇尾,一个点了翰林却暴卒,一个放了儒学提举,走到半路上刮风翻船,也是一命呜呼。这家人请郭山甫去看看坟地风水,他一看,他家坟看上去后有青山倚靠,前有流水环抱,很不错,可那水是漏斗状,沙底河,存不住水。郭山甫给改看了一块地,他家在下一个恩科又中了一个状元,至今已做到礼部大堂堂官了,汉人有此殊荣,叫蒙古人、色目人都眼生妒火呢。  郭兴说:”家父此生的最大心愿是点一块骑在龙脉上的皇帝穴。“朱元璋问:”有望点到了吗?“”我想为时不远了。“郭山甫说,”那样的坟地,后人必有登大位、面南称孤的。“朱元璋大口地吃着肉,吃得不过瘾,干脆用手抓起来吃。他不客气地说:”贫衲有句不该问的话,先生别生气,倘或世上真有埋上尸骨就能让后人发迹的坟地,那风水先生为什么不先把自己祖上的尸骨埋进去以荣子孙?“郭兴、郭英似乎觉得朱元璋问得在理,都点了点头,望着郭山甫看他怎么说。  郭山甫自有他的解释,他说这是不可抗拒的命运在冥冥中主宰着。过去俗话说,命中有八升,不可求一斗。朱元璋说的事,不是没有人干过。刚出道的时候,他一个师兄违背了师父的教诲,给别人看好了一块坟田,却把自己祖父母的坟移了过去,还等着后人出将入相呢,不想那年地震山崩,山整个垮塌下来,尸骨无存,龙脉也荡然无存了,他的后人至今仍在街头卖火烧。所以,这并非人力可强求的。  朱元璋说了声:”对不起,贫僧的发问多有不恭了。“四厨下灶火熊熊,下人烧了一锅开水。  朱元璋的烂僧衣扔在角落里。郭宁莲走进来,忽然用力抽了下鼻子,问:”什么味?怎么一股臭烘烘的味呢?“一个拉风匣的下人指了指堆在角落里的烂袈裟说:”那不?老爷让烧了它,和尚还舍不得呢。“他把烧好的一大锅水倒在木桶中,用烧火棍挑着破僧衣扔到热水中,衣服沾了热水,味道更加难闻,下人急忙掩起鼻子,说:”小姐快别在这儿了,小心熏着。“郭宁莲也捂起了鼻子。  下人说:”老爷也真是的,相面相出邪来了,把这么个脏和尚请家来,好吃好喝地供着,他若能出息,我都能当宰相。“郭宁莲说:”也许是真人不露相,人不可貌相啊。“是不是”真人“,郭山甫也在琢磨。  纸片上大大地写着”帛“字,纸平铺在案上。  郭山甫围着这个字在桌前转悠着,苦苦地思索着。又拿出三枚铜钱摇了一卦。  郭兴、郭英进来,忽见郭山甫双手一拍,哈哈大笑起来,二人莫名其妙。一见两个儿子进来,郭山甫忙叫他们过来。郭山甫指着纸片上的”帛“字说:”帛字断开来是什么?“郭兴比划了一阵,弄不明白。  ”你呀!“郭山甫很振奋地告诉儿子,这帛字,是皇字头,帝字尾,组合起来暗合皇帝二字,朱元璋了不得呀!日后要当皇帝了!  郭英有三分不信。这可真神了,怎么他随便写个字,就漏了天机呢!  郭山甫十分得意:”怎么样?我说我看不走眼嘛!此人前程不可限量。“他又指着刚刚摇出的卦,在纸上画出巽下坤上的图案。  郭英问:”他的生辰八字也有帝王命?“郭山甫分析说,这是升卦。元亨,用见大人,勿恤,南征吉。说多了你们也不明白,简单说,升卦是向上升的象征,下卦巽风,性谦和,上卦坤地,性驯顺,所以能不断上升,所以《象传》上说,君子以顺德,积小以高大。了不得,再看第四爻,这与当年周文王的六四一样,王用享于岐山,顺事也。这是说,王者因亨通于王岐,吉祥而无过错,六四以阴爻居阴位,至柔,能包容下卦三爻。周文王当年顺应时势得以建西周成就王业,这朱元璋竟与周文王一样的运命。  郭英、郭兴二人啧啧称奇,郭英说:”这么说,这是一条潜龙了?