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当前位置:书城>历史小说>朱元璋
  朱元璋向七巧摆摆手,七巧会意,转身带严房门走了。  朱元璋走到帐前,低声说:”小姐,朱元璋给你赔罪了,千不该万不该在这好日子里惹你生这么大的气。“这招儿即使七巧不教他,他也会。  郭宁莲毫无反应。  朱元璋又说:”朱元璋也真不是个东西,像郭宁莲这样的美女天下打灯笼都难寻,你不借两条腿跑回洞房来守着人家,反倒惹她生气,该不该打?实在该打。“说着真的左右开弓打起自己的嘴巴来。  听见打嘴巴的噼啪声,郭宁莲呼地翻身坐起来,见朱元璋跪在床头,正在自己惩罚自己,她心软了,一把扯住他的手:”你一个男子汉大丈夫,在女人面前这么低三下四,你不怕丢人。“朱元璋说丢人丢在自己老婆面前,也就不算丢人了,男子汉大丈夫在外头顶天立地,在家里本应比夫人矮半头。  郭宁莲撑不住笑了:”快起来吧,大男人跪在那儿多难为情。“朱元璋说声”谢夫人恩典“.起来坐在床沿上。  郭宁莲说:”谁是夫人?我可不配,你夫人在楼上呢。“朱元璋说:”你这人也是,人家马秀英把夫人的正位让给你,你又不要,又说这种酸话。“”我是酸啊!“郭宁莲下床来,给朱元璋倒了一盏茶,说:”我若是会甜哥哥蜜姐姐的,你也不能在大喜日子里跑到她房里去,难分难舍地哭啊。“朱元璋啜了一口茶,说他的哭,与儿女情长一点都挨不上。  ”那你为什么哭?“郭宁莲问。  朱元璋迟疑着不想说。  ”你怎么不说?难以启齿?还是信不过我?“郭宁莲说。  朱元璋长叹了一口气,说:”你我既为夫妻,告诉你也无妨。我受主上怀疑,尽收我兵权,将那些投奔我来的文士武将全都带走,我能不伤心吗?我难过的不在于受屈辱、受猜忌,而是这猜忌的人……“郭宁莲快速抢接说:”这不容你的人是你的老泰山,对不对?“朱元璋说:”夫人真是一点就透啊。“郭宁莲叹息着说:”怪不得你找马秀英去倒苦水呢,做人真不易呀。但是你不必灰心,宜用韬晦之计,日后曲直自然分明。“朱元璋说:”说得是。你不生我气了?“郭宁莲说:”我生气也不过夜的。“她咯咯地笑了起来。她这人,从小跟两个哥哥耍枪弄棒,不像别的女孩子那么温柔,她问朱元璋会不会怪她?  朱元璋说他喜欢她的快人快语率真个性。  郭宁莲说:”我有个要求,希望你能答应。“朱元璋说:”几个都行。“郭宁莲道:”你千万不能把我养在深闺中,我会憋死的。你得答应让我冲锋陷阵,跟随你征讨四方。“朱元璋说:”好啊,你与马秀英一主内,一主外,文武相济,我求之不得呢。“郭宁莲高兴了:”我去给你弄洗脚水。“朱元璋说:”叫丫环弄吧。“”这个时候,我不希望有别人在。“郭宁莲这一说,朱元璋欣慰地笑了。  郭宁莲打开她的陪嫁衣箱,拿出一个很大的包袱来,说:”我送你一件礼物。“朱元璋故意打诨:”黄金白银多少两啊?“”你就认得黄白之物。“郭宁莲说,”我们升斗小民,哪有金银。“包袱一打开,朱元璋差点照花了眼,原来是一副铠甲,里银外玉,做工极为精巧。他爱不释手地摆弄着,往身上比试着,说:”这是宝物啊,一定很有来历。“郭宁莲告诉他,据传这是杨六郎的银盾玉甲,是她祖父传下来的,这次嫁女儿,父亲当作陪送给她了。  朱元璋很过意不去,这东西理应她两个哥哥继承啊,他们又久战沙场,最用得着的。  郭宁莲说:”我父亲说,他占卜过,这副甲胄,他们都承受不起,就像没福气当皇帝,坐上金銮殿也要烧屁股一样。“朱元璋说:”感谢你的一番美意。我怕也没这个福气的。“郭宁莲道:”我父亲把它当作陪嫁,是要给谁,这还不明白吗?我不过是借花献佛而已。“朱元璋重复了一句”借花献佛“,马上说:”好,好一个借花献佛。“二回援濠州已准备停当,只等誓师出征了。  郭子兴及众将全副戎装打扮,门外帅旗飘飘,队伍方阵整齐。  郭子兴说:”今天我们就要誓师出征,大家要踊跃向前,滁阳就留朱总兵把守。“众将都称:”得令!“郭子兴站起来,说:”那么我们就去阵前祭旗出师吧。