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当前位置:书城>历史小说>朱元璋
  夹着的尾巴露了,是不是野心也昭然若揭了?没有人愿意打败仗,但有时打了败仗反而更安全。想称王的人胃口并不大,只拥有一小山城的”滁阳王“权力与欧阳修差不多。  一朱元璋的猜测没有错,大队人马走了,李善长既未穿丧服,也没星夜回籍奔丧。  朱元璋一走进李府,见李善长仍是平常装束,就说:”先生居丧,怎么不穿丧服?“李善长告诉他丧服早已穿过了,不是今年而已。  朱元璋不禁又惊又喜,果然不出所料,奔丧是先生的金蝉脱壳计。不过他以为,瞒过初一岂能瞒过十五?  李善长说:”家父是三年前过世的。过几天我要回去迁坟,也是办丧事,不为欺骗。“朱元璋松了口气哀叹,不知是什么人给岳丈出了这么个歹毒的主意,把自己架空起来,再放到炭火上去烤。  李善长称赞他是很高明的。这是一劫,这一劫并没过去,郭子兴是个懦弱又多猜忌的人,周围进谗言的人又恰恰是小舅子、儿子,对他这女婿--还是个义女婿就很不利了。  朱元璋说他的办法是退避三舍。  ”很对。“李善长主张不与之争锋,要装傻、装憨,让人看不出他有半点野心,也就安全了,然后静观其变。  朱元璋带有三分解释地说:”其实,我很希望辅佐岳父成就大事,他收留了我,又把女儿许配给我,我怎么会背弃他?“即使在他最亲近、最信任的谋臣面前,朱元璋也不肯把夹着的尾巴让人看见,他不能让人感到他有野心、有非分之想。如果水到渠成,被人架着、拥戴着登了大位,那就光彩得多。  李善长一眼就看穿了朱元璋的内心,他也不去点破,反而用冠冕堂皇的话为他开脱,哪怕他弑父弑君,也都可以”名正言顺“.  李善长说,亲归亲,政归政,二者不可混淆。你岳父实在掌不起舵来,你就是把他捧上天,也是徒劳,那是有负苍天,有负后土,有负天下苍生的事。  这一说,朱元璋果然五脏熨帖。  接着李善长又说起,一切都拗不过命运的摆布,争是争不来的,郭子兴没有这样的鸿运,他说早有人夜观天象了。  ”谁?“朱元璋问。  ”你的另一位老泰山。“李善长笑道,”一座泰山倒坍,另一座犹在呀。“他哈哈大笑。  随着笑声,只见戴瓦楞帽的郭山甫从屏风后转了出来。  朱元璋离座行礼:”岳父什么时候到的?哦,我知道了,你是送胡大海、邓愈来的吧?“郭山甫说:”正是。你的烦恼我都知道。现在送你一个字,忍!忍为贵,和为高,记住就行了。方才百室先生不是说了吗?我夜观天象,郭子兴不会很久了。“朱元璋很吃惊:”但愿并不灵验。“也不能说朱元璋这话违心,他总不至于希望岳父短命吧?  ”失去岳父固然不好,“郭山甫说,”但你那时就可以放开手脚,不用在如来佛的五指山下尿尿了。“说得李善长大笑起来。  朱元璋问:”胡、邓二位在这里吗?“李善长走进屏风后头,少顷带了一个黑铁塔似的胡大海进来,他身后的邓愈白白净净,倒像个书童。  胡大海上前施礼,他说:”我来投奔朱大哥,跟你打天下,日后也封个侯什么的。“这粗鲁而直率的表白,博得一阵笑声。  邓愈说:”晚生拜见朱将军,愿在麾下效力。“朱元璋很喜欢,说:”这么小年纪就征战沙场了,可敬。“胡大海说:”邓愈人小心气高,久经战阵呢。“郭山甫向他介绍,邓愈的父亲邓顺兴,哥哥邓友隆,都与他有过交情。爷仨都参加了红巾军起事,父兄相继阵亡,是郭山甫叫他来这里的。  