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一般的大山,古老的木屋,清清的溪流,透过密林炫目的日光……  从墨绿的山腰间,从木屋里溢出了立体的轻音乐。  大山里的风是微微的,踏着彩色的舞步是轻盈盈的,木棉花殷切的向往,油桐树上成熟的阳光,举着电视天线微笑的木屋。哦,山坳里跟不上节奏的磨房,以及古铜色的脸庞,皱纹里淌流的燃烧的希望,大瑶山也禁不住开始摇晃。  那只发亮的长鼓呢,那支古老的《密洛陀》呢?还有灰蒙蒙的低沉沉的惆怅呢?  蜿蜒绵亘的山路——岁月的造型,历史已在大山里叹气,花一样艳丽的瑶女托起四个喇叭,两个旋转的太阳收录着瑶山沉重的回忆,播放着青春狂放的畅想,从草叶上掬起露珠,用日光串成七色的项链,跳入大山温柔的雾海,幽香湿透早春的心。  瑶山的轻音乐摇醒了灰暗的冬夜,尽情地抖落歌声的瀑布,溶去了人生的艰辛,溶去了寻找的苦涩,溶去了历史与现实的梦,也许术屋里飘出来的轻音乐会使稚嫩的神经感到宽松,能使大山看见,历史已从匍匐着的单调的覆盖,隆起成为立体的形象。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