“郭山甫说卦象如此,须后事验证的,他嘱咐儿子,这些话,千万不要对朱元璋说破。  郭兴道:”那是,他会以为我们巴结他呢。“郭家把书房腾出来给朱元璋用。  书房里灯火通明,朱元璋被安排在这里睡太妃榻,他刚洗过脚,光着脚丫子在看书。  门外,郭宁莲和郭英不无淘气地蹑手蹑脚在观看。  郭英说:”这和尚挺能装模作样呢。“出于好感,郭宁莲说朱元璋谈吐倒不俗,肚子里像有点学问。  客厅里,朱元璋放下书本,从褡裢里拿出那本用纸订成的毛边纸本子,逐页地翻着,上面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字。翻了片刻,朱元璋又光着脚走到八仙桌前,坐下来,拿起笔筒里的笔,蘸上墨,在自订的白纸本上认真地写起来。  郭宁莲好奇地琢磨开来,这和尚不一般,写什么呢?对了,可能在抄心经。  郭英挖苦朱元璋,说他可能在记流水账,某年月日,某户人家对他施舍了馒头一个、馊饭半碗、泔水半升……郭宁莲忍不住笑出声来。  朱元璋听见有人议论、讥笑他,走到门口望望,郭英和郭宁莲早跑掉了。  看《易经》,批八卦,如果能批出个当皇帝的女婿来,还用得着看一块风水宝地先埋他老子吗?百衲衣虽破烂,却不失斑斓色彩。  一郭山甫认为《易经》是深不可测的,穷毕生精力也未见得能吃透,他认为《周易》是关系人生祸福吉凶预言的天书,无限深奥,它是象数之作,也是社会伦理的义理之作。是不是伏羲氏始画八卦不可考,能否达到通神明之德、类万物之情,从而得到某种启示,郭山甫是深信不疑的。由八卦而到周文王演为六十四卦,三百八十四爻,实在是包容了阴阳六爻变化的极致,这也许是《周易》居五经之首的原因。郭山甫给人推卦,只要别人报来准确应验的信儿,他会高兴得几天处于亢奋状态,而并不指着占卜来度日,更谈不上奢望发财了。  晚饭后,郭山甫照例做他的功课。  郭山甫正在看《易经》,老夫人进来,埋怨他不该让那个脏和尚睡在客厅里,打发他到西厢房和喂马的小子住在一起,就是高看他一眼了。  ”妇人见识。“郭山甫捻着胡须说,”你懂什么!时来运转时,这人非同小可呀。“夫人坐下,问丈夫叫她来什么事?  郭山甫说日后这个和尚必大富大贵,他想把两个儿子托付给他,跟着他,也必能拜将封侯。  ”你又做梦。“夫人不信,讥讽地说:”你没打算把宁莲也嫁给他呀?说不定将来当贵妃娘娘呢。“郭山甫却一本正经地说:”夫人高见。正合我意,宁莲许配给他,荣华富贵是注定的。“夫人火了:”你是不是疯了?我女儿可不是你随便打发去送礼的。“说罢转身往外就走,郭山甫叫不回来,只得摇头,自言自语说她女人见识浅,鼠目寸光。  郭宁莲带着另外的新闻进来了,也是关于那和尚的。  她说方才和二哥去偷看,那和尚在写字,她说可能在写心经,二哥说他在记豆腐账,谁施舍给他馊饭、泔水什么的。  郭山甫摇摇头,他认为不大会是写经,此人心不在浮屠,记流水账更荒唐了,断不可能。  郭宁莲的好奇心被勾起来了,她说:”那会是写什么呢?看不出这个丑和尚还挺神秘。“”那不是丑。“父亲纠正女儿说,那是相貌奇伟,自古奇人多奇貌。  郭宁莲撇撇嘴,不以为然。  朱元璋也自然而然地成了郭山甫夫人的关注对象。她带个丫环轻手轻脚来到门口,向里面张望。只见朱元璋已脱了上衣,袒胸露腹地伏案写字,他的一只脚架在椅子上,右手飞快地写字,左手却在搓脚。这令人恶心的习惯令门外偷窥者大为失望。  夫人皱起眉头,转身就走。  迎面碰上郭山甫走来,郭山甫故意打诨地问:”你来相看姑爷了?我没说错吧?