邓愈还把他父亲的部队也拉过来了,有七八百人之多。  朱元璋说:”大家一起富贵吧。“二回援濠州马到成功,围城的元军不堪一击。郭子兴很高兴,在城外对孙德崖、赵均用几个人说了几句大话,恐进城又出危险,便功成而退,连夜班师回滁阳,他已不再把濠州当作自己的领地了。  一回到滁阳,郭子兴马上召见朱元璋和李善长,他没想到李善长这么快就回来了,夸他公而忘私、国而忘家。  他对部下们说,这次回援濠洲,众将踊跃向前,元军大败。他对得起孙德崖、赵均用他们了,他们要犒军,让自己进城去,他怕又有阴谋诡计,星夜回来了。  朱元璋道:”这就对了。防人之心不可无。那是小人。“郭子兴夸奖他手下的人个个勇猛善战,徐达智勇双全,花云和汤和打起仗来如猛虎下山,陆仲亨、费聚也都能独当一面,说朱元璋的人马立了头功。  朱元璋看了李善长一眼,说:”岳父大人这话说得不对了。连我都是元帅的人,何况他们?大帅有令,他们能不奋勇向前吗?“这话太中听了,郭子兴哈哈大笑,有点晕晕乎乎的了,他准备论功行赏,回头请冯国用先生拟个大略他看看。  冯国用答应着。  但朱元璋和李善长下面的话,很快使郭子兴头脑降温了。朱元璋说起六合的不妙形势。原来元军在濠州失利后,又拼凑了百十万人马,在元朝太子秃坚和脱脱丞相、民军元帅陈也先率领下占了新塘、青山、鸡笼山等要地,对六合义军发起了合围攻势。那里的红巾军一日派出三个信使,飞马来请郭子兴援救。  郭子兴坚决不管,红巾军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当初元军来攻,我们说好联手作战,战利品均分,共同占领六合,结果他们脖子一缩,说话全不算数。现在又来说软话了。  朱元璋正待说话,吴良喊了声:”元帅,六合红巾军又来下书求援兵了,他们说,我们再不发兵,六合必陷元军之手了,请看在共同反元的情面上……“郭子兴说:”叫他们先把吞下去的粮饷吐出来再说,我这次是要先小人后君子的。“主帅器量如此偏狭,很多将领都看不下去。  朱元璋苦口婆心地分析,六合与滁阳,对我们同样是唇齿相依,从地理方位看,六合恰是我滁阳之屏障。他们言而无信,固然是不对,现大敌当前,如我们不伸出救援之手,六合一旦顶不住,元朝脱脱丞相的大军就会全部压到我们滁阳头上,有六合在,至少能减轻一半压力。  郭子兴不表态。  李善长说他更看重打几个胜仗,振奋一下军心,也让两淮百姓看看,有这样一支抗元义军,好生了得,别把我们混同于打家劫舍之徒。  他用的是激将法,比朱元璋正面大义凛然地宣扬”共同抗元“更能说动郭子兴。  郭子兴果然有点活动气了,他说:”认真要打,也不是吹气儿的,你们知道脱脱带了多少大军前来围剿红巾军吗?“张天佑说:”号称百万之众,去了水分,四五十万总是有的。“郭子兴其实也是怕众寡悬殊,把仅有这点家当都折腾光了。  朱元璋却认为征战是壮大发展良机。当初不打横涧山,岂能一下子拥有三万兵马?  郭子兴说:”我走了一趟濠洲,体力难支,去救六合,谁敢挂帅出征?“朱元璋站了起来:”末将愿领军令状。“张天佑道:”光有勇气没用。我担心引火烧身,救不下六合,反倒把元军引到滁阳来。“他这话正是郭子兴没说出来的忧虑。  朱元璋说:”有这个可能。那更好,我们就在滁阳城外大打一场,打出威风来。“”这可不是吹气儿。