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我想我的生活也许是比较平凡,也有些单调,基本上所有的一切都是围绕写作的。我也出门走走,也和别人交谈,也参加一些聚会之类的活动,也有事情要请人帮助,别人有时候也找我帮他们做些什么,但这些都只是生活中的很小很小的一部分。我的生活的大部分,总是在创作或者为创作做准备,因而使我的生活显得平凡和单调。  其实,生活形式的平凡和单调,并不意味着内心的平乏和枯燥。也许我枯坐桌前的时候,面无表情,神色平淡,两眼无光,但内心说不定正掀起狂澜呢。  也许正是平凡单调的生活形式将许许多多的感受、感觉、感情郁积在我们的内心了呢。于是,我常常感到,我需要倾诉,也许仅仅是读了一本书,也许是看了一个电视剧。或者,上了一趟街。或者,和客人谈了几句话。或者,听到一件哪怕是与自己无关的事情但是有所感想。也或者,根本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忽然的就想和谁说说话,倾诉一下隐藏在内心的东西。这东西也许很浅薄,也许比较深刻,也许很值得一说,也许不值得一说,也许是众人所关心的问题,也许只是我个人的想法,这都无所谓。但是我们得说一说,说一说和不说,这是不一样的。  但是在生活中,我们常常会有一种恐慌。我们发现我们找不到倾诉对象,好像这世界上再也没有人愿意听你说话,每个人都想向别人倾诉,可是却又不愿意倾听别人。  从前的女友呢,曾经什么话都能向她诉说的,现在她做了人妻人母,又上班下班,忙里忙外,没时间听你说话呀。偶尔有机会碰到了,你会发现她背着生活的重负疲惫不堪,你无法再向她说你心里的那一点点轻轻飘飘的感觉了。那么丈夫呢,作为女人,最理想的倾诉对象,也许应该是丈夫。但是丈夫毕竟是男人,他们有他们的生活,他们有他们的事业,他们又有他们的朋友。他也许可以听你的倾诉永远不会露出不耐烦,但是却反应平平,说了半天才发现他根本没有把你的话听进心里去,或者虽然听进去了,却没有在心里为你想一想,他觉得他肩上的担子比你的感受重得多,他觉得他的朋友世界比你的内心宽阔得多,一下子,你的说话的欲望便突然地消失了。闭上嘴巴吧,或者,向你的子女说说也行呀。可是子女也许太小不懂事,稍大一些他们又有了自己的天地,哪个有时间呆在家里听你唠叨呀,开始像你从前嫌你的父母烦人一样地嫌你烦人了。你于是悲哀地想,我是不是也已经老了呢。  没有倾诉对象是一桩很恐怖的事情,我们可以忍受生活的平凡和单调,但却无法忍受无人听你倾诉。  我在生活中慢慢地学会倾诉,丈夫爱听不听、没有反应吗,随你的便,你不爱听你没有反应我也向你说。孩子不懂事吗,那也无碍,你懂不懂我都跟你说说。出门在外,同房住宿的人,有同行的文友,也有陌生人,无论熟悉或者陌生,一样可以向她们说说我的感受和感觉呀。从前的朋友被紧张的生活围困了吗,创造一些同学聚会之类的机会把她拖出来,和她谈谈。或者,和新认识的朋友聊聊,相互会有许多新鲜的感觉和收获。母亲早逝了,没有姐姐妹妹,我家还有个保姆老太呢,虽然她不认得字,却认得不少道理,也可以向她倾诉呀。就像她常常跟我说说乡下的事情,说说从前,说说家长里短一样,谁说我们没有倾诉对象呢?  学会倾诉,学会寻找倾诉对象,同时,也学会倾听别人,这是我们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个环节呀。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