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我在刚刚进入十六岁的时候,从城里来到乡下,跟着父母亲去做农民,本来以为是没有学再可上的了,一心一意做个小农民吧。到了乡下,就下田劳动,也蛮开心的。累虽然是累一点,却也无忧无虑似的,根本也不知道为自己的前途啦未来啦什么的犯愁。父母亲自然是有些愁的,想自己也是半辈子的人了,做农民就做农民吧。小孩子怎么办呢,当然也只是愁在心里,不会和我们说什么。即使说了,我们也不懂什么,只知道农村广阔的天地,和城里闭塞的世界大不一样,新鲜,有意思,每天糊糊涂涂也高高兴兴下田去,不知道家里大人正忧心忡忡到处打听让我们继续读书的事情。终于有一天打听到了,在离我们下乡落户的地方几十里外,有一座农村中学,父母亲立即要我们去上学。其实那时候,以我们的心情,并不一定很想念书,读书无用是当时通行的想法,我们也不例外地这么想。在大人的逼迫下,我们重新走进了离开了相当一段时间的学校,重又回到了读书的环境里。只是我们这书,读得也比较艰苦,学校离家远,单程要走一个多小时,每天早出晚归,拎个饭盒到学校的土灶上,自己用柴火烧灶蒸饭、热菜。南方的乡间,雨水很多,一年倒有半年下着雨。  碰到下雨,我们没有套鞋,就光着脚走路,脚底常常被划破,路上还常常有游蛇见面。它吓我一跳,半天也喘不过气来,但是看它一溜烟没有了踪影的样子,恐怕我也着实把它吓了一跳呢。  整整两年,我就在这条乡间小道上,走了许许多多的来回。在这条小道上,我也碰到过许许多多事情,其中的许多事情,今天已经记不得了,已经远离我而去。但有些事情,却是一辈子、永远永远也忘不了的。  我上学要走的小道,相当偏僻冷清,虽然路途中也要经过几个村庄,但是一过了村庄,又是一眼望不到边的田野。一路上这小道,经常几里地看不到一个人,碰到天阴下雨,更是冷清得出鬼。在乡下,大家常常说鬼的故事。每当我一个人踏上这条乡间偏僻小路时,故事中的鬼就纷纷跑出来吓唬我,再加上自己的想象力,我常常被自己吓得魂不附体。但是,害怕也好,不害怕也好,学总是要上的。虽然开始的时候,并不是出于我的自愿,但是时间一天天过去,我对上学、对读书的愿望越来越强烈,我已经离不开学校。因为在学校里,在书本中,我发现了更为丰富的世界,我不能不上学。就这样,每天提心吊胆上学,又害怕,又坚强,妈妈的担心却和我不一样,妈妈担心的倒不是故事中的死鬼,而是活鬼。  有一天,我碰到一个人,这回真把我给吓坏了,其实到现在我也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是个好人还是个坏人,我也根本没有看到过他的脸,对他外形毫无印象。记得那天我一上路,走了不久,就发现身后不远不近地跟着一个人。我赶紧快走几步,见我走得快,他也快快地跟上,我放慢脚步,他也就慢下来。一直这么不远不近地跟着我,好几次到了有拐弯的地方,我都暗暗希望他拐弯走了。可是他一直没有拐弯,一直跟着我,我害怕极了,不知如何是好。终于,看到了前面的村庄,我急忙走进村子,来到靠着村边第一户人家。我看到一位农村大嫂坐在门前做针线,另一个男人我猜是大嫂的丈夫正在一边修鸡棚。我向她说,你能不能帮帮我。大嫂问什么事,我说我到前面中学去上学,后面有个人一直跟着我,我走得快他也快,我走得慢他也慢,我害怕。大嫂朝我身后看看,果然也看到了跟着我的人,我还想再说什么,大嫂却说,你不用说了,我知道。大嫂向我挥挥手,你放心地走吧。大嫂说,我们会拦住他的,一直到他追不上你才会放他走。我根本也没来得及谢大嫂,赶紧上路,一边走一边往后看,果然再没看到那个人继续跟上来。我想大嫂大概真的把他拦住了,我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大嫂是怎么拦住他的,说了些什么话,那个人是怎么说的,后来怎么样了,这一切我都不知道。反正一直到我走到学校,我也再没有,见到那个人的人影。  这事情过去二十五年了,到底我也没有弄清楚·跟着我的人是什么样的人。我也不知道发生在大嫂家门前的事情,以后我恐怕也没有机会再去寻找村边的大嫂,别说她的姓名,我连她长得什么样子都没有记清楚。就算我现在重回旧地,那地方怕也早已经认不出来了,就像我们现在回到过去生活过的地方,根本已经找不到从前的影子了呀。但是这件事情,二十多年来,一直深深地印刻在我的心里。我能够忘记从前的许多事情,我却忘不了这件事情。在此后的许多年里,我常常梦见我在令人恐惧的黑夜里,在农村的小路上到处乱走,怎么也找不到出路,我想这和我在少年时期的经历也许有一定的关系吧。  许多年以后,我一直在想,是那位不知名的农村大嫂和许许多多知名的和不知名的农村人,在我的成长过程中帮助了我,培养了我,我永远不会忘记他们。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