“郭子兴问李善长,”先生以为如何?“李善长支持朱元璋,认为以攻为守是上策,才能守住滁阳。我军可进至瓦梁垒,与元军战,如果得手,则在六合重创元军,如果失利,就在城外清水涧侧设伏,击败元军。  事到这地步,郭子兴只得说:”那就打打试试吧。“三元军围困的城池,已被朱元璋攻入南城。  朱元璋和冯国胜、徐达站在城门箭楼上,全副披挂的郭宁莲也在一旁。放眼望去,只见白色毡帐篷一望无际,如同雨后出土的蘑菇。  朱元璋对徐达说:”你看,元军连营几十里,我们虽然进了六合,却保不住这座城的。“徐达说:”是这样。“人人都看得出,六合成了一个甩不掉的包袱。  朱元璋分析,现在脱脱不敢贸然攻城,是因为城外有汤和、耿再成、花云几支部队,起到了牵制作用。朱元璋想主动退出,掩护全城百姓向滁阳撤。  徐达担心扶老携幼的,走不快,那不是等着吃败仗吗?  冯国胜倒表示赞同,恰好用百姓当个诱饵,这是好计,如果他们追,我们正好在山涧处设伏,打起来后,城里胡大海、吴良他们攻出来,里外夹攻,一定大获全胜。  ”我正是这个意思。“朱元璋吩咐队伍分头去说服全城百姓,一定要跟上他们突围,六合在元朝军队眼里是反贼的窝,一旦攻破城池,肯定屠城,男女老少非杀个精光不可。  冯国胜说:”这事我去办。“朱元璋又命令徐达和汤和、耿再成各带本部兵马埋伏在清水涧,等待伏击。由花云、缪大亨、费聚、陆仲亨各率本部人马护卫百姓沿官道缓缓向滁州撤退,他要大家记住,打起来后切不要扔了百姓,如果百姓有失,他们便不得人心了。  徐达说:”记住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朱元璋的队伍总算带领着六合百姓的队伍从南门涌出来,向滁阳方向运动了。  元军发现了,认为这是朱元璋走得最臭的一步棋,便举兵来追击,没想到朱元璋早有防备。在通往清水涧的大路上,一眼望不到头的逃难百姓队伍在山谷间蠕动着,他们被朱元璋的队伍夹持着、护卫着,但百姓中有老有少,肩扛手提、车推、驴背驮,队伍乱糟糟的,根本走不快。  在队伍尾部,花云、郭宁莲、缪大亨、费聚、陆仲亨等将领跃马横刀在与追来的元军厮杀,保着百姓队伍向滁阳撤退。  因为他们阻击得勇猛,元军冲上来又败退下去,再冲,又一场厮杀,只见郭宁莲越战越勇,驰马来往冲突,双刀左右砍杀,不断有元兵丧命刀下。大路上烟尘冲天,几个将领的身影在烟尘中忽隐忽现。  元朝丞相脱脱骑马立于山坡上,用马鞭指着山下厮杀的战场,说:”不能这样拉锯!他们舍不得丢下老百姓,正好为我们的攻击留下机会,要冲过去,把百姓切成几段,他们的阵脚就会乱了。“”得令。“一个将领领命而去。  随后,牛角号和战鼓声骤然加急响起来,山谷间呐喊声有如地裂山崩,震天动地。  花云带兵边打边撤,渐渐进入清水涧了。  元军潮水般冲上来。  花云、缪大亨他们打打退退,退的速度越来越快了,百姓也似乎慌了神,包袱、锅碗瓢盆,甚至鞋子丢了满道。  一个元军将领大叫:”冲上去,谁抓的人多,归他当奴隶,女的为婢!“元军更加奋勇追击。  徐达和士兵伏在山坡树后,冷静地注视着山谷。朱元璋亲自坐阵。元军越追越深入,有些甚至冲进了百姓的队伍中开始抢东西,花云他们的队伍也开始了与元军的混战。  