“众将陆续起立,徐达、汤和等人都有不快神色,不时地目视朱元璋,朱元璋没事人似的,他叫人捧来一个包袱,说:”元帅稍等。“郭子兴问他包袱里是什么?  朱元璋打开,是一副银光闪烁的嵌玉铠甲,郭子兴不禁脱口叫道:”真好铠甲呀,从没见过。“朱元璋说这是有名的银盾玉甲,这是和田玉,穿上它上阵,冬暖夏凉,据说是宋朝大将杨延昭穿过的,不过不可考。他说这是小婿特意孝敬岳父大人的。  郭子兴特别高兴,当场披挂,不住地夸赞,还是元璋对我至忠至诚啊。  听了这话,在一旁的张天佑很不是滋味,对郭天叙道:”这小子城府很深,他这是给老爷子灌迷魂汤呢。“徐达一伙也很不满,汤和小声说:”怎么一点刚气都没有了?一副好铠甲也送给了他,见了郭子兴避猫鼠似的?跟这么个窝囊废,还有什么指望。“冯国用听了,只是哂笑。徐达注意到了他笑得不寻常,就知道先生这笑里有讲究。  冯国用说:”我只告诉二位,你们若能一下子看明白朱将军,他也就不值得你们舍生忘死地去辅佐了。“徐达很信服地点了点头,知道看似水浅,里面深得很呢。  郭子兴突然四顾,问:”李善长先生怎么没到?“他转身问张天佑,”你没有告诉他行期吗?“张天佑说:”告诉了,他没说去,也没说不去。“郭子兴一脸不悦。  郭子兴被众将前呼后拥着刚走到帅府大门口,丝袍葛巾的李善长才姗姗而来。  郭子兴脸色好看多了,他很客气地站下,说:”知道先生有经天纬地之才,今后有幸得以朝夕求教,还望直言。“李善长不接这个茬,拱拱手说:”我是来为元帅送行的,但愿马到成功。“不但郭子兴,所有的人都吃了一惊。  郭子兴立刻起了疑心,掉头去看朱元璋。  朱元璋连忙道:”百室先生,元帅寄厚望于你,你若不去,大煞风景。况且我这里没什么事。“李善长却说:”不瞒各位,想去,身子不为我做主,我今天是来告假的,家父日前在定远老家亡故,我岂能不尽孝子之礼?“这一说,郭子兴脸色好看些了,勉强说:”人子尽孝,天经地义。天佑,你着人拨些银两给李先生,聊表一点祭奠之意,李先生回家奔丧是正理。“朱元璋看了李善长一眼,半信半疑,他父亲什么时候亡故的?好像很久了啊!  李善长深深一揖:”谢主公恩典。“郭子兴不悦地说:”我看,成殓后你就回来吧,过去皇上有夺情之说,就是朝廷用人之际,不准重臣告丁忧在家守制三年。“李善长说:”是。“一边往前走,郭子兴忽然说:”元璋一个人守滁阳,有事没个人商量,我看天佑、天叙你们两个留下吧,不要自作主张,大事小情同朱总兵商量着办。“二人似乎早有这个准备,愉快允诺。  李善长有意无意地与冯家兄弟交换了一下眼色,朱元璋早注意到了。  三大队人马一走,滁阳顿时安静下来,朱元璋一日三餐也都能在家里陪妻妾同吃了。  这天中午,郭宁莲特地弄了一坛老酒给朱元璋喝。  饭菜摆上来,郭宁莲对七巧说:”去楼上请夫人下来,一起吃吧。“七巧说早请过了,大夫人说她今天要吃斋,和大家吃不到一块儿。  郭宁莲目视朱元璋:”是借口吧?“朱元璋早拿起了筷子,说是真的。她每逢初一、十五、释迦牟尼生日、观音大士生日什么的,都要吃斋。  见朱元璋喝了一大口酒,夹起一大块肉吞下去,郭宁莲笑道:”人家比你这个真的和尚都虔诚!你瞧你,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哪像个和尚。“朱元璋心里很反感,不悦地说:”今后请你不要再和尚长和尚短的了,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呢!“郭宁莲说:”唉哟,没等怎么着,就觉着当过和尚不光彩了?好了,既然你不喜欢,我今后不再提和尚两个字,连与和尚有关的僧、钵、寺、庙一律不提,行了吧?对了,还有秃呢,光和亮怎么办?“”光和亮怎么了?“朱元璋大口喝着酒。  ”和尚不都是秃子吗?秃必光、光必亮,“郭宁莲说,”这也犯忌讳呀!“朱元璋自己也忍不住笑了:”算了,你爱怎么叫都随你,别人叫不行,我会恼的。“郭宁莲说:”这我可得格外谢恩。