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惊动中国最高层2003年,对于中国来说是个极其不寻常的年份。这一年,新的“两会”上,胡锦涛出任国家主席,温家宝出任国家总理。外国所说的中国“胡温时代”到来了。然而,就在他们任职后没多久,一场从中国南方一直传染到中国北方的空前的大灾难就开始了——SARS瘟疫像喷血的魔鬼,考验着正在崛起的中国,考验着新一届中国政府。  这一年初始,三亚市的政坛也出现了重大变化。市长陈孙文调到省里工作,任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新任市长是陈辞。那位热衷于“世界小姐”活动、对三亚旅游事业作出过卓越贡献的吴文学常务副市长也调到省里任旅游局局长(后来又调到国家旅游局任司长)……  中国在这一年的春天,到处弥漫着恐怖的气息,旅游业因非典灾难而变得十分萧条。美丽的三亚和海南全岛虽然是零非典之地,然而旅游业同样惨淡。  像天涯海角和亚龙湾这样往日人山人海的著名景点,那些日子里一天接待不了几十个人。  “世界小姐”大赛怎么办?还搞不搞了?这个问题把三亚人压得一时喘不过气来——从某种意义上讲,三亚所面临的这个问题不比那些有非典疫情的地方轻松。  新市长陈辞对原先在海上建个“美丽世界”有不同意见,后来经研究决定,准备建一个“美丽之冠”作为“世界小姐”决赛地,并成为三亚永久性的一个标志建筑。这事后来虽有些曲折,但在新一届政府直接干预下,“美丽之冠”建得非常漂亮。  它坐落于三亚市图书馆西侧的三亚河畔,占地面积9万平方米,总建筑面积4万平方米。其中心楼高35米,主场馆由会展表演中心及陈列馆两大部分组成,将为“世界小姐”比赛提供一个专业舞台。其中会展表演中心能容纳4000名观众,具备一流的硬件设施,包括舞台、灯光、音响、观众席、化妆间等,配套服务设施有广场、停车场、游艇码头、休闲娱乐会所等。“美丽之冠”的设计方案取意于“花团锦簇,众星捧月,托起一顶皇冠”。夜光下的“美丽之冠”尤为漂亮、豪华,让人产生如梦如幻的感觉。  与此同时,三亚“世界小姐”组委会还专门为活动设计了一个由权杖与蝴蝶组成的很别致的大赛会徽。去过三亚的人都知道三亚有个神秘而漂亮的蝴蝶谷。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蝴蝶即是美的化身。著名的小提琴协奏曲《梁祝》中,也把化蝶当做寓意深远的美与自由的境界。由此,三亚人特别为第53届“世界小姐”总决赛设计了这样一个很有寓意的标志图案——蝴蝶与权杖会徽。图案色彩简洁明快、寓意深远,传达了一种高贵、典雅的气息。这一图案包含了几层含义:其一是蝴蝶的两只翅膀分别代表“5”和“3”两个数字,翅膀组合起来又是“世界小姐”的英文单词MissWorld的开头字母M和W,代表着第53届世界小姐总决赛。其二是权杖在西方文化中代表着皇冠,预示着全世界最美丽的女性将在总决赛上戴冠加冕。权杖同时又是西方神话中天使的手持物,象征着“和平、美丽、爱心、智慧”的活动主题。其三是权杖巧妙地穿插于蝴蝶中,构成了一个流动的“中”字图案,传递着“世界小姐”总决赛在中国举办的信息。其四是曼舞灵动的蝴蝶伸展着双翅,宛如一个翩飞的“亚”字,寓意着中国三亚将敞开大门,向美丽赛事发出真诚邀请。  一切该准备的工作都在准备之中“非典期间,我们旅游部门什么都干不成了,没事可干。这倒是个好机会。我们就组织人员进行培训。比如‘世界小姐’比赛时要来100多个国家的人,你得有那么多国家的语言翻译吧?那么多美女来了,你得把保安搞好吧?