徐达一挥手,一面黄色旗帜从树海里伸出来,摇晃着,接着,一面面黄旗开始摇晃,这是信号,骤然间,像是山崩地裂一样,呐喊声震撼山谷,埋伏的军队从山坡上源源不断地滚下去,切断了元军的退路,人喊马嘶,刀枪相击,山谷间开始了大战。  脱脱一看,忙勒住马,说:”中埋伏了。“他下令鸣金,快撤。  但为时已晚,胡大海、邓愈率城中之兵开城门冲了出来,也加入了战斗。  元军乱了套,纷纷夺路而逃,兵械、辎重丢得到处都是,好多人匆忙中跳入清水涧,大多淹死,大路旁尸横遍野。  老百姓反倒轻松地站在一旁观看这场厮杀了。  残余的元军在脱脱率领下,没命地奔逃。  四当朱元璋率部胜利班师时,李善长、张天佑等人在城门口迎接,百姓举着酒犒军,朱元璋从张天佑手上接过酒杯,郭宁莲怕他喝,在马上用膝盖碰了他一下,朱元璋没有喝,却向天空洒去,他说,”祭奠那些亡灵吧。“一旁的郭天叙小声说:”他是不敢喝,怕有毒,这人比狐狸都狡猾。“因为朱元璋离得很近,张天佑捅了郭天叙一下,不让他说下去。  张天佑对朱元璋说:”元帅本来要亲自出来犒劳你们的,因为偶感风寒,让我和天叙代劳了。“朱元璋说:”自家人,不必客气。“又问:”元帅没事吧?回头我再去探望。“众人簇拥着朱元璋向前走,城中百姓夹道欢呼,乐声高奏,鞭炮齐鸣。朱元璋在马上频频挥手,向百姓致意。  走在后面的郭天叙对张天佑说:”你看他得意的样子,打败了脱脱,朱元璋更不可一世了,我爹根本就不该给他露脸的机会。“张天佑道:”原来你父亲是不想救六合的,朱元璋想出风头,非要去打,我以为他会败得落花流水而归,没想到风头真让他出了。“郭天叙说:”我爹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我看得的是痨病。万一不行了,这天下不成了姓朱的了吗?“”那还用说!“张天佑说,”你我谁有力量回天?他现在羽毛丰满了,弄不好我们都有性命之忧啊。“郭天叙咬着牙说:”我们不能等到人头落地那一天,让他人头先落地。“张天佑用眼神制止了他,小声说:”回去再从长计议。“朱元璋处事小心,且有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本事,他虽未听到张天佑、郭天叙说什么,也多少能从他们的眼神里看出凶兆。方才郭宁莲不让他喝那杯酒,说明郭宁莲也意识到危险是存在的。  如果这次兵败而归,或许反而安全。朱元璋不能不悲凉地在心底叹气。他和郭宁莲去探望郭子兴的病后,刚回到总兵府坐下,护兵报李先生和冯氏兄弟到了。  朱元璋忙起身迎到门外。  朱元璋说:”不知先生急急忙忙来有何见教?“李善长说:”你已经处在危险中,你还不觉得吗?“朱元璋说:”先生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了?方才我去探病,我岳父精神尚好,拉着我的手说了很多心里话,很是推心置腹。“冯国用问:”他都说了什么?“朱元璋说:”他想称王,称滁阳王。“李善长讥笑地说:”幸而胃口不大,只想称王,倘要称帝,那更有趣了。他不觉得滁阳王太寒酸了点吗?“冯国胜问:”他问你,是要你拥戴呀,你怎么回答的?“朱元璋说:”我说不可。“郭宁莲当时就听着别扭,他要称王,你不让,他也许怀疑朱元璋自己要称王呢。  ”不会。“朱元璋说,滁阳是个山城,弹丸之地,船只不通,商业不振,是一座孤城,不称王,尚不显眼,一旦称王,那目标大了,可就引人注意了,不要说元朝不能容忍,就连势力大得多的各股义军都尚未称王,也会有众矢之的之危,出头的椽子先烂,太招风了。  