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题目的这个问号使我思考了许久。  问题暴露在阅读一些新生代或晚生代作家所写的作品,或者与一些后生人观看一些“星”的表演时,无法与他们同时发生笑声和共鸣,而引起了他们的不满与批判,有时甚至被骂上一句:“俗人嘴脸,老土!”  我们真的老土了吗?我着力地检讨着自己。总想到我们这批出生于上个世纪50年代的人,是一代历尽坎坷,遍体荆棘,踏着共和国的脚步走过来的人。清匪反霸、三大改造、三反五反、大跃进、人民公社、反右运动、三年饥荒、四清运动、文化大革命、学校停课、上山下乡、改革开放、国企改革、下岗失业,共和国的风雨就完整地在身边刮过,不敢说这代  人踏遍了青山,也不敢说所有的辛勤耕耘都有了收获,但有一条敢说,我们踏过遍地泥泞的脚印中虽然歪歪斜斜,却演绎出一代人,乃至几代人的悲欢离合,演绎出了共和国的一次新的嬗变。从大有作为的雄心壮志到一无所有的惶惑,从待业的焦虑到寻觅形形色色的归宿,从恢复高考的希望到临时工与出国留学的天壤之别,从“文革”十年浩劫到二十年开放的震荡,历史给生于50年代的人出了一道几乎死谜一样难解的命题,在解答这个命题的过程中,有血的殷红、汗的辛酸、泪的苦涩,有艰难中的求索与逆境中的崛起,也有放弃求索的沉沦,这就是这代人超越两个时代、历尽人间的苦辣酸甜。  我说这些话绝非炫耀我们这一代人的经历,说实话,这样极不光彩的经历给我们带来过许多噩梦。在我们这代人中,比我坎坷、比我曲折的兄弟姐妹不知有多少,多少故事已悄然地融会在岁月的河流中了。我无意于对人生的成功与失败做简单的类比和解释。人是时代的,社会的,同时也是个体的,人的成功与失败可以从多种角度加以总结。我只想说明这样的经历会使这代人更善于用个人触摸社会,由个别感知一般,我们的思考都带有相当的社会性内涵,因此,这一代人中的许多成功人士在逆镜中善于把种种的人生经历变成财富,把最大的苦难咀嚼粉碎,凭着一股坚定的意志朝前走,却是做人的一条基本信念。我想,这也是我们这一代人的最大特征。  然而,我们已“坐四望五”了,感觉到自己老了,听听满街的流行歌曲也不属于自己,看看屏幕的“偶像明星”不属于自己,读读书刊中的一些“个人体验”不属于自己,便体会到岁月无情,然而,真的老了,但却并不一定真的土吧?  姑且卖一回老吧,因为我们只会回忆过去的岁月,回忆起每一个希望的诞生与破灭,变得不那么天真了;因为我们为生计、为孩子而变得婆婆妈妈,仍然活得很艰辛,就变得更加现实了,因此就有了更多俗人的想法。于是,比我小的人经常会说我“俗”,也许这个俗也是老土吧。但我又想,比当下许多似乎幸福的优秀人士来,我羡慕他们不世俗的幸福,但更相信世俗的幸福。释迦牟尼在苦修林中修炼了6年之久,一无所获。当他因为饥饿而晕倒在尼连禅河边时,一位牧牛女用鲜奶拯救了这位垂死的圣者。这位伟大的圣者在尝到了人间美味之后,豁然开悟:解脱人生痛苦的无上真理,不在世俗之外,而在世俗之中。在这个意义上,我乐于做个俗人。我想,人生最大的幸福,不在现世之外,而在现世之中。而我们无论做什么,文化创造亦好,财富创造亦好,都是为了实现人生最大的幸福。  人类社会已经进入了信息时代、网络互连时代、经济全球一体化时代,知识更新,理念更新,一切都在瞬息万变,但无论社会多么进步,理念多么新潮,在不断充实更新自己知识结构的自觉中,我也无法去掉打在身上50年代的烙印了,也绝对扮演不了60年代人、70年代人的角色。岁月流逝,有些欲望已经熄灭,有些欲望还在燃烧。不管生命的欲望燃烧得如何壮观,它也终将熄灭,一如它未曾萌生一样。而每一种欲望熄灭,生命便收获得一分宁静。一想到此,我便感到一种欣慰,于是就不怕自己老土了。  2001,2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