在非典期间我们还真逮住了机会,重点抓了这些培训工作,为日后举办活动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蔡世东说。  可是现在摆在三亚市政府面前最大的问题是:2003年全世界因SARS都在拒绝中国,三亚的“世界小姐”活动怎么办?原本已经有的经费和审批问题就够三亚受的,现在又突然冒出了这么一个新问题。  三亚人感到头痛。光说头痛不解决问题才是真正的头痛。  这时,海南省委副书记罗保铭来到三亚视察文化产业和城市建设项目。罗副书记马上联想到了“世界小姐”的事,问三亚市领导事情到底进展到什么份儿上了?陈辞市长如实回答:“困难重重,最大的问题是审批问题,没有上面的批文同意,我们三亚干这事风险太大。”“都到这份儿上了,赶紧想法子上北京去呀!”罗保铭一听就着急起来。  “是。”陈辞市长马上开始行动。  第一份以三亚人民政府的名义向省政府打的报告,很快由海南省政府以办公厅的名义给了三亚。这文件的全称叫《海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同意在三亚市举办第53届世界小姐总决赛的复函》。  “光有这个怎么行?我们恐怕得一起到北京跑一趟了!”省委副书记罗保铭对三亚市领导说。  “好,我们马上准备相关材料。”三亚人一听高兴了,省委领导要亲自出面向中央汇报,这不等于与省委、省政府一起扛责任了?  “举办‘世界小姐’这么大的活动,是你们三亚的大事,当然也是我们海南省的大事。你们让我们坐上一条风险船上了。”罗保铭半开玩笑地对三亚人说。  到了北京,罗保铭副书记和三亚一行人从中宣部到广电总局,从文化部到全国妇联,跑了一大圈,结果是:公开不支持的少,但让某部门出面批文困难。说白了,没有最高层领导点头,像这么大的世界性选美赛事谁也不敢批文同意。  一周下来,罗保铭等人只能无功而返。回到海口,罗保铭对三亚同志说:“这种事看来不报则罢,一报肯定被拿下。所以还不如不报,你们自己再研究看看怎么办,然后把意见报省委。”“好的。”市委领导立即回三亚召开常委会,研究下一步行动。于迅书记这个时候还没走,常务会上,他非常激动而坚定地说:“如果你们同意我的意见的话,就举手。现在我宣布:  关于举办‘世界小姐’比赛活动一事,我们不再向上面上报了,出了问题我负责!常务全体负责!”“我们同意!”常委们全体举手,并庄严保证,“常委一起负责!”第二天,市长陈辞带着副市长等人再次返回海口,向罗保铭汇报。罗副书记看完三亚的报告文件,提出了一些修改意见。  陈辞指示三亚市政府新闻办主任周雄在现场拿出电脑随即修改。这时海南新的省委书记汪啸风正好看到了陈辞市长。“陈市长,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陈辞赶紧跟着汪啸风书记进去。当他从汪啸风书记办公室出来时,脸上有种特别激动的神情。他对周雄等人说:“走,我们回去吧!”“市长,汪书记是怎么说的?”一路上,周雄等人最想知道今天的“核心机密”。  陈辞笑了,说:“好好回去干吧!汪书记和省领导全力支持我们!”“哈哈……”周雄最先笑出了声。一路上,三亚的市长、副市长拉开嗓门,唱起了他们最熟悉的歌曲:  请到天涯海角来,这里四季春常在。  海南岛上春风暖,好花叫你喜心怀。  啦呀……啦呀……啦……  不过市长、副市长的高兴劲儿只是暂时的。回到三亚,他们就开始盘算举办活动的费用,因为时间不多了。没有批文,就等于他们的整个活动,只能悄悄干,没有机会再拉广告、搞招商了。