李善长认为很有道理,但郭子兴听得进去吗?  朱元璋说:”虽然心里不太痛快,也知道我说的在理,又是为他好,他也没有再坚持。“郭宁莲告诉李善长,朱元璋又把帅印缴回去了。  冯国用说:”这又何必?元帅逼你交印了吗?“朱元璋说:”何必要人逼?同住一城,有元帅在,我权太重了不好。“冯国胜说:”你真是君子呀。“李善长却笑笑而已。他说:”交了也好,有征伐攻战,尽力就是了。“  不让老泰山称王,朱元璋把王冠留给自己吗?女儿给母亲行贿,买的是平安。有在爱妻面前也不能袒露的私密吗?不是花心而是野心。  一房中只有李善长、朱元璋两个人时,李善长的话就少有顾忌了,既然他全身心地来辅佐被认为是明主的朱元璋,就必须竭尽全力。他托着一杯热茶,在客厅里踱着优雅的方步,李善长说:”一味退让,也不是办法,你想过了吗?郭子兴活不了多久了。“这话听起来有点耸人听闻。李善长说冷眼看郭子兴病很重,他又是心思很重的人,芝麻大的事会琢磨七天七夜,这种性格,对养病不利。郭山甫早已测定,郭子兴不久于人世了。所以李善长劝朱元璋倒不如顺着他,让他称王,过几天孤家寡人的瘾。  朱元璋说:”这岂是儿戏?如果因为满足他的私欲而坏了义军大事,太不值得了。“李善长是从大局考虑的,不让他称王,他身边的小人又会去搬弄是非,一定说朱元璋不让他当王,是自己想当。这话郭子兴又一定相信,所以李善长才说朱元璋已处于险境。  朱元璋很苦恼,他说自己不争权,到出力时舍生忘死,怎么还换不来真心呢?  李善长说:”你不是反反复复地看过《资治通鉴》吗?前事不忘,后世之师,还用我说吗?“朱元璋说:”那现在怎么办?我已退无可退了呀!原本想躲开濠州,打下滁州站住脚,他又跟了过来。“”这里并不算好,“李善长说,”我们必须另立门户,去打和州。“朱元璋说:”现在时机倒是很好,听说元朝丞相脱脱被贬,后又被处死了?“李善长说:”是由于内乱,有个叫亚麻的丞相向至正帝进了谗言。现在,我们滁阳兵民陡增,又来了六合难民,你算过吗?粮食还能吃几个月?“朱元璋说:”没来得及过问。“李善长说他倒问了,最多能吃到明年一月,粮荒一起,军心民心必大乱。和州是靠近长江的富庶之地,如果打下和州,就与太平隔江相望了,可以大展宏图。  朱元璋说:”我恨不得早一日摆脱这里,只有先生知我心,我们先谋划着,不宜过早说出去,夜长梦多。“诚如李善长所言,郭子兴由于心里憋闷,病势日重。他也不能否认,朱元璋说的有道理,以现在的几万人马,仅占滁州一山城就称王,确实招风,是险事。可是内弟和儿子交相攻讦朱元璋,说他不让父亲称王是想虚其位取而代之,尽管郭子兴驳斥了他们,心里未必不犯寻思,他也知道,人心隔肚皮呀。  郭子兴病恹恹地卧于床上,不断地咳着,张氏正服侍他吃药,郭天爵、马秀英、郭惠都在房中。  张天佑、郭天叙进来了,站在床头。郭天叙问:”父亲好些了吗?“张天佑说庐州有个名医,他已花重金去请了。  郭子兴吃过药,抹抹嘴,半倚在床栏杆上,有气无力地说:”治得了病,治不了命啊。我总感到胸闷气短,四肢无力,这病来得不轻啊。“说罢又一阵阵剧咳,脸憋得通红。好些后,他问:”城里都安稳吗?“张天佑点点头:”只是叫朱元璋拔了头筹……“他刚说了半句,猛然发现马秀英在场,立即转舵,”朱元璋也确实谋勇兼备,姐夫没白器重他。