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霍,好大的雾!已经是阳春三月,连油桐也挤出了嫩嫩的芽苞、那雄伟的侗山呢,早已是一个苍翠的世界,而雾还是这样大。  昨夜,“芦笙踩堂”开始时,雾出现了,和篝火堆里冒出的青烟杂在一起,化作有一种气味的东西,不一会,我的脸就感到潮腻腻的。  雾被歌舞迷住了,我也被雾和歌舞迷住了,这一夜,我第一次感到了朦胧的美。雾,歌舞,还有如痴如醉的侗哥侗妹,他们似乎早有一种默契,把我,把天上那看不见的月亮和星星,把大地上的万物,都带进了那个悠远的,迷离的世界。  这就是那个世界吗?站在雾里,任黎明时分的轻风拂着面颊,“叭嗒,叭嗒……”,那是水珠儿在树上的声音,象诗。  雾终于体现了它的博大,博大得让你永远看不清它的完整形象。它唤来了鸡的晨啼,并且紧紧缠住了我,使我无法脱身。坡下的山溪在吟唱着……  雾遮住了我,即使看不分明,我还是辨认出一对青年在“坐妹”了。小伙子垂着头,而姑娘呢,干脆躲到小伙子背后。我能看清的,只有他们脚上的布鞋和小伙子腰里挂着手电筒。两个身影突然消失了,也许是我靠得太近的缘故,我十分惬意,雾挡住了我,我没有追。他们是踏着雾来的,现在雾又把他们裹走了,我终于没有看清他们的面容……,我在想,侗寨的夜雾这样美,他们一定也很美!  哦,侗寨哟,你蕴藏不仅是传说,而实现却要比传说美得多,它们象夜晚的露珠儿,在深沉的月夜里,把所有的一切都奉献给大地,当黎明到来的时候,便悄然而去了……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