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有一回去一家比较豪华的大商场购买化妆品,是进口货,因为瓶子上没有中国字,全是洋文,看起来让人比较放心。但是让人放心的东西价格常常会让人痛心,产品且又分了日霜、晚霜、眼霜、手霜等等十多种,营业员小姐热情介绍,恨不得你将所有的霜全部买回去最好。我说,我只要一瓶日霜。小姐说好,便开始在许许多多的瓶子中挑选。选来选去我发现她很犹豫,但是最终她笑了起来,说,我不识英文,不知道哪个是日霜哪个是晚霜,我去叫人来看。  她便去叫来好几个营业员,她们围在一起,继续看瓶子上的英文,但仍然没有人看得出来。轮到我心慌起来,我怕她们将晚霜当日霜给错了我。虽然所谓的日霜、晚霜也许都出之同一个生产锅里也难说,但价格是不一样的。如果是晚霜比日霜贵,她们如何交账?如果日霜比晚霜贵,我岂不大吃哑巴亏?再如果把擦眼睛的霜当成了擦脸的霜,或者把擦手的霜抹到眼角上,会怎么样吧,当然也不见得会怎么样,总不能抹得脸不是脸、鼻子不是鼻子吧。只要不是治脚癣的达克宁之类,恐怕也无大的妨碍。但若真的把霜擦得不是地方,我不知别人怎么想,于我的内心里,总是有些不舒服的。干嘛呢,花了钱买个心里疙疙瘩瘩?没有必要了,于是在营业员们不满的目光注视下,我讪讪地退走了,觉得十分难为情。  儿子学外语,要买一台录音机,品种倒是不少。  现在的录音机,和过去可不同,小巧玲珑,功能却不少。请营业员教一下各种功能的用法,营业员说,对不起,我还真不会用这东西,我最怕电器之类的东西,这么多的键,我一看就头昏。大家便僵着了,先生已经去付钱,再退货看来是不可能。请她找一位懂录音机的营业员来,态度倒是挺好,马上去找了一位来。看了半天,仍然似懂非懂,胆子倒是蛮大,这儿开一下,那儿关一下,直折腾得我们心疼起来。最后终于来了柜组长,到底是个头儿,多少懂一些,教了一番,最后说,说明书上都有。那是当然,说明书上都有,只是我们懒了点儿,不想细读说明书,倒把商店的同志为难了一番。  只是细想起来,亦为他们有些担心的,如此地做生意,能把生意做得火旺吗?或者只是靠降价,跳楼价,靠有奖销售做生意?  又一回与朋友们去饭店吃饭,要一瓶未曾尝过的葡萄酒,问小姐这酒怎么样。小姐说,对不起,不知道,因为老板没有让我们喝过。大家笑起来,小姐也笑,说,真的,老板从来不给我们尝店里的酒和菜。  回答倒也老实,但是不知道问题在哪里。  当然,比起那些把次的说成好的,把伪劣说成名牌,拼命兜售吓人热情的生意法来,不识英文不懂电器未曾尝过葡萄酒,倒也不乏可爱之处:实在。  怎么能把生意做到恰如其分,确实也不容易,现在的顾客,要求高,现在的生意,难做。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