“马秀英感到自己在这不方便,拿起空药碗出去了。  张氏埋怨弟弟说:”你怎么说话看不出眉眼高低呢?“郭天叙说:”你们出去听听吧!全城军民快把朱元璋捧上天了,没有一个人称颂父亲。“”又来了!“郭子兴很生气,又咳个不停。  ”快别在这儿气你父亲了。“张氏说。  张天佑拉了郭天叙一把要走,郭子兴却摆手不让他们走,二人只得往前凑了凑。  郭子兴说:”你们省点心吧,你们这样疑神疑鬼的,一旦我一口气上不来……你们怎么办?你们斗得过朱元璋吗?如果你们相安无事,他也不会赶尽杀绝。“这是郭子兴积存在心底的话。他虽无大才智,却也比常人聪敏,他岂不知内弟和两个儿子口袋里有几升米?他只求日后朱元璋能容得下他们就烧高香了,他曾指望过将来把权柄交给郭天叙,又怕朱元璋不肯,他深知两个儿子捆在一起,也不是朱元璋的对手。  郭天叙还要争辩,张天佑又拉他一把,不让他说下去。  表面上,张天佑、郭天叙顺着郭子兴的意思点头,但心里想的却和郭子兴全然不同。  二从郭子兴房中出来,张天佑把两个外甥叫到他家,关紧门窗,摆上酒菜小酌,郭天叙知道,喝酒不过是个幌子,舅舅有大事相商,除了对付朱元璋,岂有他哉!  郭天叙说:”我爹好糊涂,心又软,方才我要把话说明白,你为什么拦我?“张天佑说:”他在病中,怕气。再说,他并不是对朱元璋放心,而是朱元璋羽翼已丰,没办法。想从他口中逼出一句破釜沉舟的话来,太难了。“郭天叙说:”父亲担心的是他百年之后,怕咱们受制于朱元璋。哼,这步棋傻子都看出来了,现在朱元璋只是碍于面子而已。“郭天爵说:”兵权不是又都收回来了吗?“郭天叙认为那只是形式,人心都在朱元璋那边,到时候振臂一呼,不是易如反掌的事?  张天佑主张宜早不宜迟,要赶在元帅咽气前下手,不然就晚了。  郭天爵说,好是好,万一父亲不愿意,会把他活活气死的。  ”你懂什么!“天叙说自己最会揣摸父亲的心思了,父亲最担心的是朱元璋权大势众,不然上次回援濠州,为什么把朱元璋的左膀右臂全要过去了?  张天佑又探得一个新消息,听说朱元璋又要去打和阳了,他越打越强,越打越兵多将广,现在不下手,将来就不好收拾了。  郭天爵说:”万一父亲不在了,他还不得抢着当元帅呀?“”那是客气的。“张天佑长叹一声,危言耸听地说,”真有那一天,咱们的脑袋能不能在脖子上长着都不一定了。“郭天爵很吃惊:”他好歹是我姐夫啊,狠得下心来吗?“”到那时候,亲爹都一样翻脸,“张天佑说,”从前咱们在元帅面前说他坏话,朱元璋能不记恨在心吗?他这人很有城府,表面上什么都不争,骨子里恨死我们了。所以,趁元帅没死就除掉他,还容易一些。“郭天爵说:”爹若不答应呢?“”没你的事。“郭天叙怕他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便申斥弟弟说,”闭上你的嘴,不准乱说。“三与朱元璋同样不安的还有一个人,就是不显山不露水的马秀英。她从隔岸观火的角度早把这场已闻到硝烟味尚不见战火的窝里斗看得一清二楚了。在父亲面前,她插不上话,在两个哥哥跟前,也无从说起,人家会认为她必定是夫唱妇随,没说话先减去九分分量。想来想去,她帮朱元璋度过难关的惟一办法是打通养母张氏的关节,迂回行事。她知道,每次打了胜仗,好多将领都带来些珠宝、首饰之类的战利品来孝敬张氏,这也是一种曲线媚上之术,希求张氏在枕边吹点和风,而不是阴风。  