相貌奇伟,必有大福。“夫人啐了一口:”你给我闭上嘴吧。这么个丑和尚,坐没坐相,站没站相,写字还抠脚丫子!你让我女儿配他,那可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说罢气冲冲走了。  郭山甫又说了句:”女人见识。“对朱元璋,郭兴、郭英兄弟俩怎么看呢?  当一轮金盘样的月亮升上中天时,哥儿俩照例在庭院里练武。  矮树冠上晾着朱元璋的百衲衣,在月下闪着斑斓色彩。  郭兴和郭英战了几个回合,郭英停下来说:”爹今儿个说,让咱俩日后跟定这个和尚,你说可不可笑?“郭兴说:”爹看不走眼的。反正又没有让咱们现在就跟他走。“不远处,花坛旁的石桌旁,坐着郭山甫和朱元璋,二人品着茶在谈天说地。  二郭宁莲悄悄推开房门溜进书房,她一眼看到桌底下朱元璋那个油渍斑斑的破褡裢。她蹲下身,在褡裢里掏着,找出了那个厚厚的本子。  她打开来,每一页纸上字迹大小不一,在她翻看的这一页上写着这样一行大字:  民可载舟,亦可覆舟。  下面的小字写着,某年月日过颖州,百姓被官府逼交五年以后的赋税,索性造反……又翻一页,大标题是:  官逼民反,江山动摇。  显然年轻的郭宁莲受到了强烈震撼,她神色凝重地往下翻,越翻越令她敬重,后来合上那本子,仰头沉思起来。  母亲走了进来:”你这丫头在这儿发什么呆呀?“女儿说:”你吓了我一跳。“见她手里拿着个本子在看,母亲问她谁抄的?什么书?  女儿说是那个和尚的。  夫人露出不屑神气,一个胸无点墨、粗俗无比的和尚,能写个什么来?  这时父亲进来,问:”你们干什么呢?“他走过去,从墙上取下一把剑,原来如净和尚要演习剑法,他是替和尚来拿剑。  女儿指指厚厚的本子问父亲,他写的这些东西,父亲可曾看过?  ”这是什么?“郭山甫凑过来,女儿让他先看看这大字的题目。  郭山甫看了几眼便忘掉送剑的事了,坐下来从头翻阅。看了一会儿,抬起头来,拍着本子道:”我说什么来着?他不是凡夫俗子!“夫人说:”写了些什么呀,值得你们父女俩都给他叫好?“女儿说,他走了很多地方,颖州、光州、固州,所到之处,他考察民情、民风、民怨,全记录下来了。她母亲不明白记这些没用的东西干什么,又不当吃又不当喝的。  郭山甫说,他通过一路寻访,断言元朝这艘船已经烂了底、破了帮,四处漏水,就快沉了。他对黄岩人方国珍起事、颖州白莲教刘福通、韩山童造反,都一一写明了起义原因和可能预见的结局。郭山甫佩服他很有心计,没有大志的人记这些干什么?  女儿也说:”他看好的是这个自称是大宋皇帝后裔的韩山童。百姓反元,认为是蒙古人入侵中原,举宋旗易于收买人心。“夫人说女儿:”你也帮你爹胡说。你爹要把你许配给这个丑和尚呢,这么说你一定乐意了?“由于来得突兀,郭宁莲怔了一下,咯咯乐了,她根本不信,埋怨母亲:”你说些什么呀?“郭山甫说:”假如为父真有这个意思,你愿不愿意呢?“郭宁莲说了句:”我不嫁人。“红着脸跑了出去。应当说,她是矛盾的。第一印象,丑陋的相貌,脏兮兮的、散发着臭气的袈裟,都令郭宁莲反感。但郭宁莲也是个志向高远的人,从小风风火火,愿像男子一样去闯荡世界,她历来佩服真正的男子汉大丈夫,眼前这个记录着所见所闻的本子,一下子把他们之间的距离拉近了,当然距离谈婚论嫁还太遥远,更何况他是个落难的和尚。  郭山甫夫人不能容忍丈夫对女儿婚事的轻率。  夫人警告郭山甫:要是对这个和尚提婚事,她可不答应;若嫁他也行,等他成了大事时再说。  