问题的关键是:海南的支持也是很有限的,虽然省委领导说,用海南旅游卫视的频道宣传“世界小姐”活动,可也就是一个频道,而且是非主流电视媒体,更不用说搞国际转播等极具商业价值的宣传了。  省委、省政府这回对三亚的支持是全力以赴的。首先是马上召开了协调会。书记、省长都在会上说了:“你们各部门要听清楚了,三亚举办这次活动,关系到的不仅仅是三亚的形象,还有我们海南的形象,甚至关系到国家的形象。所以我们要举全省之力!三亚提出的问题,你们要帮助解决,三亚没有提出的问题,你们想到的也要全力帮助去做!”会后,电视台的人马上对三亚方面说:“我们干不了!电视台的事是国家广电总局管的,像这样的选美活动,国家广电总局不下文,我干了乌纱帽就没了。”电视台不配合,哪来广告招商?于迅书记急了,果断作出决定:“天涯海角、南山、大小洞天和亚龙湾4个景区全面提价15元!这15元作为‘世界小姐’活动专用经费!”“这行吗?今年游客又少……”有人嘀咕道。  “非典一过,游客马上会多起来的!我相信我们三亚是经得起考验并有这个魅力的!”于迅坚定地说。决议很快形成了。三亚在经费上有了一条路子。市长陈辞和副市长张琦当然最高兴了。  接下去的一件事让他们更高兴:香港凤凰卫视中文台的王纪言先生来了。王先生一来就找三亚市领导,说要转播“世界小姐”活动。“向全球转播!说吧,给个价!”王纪言说话非常直截了当,一副财大气粗的样子。  这回轮到三亚人愣了:“给什么价?还要我们出钱啊?”“谁让你们出钱?是我给你们钱!给你们卖给我们凤凰台的‘世界小姐’活动转播权的钱!”“给我们?给……给多少?”“500万!是人民币啊!”王纪言说。  三亚人高兴得有些热泪盈眶了:“谢谢!谢谢你们的支持!”“一切对外宣传报道我们负责了!一定把你们三亚和这次‘世界小姐’活动转播到全世界去!”王纪言话说得很大,开口闭口都是“全世界”。这太符合三亚人举办此次“世界小姐”的伟大目标了!所以王纪言一时间成了三亚人的“恩人”。  第二天,王纪言又满脸春风地跑到三亚人那里说:“我想了一下,这次三亚举办‘世界小姐’活动,正好遇上国家非典灾情。现在世界上对我们中国很害怕似的,所以呢,我想我们应该借举办‘世界小姐’活动,为国家出把力。”“怎么个出力法?”三亚人眼睛瞪得老大。  “我们搞个‘美丽眼睛看中国’如何?”王纪言说。  三亚人的眼球这回停住了……  “说嘛,这个行不行吗?”王纪言被弄糊涂了。  “太行了!大大的行!我们中国时下在国际上什么都很困难,外面根本不了解我们中国的灾情,搞得我们国家的形象非常不好,人都不敢到中国来。如果我们借举办‘世界小姐’活动,通过100多个国家的美女的眼睛和嘴来把她们的所见所闻告诉给全世界,那是再好不过的事了!比单纯宣传我们三亚不知要强多少倍!”三亚人兴奋不已。  “对呀,你们知道我们这是在做什么事吗?”王纪言有意卖起了关子。  “什么?”“叫国家公关!”“国家公关!妙,妙极了!”“书记,有件重要的事得向您汇报!”电话打到了市委书记于迅那里,随即他听到了王纪言提出的倡议。  “好事嘛!我请凤凰台的那个王……王纪言吃饭!”于迅放下电话,眼睛顿时亮了一下:美丽的眼睛看中国、看健康的中国!好,这个倡议好!“是汪书记办公室吗?汪书记,我是于迅,我有事需要向你汇报……”于迅立即跟省委书记汪啸风通了话。  “好。这个建议很好。我建议马上再召开一次‘世界小姐’活动组委会会议,具体研究一下。然后再报中央有关部门……”汪啸风在电话里说。  组委会会议在海口如期召开。会上涉及的更多的是具体的问题。比如三亚方面提出:进行“美丽的眼睛看中国”活动需要租用飞机。  “海航”公司不干。那得损失1000多万啊!