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女人天天都在流血,那是脉管里的液体在循环;  女人月月都在流血,那是宫内膜每月都得脱落。  锦花花我民族的英雄,流了血的好女人。  一个悲壮的传说。  一个感人的传说。  那年,为了打退官兵,为了让乡亲过上安乐的日子,为了我壮家人世世代代流传的那首铜鼓的赞歌,她向着自己的左手砍了一剑,让鲜血刷刷地流进火炉中的铜汁里,把铜汁染成了红色,铸成了一个金红的大铜鼓。  这是一面用生命的琼浆铸就的大铜鼓。  这红铜鼓的声音象天上的猛雷一样,在我山村一个接连一个轰鸣;  这声音召唤着远近各寨的百姓前仆后继地杀向官兵;  这声音伴随喜庆佳日,欢歌悦舞诉说衷肠;  这铜鼓也盛满糯饭、牛肉和美酒……  女人天天都在流血,那是脉管里的液体在循环;  女人月月都在流血,那是官内膜每月都得脱落。  锦花花我民族的英雄,流了血的好女人;  锦花花我民族的骄傲,用女人的血书写神话。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