郭山甫说:”你倒想十拿九稳!你以为你女儿是金枝玉叶呀!真到了人家称王称帝的时候,天下好女人尽他选,你女儿还送得上去吗?“夫人说:”话是这么说,谁知道他是个成葫芦还是瘪葫芦啊!我可怕女儿跟着吃苦。“郭山甫说:”我也并不是说马上就嫁他。他一个吃斋念佛的人,怎么能有女人家室呢。“夫人便不再说什么了。  第二天中午,朱元璋的百衲衣晾干了。  一个专做女红的下女在缝补朱元璋的百衲衣。郭宁莲和父亲郭山甫走了过来。  郭宁莲说:”洗一洗,还像件衣服了,爹,和尚为什么非穿这种用破布头缝起来的衣服呢?“”并非都这样,袈裟也有红的、黄的、赭石色等等。“郭山甫告诉女儿这种僧衣俗称百衲衣。百衲本是佛教语,衲是密针密缝的意思,百衲是比喻缝衲之多,有些和尚,为了表白自己苦修苦炼的心迹,特地征用民间花花绿绿的杂碎布片,缝到一起做成袈裟,叫百衲衣。  女儿说:”有些和尚自称衲子或贫衲,就是这个意思吗?“郭山甫说:”正是。“郭宁莲问:”他什么时候走啊?“郭山甫说定在明天。他游食快四年了,想要回他的皇觉寺去好好想一想,郭山甫猜想是想前程吧?大乱之年,有抱负的人不会虚掷光阴的。  女儿说,当和尚想的只能是怎么修成正果,岂有他哉?这断然不是个安分守己的和尚。  父女俩会意,笑了起来。  三朱元璋又风尘仆仆地回到了皇觉寺,由于受到官民和盗贼多次洗掠,大部分佛殿已成残垣断壁,到处是大火焚毁的痕迹。只有伽蓝殿尚完好。  朱元璋见殿门钌铞儿上插一根草棍别住,料定有人住。他抽出草棍入殿来,只见美音、焚音等十八个伽蓝守护神仍完好如初,神供桌上有香火,有一对投碕用的阴阳板,在墙角,有一块门板,上面放着一个卷起来的行李。这会是谁呢?除了云奇,不会有别人。  朱元璋卸下褡裢,向神像拜了拜,拿起扫帚去扫地。  有人吱呀一声推开门,问:”谁到殿里来了?想占卜吗?“朱元璋正在扫地,一回头,两个人都又惊又喜:”云奇!“”如净!“云奇道:”一转眼,皇觉寺的僧众星散四年了,你是第一个游食归来的。“朱元璋问:”这么说,云奇你一直没走?“云奇说:”可不是。可恨元朝军队连皇觉寺也不放过,抢劫后又放了一把火,就剩了伽蓝殿了。空了师父令我守着寺院残殿,后来佛性长老回来过,也让我守着,说日后等着大施主重修皇觉寺。“朱元璋叹道:”这兵荒马乱的年头,连财主都逃走了,谁肯出钱建庙?“云奇说:”佛性长老说了,日后重修皇觉寺的大施主自然是皇帝,除了皇帝,谁敢称大?师父说得在理,皇觉寺嘛,自然是皇家寺庙,该皇家修。“朱元璋说:”那么远的事,谁能知道!“停了一下他问佛性大师又到哪里去了?  云奇摇头,说:”没有定准,也许永远都不会回来了。你饿了吧?我整治点斋饭给你吃,我学会了做素鸡豆腐,有些来占卜的人都说伽蓝神很灵验呢。“”我帮你洗菜。“朱元璋随着云奇来到殿后一个偏厦,是改建的厨房,朱元璋在地里拔了几棵白萝卜,云奇淘米。  云奇问他濠州有个郭元帅闹得挺大,听说了没有?  朱元璋早听说了,上个月这个定远人和一个叫孙德崖的人在濠州竖起了义旗。  云奇说,朝廷派大将彻里不花率三千骑兵赶来濠州征剿,在城南三十里扎下大营,连咱这一带都驻了兵,这些官军纸糊的一样,打了一仗就落花流水地败了。  朱元璋笑了,说纸糊的一点不错。当今的元朝已是个糟烂透了的空壳,用力一推就倒。  把米下到锅里,朱元璋见他打开一个箱子,里面有很多蘑菇、粉丝、面筋之类的吃食,就笑说:”你这小子日子过得不错啊。“云奇道,占卜的收资有限。