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给一点点温情,世界会变得很不一样,真的。  一点点温情并不来自你的亲人、丈夫或妻子,也不是父母亲的关心、子女的孝心,也不一定是你的很要好的朋友,只是一个不很熟悉的人,甚至是一个陌生的人,给一点点温情,你会有百倍的感受。  一点点温情也不是特意的赐予,只是人间真情的一种自然流露,你感受这一点点温情,你的心里也许会荡漾出很多很多的情意。  或者你是一个很坚强的人,你也许并不需要这一点点温情,但是你不妨试着去感受一点点温情。  或者你是一个懦弱的人,你也许很想得到很多很多的情感,但是你不妨从这一点点温情感受起来。  我在平平凡凡的生活中,常常得到一点点温情,一点点的温情,常常引起我的许多感慨。  说两个医生。  一个是牙科医生,很年轻,我不认识他,他也不认识我,他给我一点点温情,我在九年之后心灵深处仍然存留那一种刻骨铭心的记忆。那一天,我去拔牙,我的牙根被留在牙床里了,医生让护士拿榔头把我的牙根敲出来,我痛得几欲大叫却又无法出声。  在我眼前一片模糊的时候,我看到医生他握着钢钎,他的手感觉到了护士的榔头砸在我的牙床上的滋味,我看到汗水从医生的额头上渗了出来。我感觉到每一榔头敲打在我的牙床的时候,也敲打在医生的心上。后来医生终于轻轻地说了一声,他说,你轻一点。护士停止了敲击,她奇怪地看了医生一眼,她说,轻一点怎么敲得下来。医生愣了一下,稍稍过了一会,他又轻轻地说,你轻一点。  我想,这就是温情。  我说不出我当时的感受,但是我会一辈子记着。  另一个医生,我认识他,他也认识我,但是我们不熟悉,只是一般认识而已。他不是骨科伤科的医生,在我摔坏了尾骨,拖着一根没有完全进化的折断了的尾巴、一个人在医院里蹒跚的时候,医生说,你怎么骨折了还一个人在这里乱窜。他帮我挂号,划价,陪着我拍片,他把我带到一位名医那里,让名医给我做复位手术。复位手术让我尝到了我想象不到的痛苦,身边没有亲人,医生是男医生,这两个原因使我不敢把我的痛苦表现出来。我拼命忍着,但是我满脸的汗水却是忍不住,我的脸色恐怕也是很不好看。医生不停地问我,你怎么样,你怎么样。我苦苦一笑,说不出话来。医生走过来,用他的一只手,轻轻地按了按我的头,轻轻地摸了摸我的头发。  一点点温情,湿润了我的眼睛。  一点点温情,可以帮助我渡过痛苦。  对医生来说,这真是算不了什么,许许多多医生他们每时每刻都在以自己全部的本领、以自己满腔的善心帮助病人渡过痛苦,轻轻的一下按抚,这样的细节实在太小太小。  可是对我来说,感受这一个轻抚,感受这一点点温情,却似感受了半辈子人生滋味。  不必特别地去做什么,只流露一点点真情,对人生的,对世界的,对他人的,一点点就行。  从别人那里得到一点点温情,或许你就会想着也给别人一点点温情,哪怕是一个陌生的人。尝试着给人一点点温情,尤其是在别人痛苦的时候。  尝试着给人一点点温情,一点点就行。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