海航人一听三亚让他们干赔本买卖就急了。  汪啸风书记问参加会议的“海航”人:“你们一年向省里交多少税?”海航人回答:“1000来万。”“好。年底前,我让省里把这1000万税返还给你们。下午就让你们的老总到这儿来签约……  ‘美丽眼睛看中国’的整个航程你们要负责到底,而且必须用你们那两架叫什么来着?是‘国色天香’号和‘椰风海韵’号!”汪啸风的眼睛闪着光芒,直盯着海航人。  “是,书记。”“那个痛快劲儿甭提了!汪书记太支持我们了!”参加组委会会议的周雄说起这件事来,眼里满是笑。  “之后的工作,简直就是一马平川……”周雄形容道。  普通三亚人至今仍然不知道,真正形成这“一马平川”的局面,其实是来自北京的力量,更确切地说,是来自中南海的中国最高层对三亚举办“世界小姐”活动的支持——在三亚与凤凰台正式签约后,一份以海南省政府名义起草的关于凤凰台制作电视纪录片《美丽的眼睛看中国》的请示报告送到了国务院新闻办主任赵启正的办公桌上。赵启正认真地看完文件后,向中央领导作了汇报。中央领导很快同意了赵启正提出的凤凰台对《美丽的眼睛看中国》的报道,并强调了两点:  不要低俗、媚俗、庸俗,主要是对外宣传。  至此,三亚的“世界小姐”举办活动工作可以说是进入了真正的“一马平川”阶段。  北京的相关批示精神下到海南和三亚时,从汪啸风到罗保铭、到于迅、到陈辞、到张琦、到张萍、到蔡世东、到周雄……一大串干部和工作人员才真正松了一口气。  现在剩下的工作便是如何把活动搞得热热闹闹、风风光光,达到宣传三亚、宣传海南、宣传中国之目的……  美丽的眼睛看中国。  一切都在按计划进行。一切都是那么的完美,就像三亚的风光,如同上苍恩赐的一般。从“国色天香”号和“椰风海韵”号降落三亚的那一刻起,三亚和这个多彩而美丽的世界便融在了一起,并且把中国也一起带进了美丽之中。  106个国家的109位仙女般的佳丽们来到三亚之时,也许不会想到正是她们改变了全世界人在一个特定时间里对中国的看法。她们当然不曾想到,是她们的到来,使中国改变了一个50多年没有突破的一道思想和观念上的认识底线——人的美是可以成为一种经济、一种社会现象,甚至是一种价值取向的。  美,还能为政治和外交服务。美的功能无所不在。美属于全人类的共有资源。  三亚和凤凰台选择除三亚之外的西安、上海和北京作为“美丽眼睛看中国”活动的三个城市,既可以消除当时国际上的流言飞语,同时可以通过美丽眼睛看一看像北京这样曾经受到非典最严重袭击的城市如今是个什么样。让美女们看看古都西安,那里曾经是1000多年前世界上最辉煌美丽的地方。不用说,到了被称为“东方巴黎”的上海,肯定可以让美女们亲身感受什么是当今东方文化的时尚与潮流。  然而这仅仅是一种表象。真正的中国,面对世界开放的中国,让美女们感受最深刻的是中国人民的热情与真诚,亲切与友好。  世界上最美丽的姑娘们,她们曾经在各式各样的T形舞台上展示过自己的美,而且也被一切可以用上的美妙词汇修饰与赞颂过,自然也享受过那些真实的金钱,也被虚伪的笑容奉承过。可是她们不曾想到,只有中国和中国人民才会想得出、做得到那些让她们永远留在心头、记忆一生的事情来。  从11月11日抵达三亚到13日到达西安的3天里,美丽姑娘们不停地向她们的家人和亲朋好友们报告自己在中国感受到的点点滴滴——那些点点滴滴,足可以比喻成钻石般的宝贵。  现在姑娘们来到了西安。  这个与三亚热带风光完全不同的古铜色的城市,此时已有几分寒意。然而姑娘们在踏上吊桥、步入月城的几秒钟后,完全忘了什么是寒意。人们的热情使她们不敢相信这是中国的现实还是1000多年前的盛唐时代……  入城仪式的隆重震住了佳丽们。