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右江躺在大自然坚实的怀抱,四周充满力量与温情,蕴藏幽静和生机,两岸滩上的奇石布满了斑斑点点的印记,它们铭记着如火如荼的岁月和一场永不褪色的梦。  右江是属于历史的。岸上,一株生命力旺盛的树,年轮里生长着绿色的追求和金色的探索。  右江是属于现代的。流动中,深藏着炽热的希望和大千世界的真谛。  右江的奔流,是超越时间空间的流!  自然,永恒;永恒的,不尽是自然。  老人曾在江边辛勤劳作,手指间流淌的血,还有他的肉体连同灵魂,都融化为右江水,渗进了神奇土地的每一根毛细管。他苍老黧黑的脸上刻满了生活匆忙而又刚劲的步履,如同风刀霜剑镂刻的斑斑驳驳的风化石表层。一双双深藏在眉骨下的眼睛,没有忧郁,没有痛苦,悬崖岩洞一样玄奥幽深。在年复一年的等待中看着他的希冀春草般从泥土长出,在人们的欢笑中化为如意,老人的思维火花里突然映出一位巨人的形象。  哦,布洛陀,我民族不屈不挠的远祖,每一步都是在开凿自己历史的河……  如今岁月已证实他的耕耘是神圣的。右江已从巨人身上淌过,流淌着泥沙,流淌着草苔,流淌着古老的传说,流淌着新生的遥望。信念的火种在岸边土地上永不熄灭地焚烧着怀疑和失望,苦难已经流过了,看那些布满波浪咬噬的岸石,足以说明老人在默默地展开着年龄。  于是,老人和右江的命运拥抱着,老人的信念如同右江的浪涛般激奋!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