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这是一个伟大的儿童梦,很早很早以前想过。  暮色中苍老的大山,坚定、宽厚、粗犷、沉默。大山,多么象我的父亲!  那么多瘦削挺拔,半雾半晴的山峰,那么多粗糙锯齿般的皱纹!大山,肩上的负担有多沉重?负载的历史有多悠久?  揭去乳白色的雾的裟丽,大山露出了它独特的青幽和秀丽,大山和父亲一样同有博大的情怀和永久的思念,更有振奋的力量和恳切的希望……  南方的蓝天下涌起了青幽幽的波涛,那是大山的林木,那是大山的生命!我呢,则是父亲的希望。  从此,大山在我的脚下铺开了绿色的道路,我的心和大山一同跃起,梦醒的雀鸟啁啾着掠过,载着大山和我远远飞出去,后来又沉落在绿色的大山上,沉落在每一个院子都盛开着鲜花的房子前,悬挂晶露的早霞迸溅,鲜花上一滴滴太阳绿茸茸地滑落,多情地生动地为我和大山的生存注释,永远是那般澄澈,纯净。  大山没有衰老,我还年轻。大山正崛起着绿色的信念,更具魅力,这是父亲正在积累着的力量,我带者一颗年轻的太阳,充满信心地和大山一起振兴。  或许正是这种对大山的梦,这些年一直支持着我。确实,人,怎能没有梦?但希望这美好的梦不是渺茫的。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