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朦胧的是三月的山雾,绵长的是三月的煦风翩翩的是三月的侗女,震天的是三月的芦笙。  山一样强化过的身架,抖动着刀耕火种的力量,吹出了沉甸甸的竹管,喜悦却轻捷地从心底流过,流走了家乡宁静的清晨,流成了英俊伙伴的十八岁和故土多姿多彩的新韵,把往日的凝重变得活泼清爽……  丰盈的侗女在耸天的节拍中彩色地走出了曲曲弯弯、圆圆圈圈,叮叮当当,曾诉说过外婆母亲苦难的耳坠项圈奏出了土地鲜嫩的记忆,碰响了山寨的寄语,清晰地连起岁月,迥旋不尽展现着情的富有和爱的充沛……  三月的月光在鼓楼的屋檐下停歇下来,看到展销了古老又展销着现代,三月的芦笙,一声声祈祷吉祥平安,被风儿吹得绵长绵长,变成了迷人的色彩、醉人的芳香,连这里的空气也是彩色的飘香的、孕育着一片片溶溶的春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