这都是郭小姐赏的,她答应如果灵验了,还要来还愿呢,可一直没来。  ”你别盼她来为好。“朱元璋说,现在濠州为义兵所占,别闹个通反贼的罪名。  云奇笑了,说郭小姐人长得美,又知书达理,可不像个贼人。  朱元璋说:”你这花和尚,看上人家了吧?看不出你要走桃花运!“云奇脸红了,说:”你怎么什么话都敢说!“四过了些日子,安稳下来后,朱元璋到父母的坟地上去看看,坟地本来是人家的荒地角,地势低洼,一遇雨天容易存水,他怕把坟泡塌了。去了一看,还好,坟上已长了一人高的荒草,坟后一棵自生的柳树差不多有碗口粗了。  朱元璋是提了些供品、烧纸和冥币来到刘家坟地边缘祭奠父母的。他把烧纸焚化了之后,开始挖土填坟。  他偶然抬头,只见对面梁上有个人影,样子像在测量什么。朱元璋并没有在意,当他圆完坟,把一沓烧纸压在坟顶上要走时,身后有人开口说:”先生别来无恙啊?“朱元璋回头一看,万万没想到,是拿着罗盘的郭山甫,不禁又惊又喜,说:”先生什么时候来的?怎么没告诉贫衲一声?“郭山甫说:”我早告诉过先生的,我说我会来给你看坟山的。“朱元璋说:”寒素之家,寸土皆无,谈不上风水了。你看我这么一小块边角贫瘠之地,还是刘家施舍的呢。“郭山甫说,方才在山梁上已纵横看过了。这相阴宅讲左右的风向和水流走势,《葬书》上说,葬者乘生气也,经曰,气乘风则散,界水则止,古人聚之使不散,行之使有止,这是相阴宅的大势。  朱元璋问:”我家这块墓地如何?“他心里明知道风水不会好。  郭山甫指出,他家坟山处在山谷间,属下风口,是存不住气的,所以必须向上移一百步,就恰好避开了下风口,又有河湾养护,骑在龙背上,那就不得了啦。  按郭山甫手指的方向望过去,朱元璋皱起了眉头,心想:先生指的百步之外,那不是一片乱石塘吗?岂能有风水?村里人称乱石堆叫蛤蟆塘,朱元璋记得儿时听到的歌谣:蛤蟆塘乱石沟,埋了祖宗风水流,三代受大穷,五代出小偷。这种地方谈什么风水?  郭山甫也不言语,一直走到乱石塘处。  朱元璋跟他过去,站在石头堆上,这里荆棘丛生,很不像个样子。但郭山甫一口咬定,这是有王者之气的龙脉,让他可择吉日把先人的骨殖移葬于此。  朱元璋看不出这里有什么好。这倒是无主地,连最贫贱的人死了都不肯葬于此,况且谁有力气挖动这些石头?  郭山甫说:”我跑了这么远来为你点坟穴,会有害你之心吗?你别忘记了,我的儿子还指望跟从你光宗耀祖呢。“朱元璋说:”这烂石塘得多大工程才能打出墓圹来呀?“郭山甫道:”这个你别发愁,银子我出,工匠我雇,迁坟吉日我择,你坐等即是。“话已经说到这份儿上了,还能怀疑人家的好心吗?  朱元璋还能说什么呢,只好依允:”我真不知怎么感激先生了。“”不需感谢。“郭山甫说,”我是有侯爵命的,日后你发迹了,别忘了追封我一个空头的侯就是了。“说毕哈哈大笑,又连说:”笑谈,笑谈。“但朱元璋却深有所感地沉思良久,忽然问:”为什么是追封?“郭山甫说:”人死了,不追封怎么办?“朱元璋觉得不可思议,难道自己真能登九五之尊?也许那时郭老先生早已作古,就只好对他追封了。这么一想,朱元璋更高看郭山甫一眼了。  这天早晨,云奇尚在梦中,朱元璋早早起来在院里舞了一会儿剑,然后坐到树下,拿出手抄本的《孙子兵法》认真研读起来。  过了一会儿,云奇煮好饭,出来叫朱元璋吃饭。  朱元璋已端起饭碗,说他今天要到坟地上去看看,墓圹打得差不多了,后天要迁坟了。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