马秀英发现,朱元璋从不干这种事。是他以为一家人无须如此吗?并不是的,他手上也真没有珠宝,每次战利品他不是缴公,便是奖赏了部下,马秀英积攒的一些都是自己拿份子钱买的,寥寥无几。  想来想去,她决定舍出全部私房钱,一律换了珠宝、首饰。  马秀英背着朱元璋,提了个嵌贝漆盒来到养母张氏房中,张氏正和几个丫环斗牌,郭天爵在一旁帮腔。见马秀英进来,张氏拂乱了牌,不玩了。  一个丫环说:”敢情钱都让太太赢去了。“大家笑着散了。  张氏说:”快坐,出了阁,你也不常到我这儿来了。元璋还好吧?“”好,“马秀英说,”爹病着,上上下下就得他多上点心吧,也有些事尽量多让天叙和舅舅他们管,他也太累了。“说这话时忍不住看了天爵一眼。  张氏说:”女婿半个儿嘛,他别见外,元帅不指望他指望谁?不过呢,人心可得长正了,朱元璋一个穷和尚,能有今天,他自个得拍拍心口窝,想想感谢谁,人得讲良心。“这后半句很有点敲山震虎的意味了。  一听这话,马秀英有几分紧张,正要说话,傻乎乎的郭天爵插了一句:”若不是爹护着他,舅舅他们早收拾他了。“马秀英大惊,张氏急忙呵斥郭天爵:”你怎么顺口胡说呢!怎么会有这种事!再不济,也是一家人啊。“又往外轰他,”去干你的吧,我跟你姐姐说会儿话。“郭天爵走了,马秀英笑吟吟地打开那个嵌贝描金漆盒,张氏一见,又惊又喜地张大了嘴巴,里面全是珍珠、玛瑙、翡翠,令人眼花缭乱。  张氏问她这是哪来的?  马秀英捡起一颗鸽子蛋大小的莹莹泛光的珍珠,说这是占城(越南)贡奉给皇上的夜明珠,后来不知怎么落到丞相脱脱手上,这次脱脱打败了,丢盔卸甲,扔了这个百宝箱,朱元璋不想占为己有,他让马秀英拿来孝敬娘的。  张氏不由得心花怒放,眉开眼笑,她爱不释手地一件件摆弄着珠宝,说:”真是稀世之宝,长这么大,别说有,就是看都没看过。“马秀英叫娘快收起来吧,嘱咐她不要对外人说。  张氏让马秀英留几件。  马秀英淡然一笑:”娘还不知道我的脾性?我对这些首饰什么的从来就不喜欢。“”你从小倒有这个脾气,“张氏顺水推舟地说,”给你头上插个簪子你都嫌嗦。“她把盒子盖上盖,说:”难为朱元璋了,打仗弄点东西还想着我。“马秀英说:”他说娘在人前人后总是维护着他,他心存感激,不知怎样报答。“”谁说不是。“张氏煞有介事地说,”若不是我总在老头子跟前叨念元璋忠诚,那些一肚子坏水的人还不得把他吃了呀!元璋有什么过错?就是太能了,树大就招风,人有才干就遭忌。“马秀英说:”外人对元璋生嫉妒之心,咱没办法,家里人互不信任,就令人寒心了。“张氏当然懂得马秀英何所指,就说:”也都是外人挑唆的。其实大家都是好心,怕有个闪失什么的。你放心吧,也告诉朱元璋放心,有我在呢,老头子听我的。“马秀英点点头:”谢谢娘护着我们。“”你是娘的心肝宝贝,不护着你护着谁呀!“张氏说。  郭天爵从母亲房中溜出来,直奔马秀英的楼上去了。他料定此时只有金菊一个人在,他对金菊早已垂涎三尺,一是惧怕马秀英,二是怕朱元璋,今天不是好机会吗?  果然只有金菊一个人在窗下刺绣。郭天爵撩开门帘子进去,故意问:”我姐不在?“金菊站了起来:”不在。“郭天爵不想走,在书橱前浏览着,时而胡乱翻一翻书,又随手乱扔。金菊过来制止说:”二少爷又乱翻,上回害得我挨了一顿骂,你不知道你姐姐的书从来不喜欢别人动吗?