古城墙上挂着的一排排红灯笼,让姑娘们以为是天上闪耀的红星星。古乐声中,身着唐装的中国男士和扭着大秧歌的中国姑娘的表演,看得佳丽们如痴如醉。  “这是什么舞蹈?太美了!奔放而优美。我要去跳……”莫利夫人忘了自己今晚担当的是什么角色,她竟然离开贵宾席,跑到扭秧歌的中国姑娘队伍中去了……满场的欢笑,满城的喜悦,满城的笑脸!古都西安很少以全城张灯结彩的方式为远方来的贵宾举行入城仪式,可参加“世界小姐”比赛的佳丽们享受了这一待遇。当陕西省委副书记张保庆和西安市常务副市长将入城的金钥匙和红红的中国结放到莫利夫人和上届“世界小姐”冠军获得者阿金小姐手里时,两位不同年龄的“世界小姐”连说了无数个“谢谢”……  第一天的入城仪式的惊喜和惊叹还挂在姑娘们的脸上时,第二天佳丽们被邀请参观世界著名的“秦始皇兵马俑”的一路风光,更让她们激动得狂欢起来——因为几十里路途,她们享受着比美国总统克林顿来西安访问时还要隆重的“总统待遇”。几十里长的警戒保安人员分站两边挺立于风中,几十里长的挥动着鲜花的欢迎人群,几十里长的彩旗与彩球……这就是中国的热情!中国热情胜似太阳的温暖与灼热,有着比亲人更加亲切的笑容与真诚!姑娘们自己也想不到会被土坑里那些没有生命的男性兵俑们深深地吸引——她们每个人都爱上了一位中国古代英雄,并争先恐后地与其合影留念。  华清池边,盛装的“唐明皇”把姑娘们逗乐了,与古代中国皇帝亲密一回,是佳丽们谁也不愿放弃的又一个小“秘密”。当然不会放弃与中国古代美人杨贵妃比一比美丽……  15日,是姑娘们在西安的最后一天。盛大的晚会上,全体佳丽分3组,与“兵俑”一起出场。那一新一古、一勇一丽的组合,成为了中国与世界、英雄与美人的完美融合。  姑娘们离开咸阳机场的那一刻,许多美丽的眼睛里流着热泪……  上海是姑娘们寻找到的属于自己的城市,因为这个城市就是美,东方的美,时尚的美,流动的美,自然的美,中国式的美,以及连通世界的美。  在这里,姑娘们不用集体行动和被明星般簇拥。一切变得自由自在。你可以三三两两地结伴出行,你走在大街上就像一个普通姑娘,你可以融入人海如潮的行人中间,因为这里的男性和女性见到像你这样美丽的同伴和异性时,会友好地朝你微笑,随后匆匆地消失在人群之中,好像你与他们没有任何差别,没有任何距离,没有任何的特别。  这就是上海,像巴黎一样拥有所有美的和自然的东西。平常的市民,可爱的孩子,热情的笑容,甚至是温馨的提示。  这里有像纽约与东京一样的高楼和大厦,像温哥华和伦敦一样的电视塔和古钟楼,像威尼斯和香港一样的水城与江海……上海就是上海。东方明珠和外滩以其独特的魅力,可以征服世界上所有的人,当然同样可以征服“世界小姐”们。  上海让美女们有种回家的感觉。  18日,她们到了北京。  到了她们心目中早已熟知而又陌生的中国首都。  有人告诉她们:这里不久前还发生过大瘟疫。可她们的美丽眼睛不停地眨巴着:哪儿有呀?  这里太平和、太祥和、太温和了!这里的皇城,如一个可以包容所有苦难与荣华富贵的地方;这里的广场,像天空一样广阔无边,装着13亿人的幸福与理想;这里的长城,像联结历史与未来的梯路,让姑娘们感到了什么是伟大,什么是历史,什么是不可战胜的国家。  “不到长城非好汉!”“不到中国非美丽!”“中国,我爱你!”“中国,你是我心中的美丽!”三亚,如今已迎来她美丽的青春的年华,中国人民不会忘记这座热带海滨城市曾经用自己的美丽为共和国所作的一次特殊贡献!三亚,也因一次又一次的“赞美”活动而名扬全球。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