“她吃了一口饭,审视着朱元璋粗犷的脸孔,说,初见你这副尊容的人,断不会想到你会有那么深的城府,有那么多的计谋。  朱元璋稀溜溜地喝着菜汤,说:”你这是夸我呀,还是在骂我?“”都有。“郭宁莲突然问,”我送你的银盾玉甲呢?“”干什么?“朱元璋反问。  ”还给我吧。“郭宁莲说,”我两个哥哥知道了,和我闹个没完。“朱元璋说:”哪有送了别人又往回要的道理?太小家子气了。不要紧,你哥哥那里我去说。“郭宁莲冷笑着说:”你别又使花招了,我谅你也拿不出银盾玉甲来,你早巴结别人了。“心爱的东西,就是被人送给了皇上,她也会恼的。  ”你都知道了?“朱元璋有点不好意思,讪讪地说,”无论是从上司和长辈哪一面说,人家要,我也不能不给呀,算是孝敬吧。“”你拿我的东西孝敬人?“况且郭宁莲断定他又骗人。郭子兴并不知道他有银盾玉甲,还不是他上赶着送上去的。  ”这样好,这样好。“朱元璋说,”你别心疼,花钱买平安比什么都强。“”你倒会做好人,若讲拍元帅马屁,应该让我两个哥哥去送、去拍,也轮不到你朱元璋。“朱元璋有点不耐烦了,说:”你还有完没完了?我不傻又不苶,我不知道上战场时自己用方便啊?再说了,东西送给了我,就是我的了,怎么支配是我的事,送人也好,毁了也好,都是我的事,你的情我早已领过了呀。“郭宁莲忍不住笑了:”这话倒也公平,我又准备了一份厚礼,你要不要?“朱元璋说:”和尚不贪财。“”这可是你自称和尚的呀,我可没提。“郭宁莲说。  朱元璋忙问,这回的礼物是不是比银盾玉甲还要贵重啊?  ”那还用说。“郭宁莲说这礼品不是物,而是人。  朱元璋不禁喜形于色,他坦言,时逢乱世,人才是本,有了人就有了地盘,有了军队,有了所有该有的。他问是将军还是谋士?  ”是两个武人。“郭宁莲说,一个叫胡大海,和朱元璋年龄差不多,虎背熊腰,膂力过人;还有一个十六岁的小将叫邓愈?熏有勇有谋,都是虹县人。  ”那你怎么认识的?“朱元璋问。  郭宁莲说,早年这胡大海教过她半年武艺,算是她师父呢。日前她托父亲捎信给他们,果真就来了。  朱元璋洋溢着喜色的脸渐渐变得灰暗起来。他唉声叹气起来,说:”你念过曹植的那首诗吗?其中两句是:利剑不在掌,结友何须多!“郭宁莲很理解他,这倒很像他目前的处境,他是为别人做嫁,给别人赶网,大鱼小鱼都进了人家的网,他闻点腥味而已。  朱元璋说:”比喻得很贴切。所以有时我很厌烦,多余再广纳贤良,到头来,竹篮子打水一场空。“郭宁莲说:”既如此,我也多此一举了,幸好我有预见,把人打发了。“”什么,打发了?“朱元璋不由得发火了,”你怎么不跟我说一声就打发了?“”反正你早就伤心了,“郭宁莲故意怄他,”还招惹这些烦恼干什么?“朱元璋唉声叹气道:”鼠目寸光,鼠目寸光。“郭宁莲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朱元璋立刻醒过腔来,用筷子点着她的鼻子说:”你骗我,根本没打发走,对不对?“郭宁莲说:”这证明你说的伤心都是假的,你心里早有打算,虽然你招来的贤良被别人夺去,人心是夺不走的,迟早是你的人。“”真不敢小看你了。“朱元璋由衷地说,”我朱元璋何幸,有了一个贤惠豁达的马秀英,又来一个刚烈忠心睿智的郭宁莲,我还到处去求贤,贤就在家里呀!“郭宁莲也很受用,笑着说:”今后有大事小事别越过我这个门槛去,不要以为我只是个女流。“”不敢不敢。一定朝夕就教。“朱元璋问,”人呢?两个将军何在?“郭宁莲说:”被李善长先生劫走了,藏起来了。“”这是何故?“朱元璋问。  ”不藏起来,不又要被郭子兴征用了吗?“郭宁莲说。朱元璋笑起来。  郭宁莲说:”你不给李善长先生送点奠仪去吗?他不是要赶回定远去葬父吗?“朱元璋说他疑心,并没有这回事。  ”什么?他父亲没死?“郭宁莲不信,岂有红口白牙咒自己父亲的道理?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