“”你怕她,我可不怕!“郭天爵涎着脸,竟伸手在金菊脸蛋上捏了一下,”你不是我姐的,我动总可以吧?“金菊打了他一下:”别又动手动脚的,你快走吧。“郭天爵还往跟前凑,这时门帘子一掀,马秀英回来了,郭天爵好不晦气,赶忙往外溜。  马秀英看了他一眼:”怎么我一来你就走啊?“郭天爵说:”我有事。“走了。  马秀英问金菊:”他来干什么?“”哪有正经事,胡搅歪缠呗。“金菊说。  马秀英心里猛然一动,忽然问:”他是不是对你有那个意思?“金菊脸红了:”小姐说什么呢!“”这有什么!“马秀英说,”你若是也看上他了,我给你做主。“金菊说:”我虽是个下人,也看不上他那个傻乎乎的样儿,小姐若真这么做,我就去死。“”不干就算了,用得着死呀活的吗?“马秀英沉了沉,说:”你去跟他探探口气,也许能问出天叙和舅舅想怎么对朱元璋下手。“”什么?对他下毒手?“金菊叫了起来,”这不是没有天良了吗?“”我也只是疑心。“马秀英说,”没这事更好,万一有个风吹草动,好有个防备呀。“马秀英这一说,金菊上心了,她说:”交给我吧,我若肯给天爵一个好脸色,他连祖宗都能卖了。“马秀英不禁大笑起来:”你这疯丫头,嘴这么阴损。“四朱元璋回来时,马秀英正在灯下看书,她看了朱元璋一眼,说:”你今天有什么喜事吗?一脸喜气。“朱元璋今天心情确实比平时好。他说:”很怪呀,今天见到你娘,别提她有多客气了,说了一大堆好话;我去看望你父亲,他也和往常大不一样,让我放开胆子该怎么干就怎么干。本来反对我攻和阳,今天也点头了。“”本来应该这样啊。“马秀英心知肚明,是送给张氏的珠宝起作用了,她嘴上却说,”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朱元璋说:”不对。我听你娘说我总是惦记着她,又说太破费了什么的,这是什么意思?是不是你背着我干什么了?“马秀英轻轻叹口气:”能干什么?还不是替你堵窟窿什么的。“朱元璋有点惊奇:”你给你娘送礼了?你们娘儿俩,用得着这个吗?“马秀英说不是她送礼,是他这姑爷孝敬丈母娘,送点礼也应该呀!  朱元璋心里又不痛快了,他说:”你什么意思?是怪我朱元璋不懂人情世故,慢待了你家人?我不收礼,你又不是不知道,征战回来,战利品我除了上交,也都分给部下了,我分文不取,我没有东西可送,你是怪罪于我,才替我送礼,反过来又奚落我让我难堪?“马秀英一直笑吟吟地望着他,等朱元璋发作完了,她才实话告诉他,她是给娘送了些珠宝,而且是以朱元璋的名义送的,她没有别的意思。好多将领在征战之后都拿些战利品送给娘,她每次都展示给马秀英看,送礼的人惟独没有朱元璋,马秀英是什么滋味?娘也不是圣人,她偶尔在爹跟前说朱元璋几句不咸不淡的也是正常啊!马秀英说替他送礼,是拿她的私房,是一片好心,却没考虑有损他清廉的名声了。  朱元璋好不惶愧,她最后一句明显是讽刺,他朱元璋不是太不识好歹了吗!他忙过来拉住马秀英的手说:”我错怪娘子了,我混账啊!你千万别往心里去。“马秀英叹口气,说:”我知道你也很难,我夹在中间也不好过。听说你马上要领兵打和阳?“朱元璋点点头,他说滁阳是个小山城,坐吃山空,不是久守之地。况且马上会闹粮荒,不能等着坐困愁城啊。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