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这故事流传了千百年。  这英雄影响了千万人。  这土地长出了许许多多棵桃金娘。  1990,重读这血染的文字;1990,领悟我民族的精魂。一心只想到抢救负伤的战士,竟忘了自己是未成家的姑娘;一心只想到从自己硬硬的乳房,挤压出奶汁,滴出却是鲜红的血液。  这是我萨英的血,为了救活大家而流。  这是我萨英的血,洒落在草地上,流淌在山丘旁。  一夜的雾水,一夜的奶血生化,长成果树,长成鲜花,生成果实。  熟透了的果实,糖汁欲滴;熟透了的果实如萨英的奶头,惹人欲望。  这是希望。这是救亡。  萨英又孤身来到山坡上,解开衣襟,拔出利剑,咬紧牙根,“唰”地割开丰盈的乳房,捧着乳房,在山坡野上四处狂跑。  从诱惑的乳房中流出诱惑的血,……  这是我民族的血,为自己民族生存而喷射。  这是我民族的血,溅遍了所有的山岭,结满紫红的桃金娘。  萨英胸脯袒露,乳房依旧丰满,永远地躺在浓密的果树丛中。  于是,这故事是不挠不屈的精神;  于是,这故事是坚韧顽强的意志。  1990,我重读了这染血的文字。  1990,我的心情久久不会平静。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