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常言道,男儿有泪不轻弹。这叫什么话,好像女人的眼泪就可以随随便便弹出来,飘飘洒洒。像雨季的雨,缠绵,不值钱。其实大家心里明白,许许多多的常言老话,都是人生经验之积累,总是有道理的。事实上男人的泪和女人的泪真是不一样,一个男人若整天哭哭啼啼,大家会觉得他不正常,所以男人不哭。因为平时不哭,到哭的时候,那泪,应该是很昂贵,厚积薄发,物稀为贵;反过来,一个女人,若刚强得从来不掉一滴眼泪,大家或者就对她敬而远之,因此女人的办法最好是经常哭一哭,女人的眼泪就此稀释,不金贵了。好在女人的哭,并不是要拿眼泪来换些什么回去,不金贵就不金贵,不值什么就不值什么,想哭就哭起来,没有准备,没有后顾,也是一种潇洒,怕是男人所没有的。  当然,眼泪多或者眼泪少,哭得出或者哭不出,恐怕还不止是性别差异所定,还会有其他许多因素:感情是否浓郁?想象力丰富吗?泪腺发育正常吗?泪道是不是畅通?等等,许许多多的因素酝酿出眼泪,人就哭起来。  像我这样一个人,女人,不刚强,却很少掉跟泪。并不是不想哭,有时候心里已经哭得什么似的,脸上也摆出一副大哭的模样,却偏偏挤不下一滴眼泪来,真要命。或者拚命挤下一滴两滴来,鳄鱼泪似的让人看着害怕,恐怕难引起些怜爱和同情。不知是体内缺少水分还是心泉已经干枯,总有一种哭不出来的尴尬。眼泪少、不常哭的女人,少一些女性的柔弱之美呢,也罢。  其实细想想,我也不是不柔弱,我也有掉眼泪的时候,虽然不多,但也决不是没有。在我看电影看电视的时候,常常为一些假模假样的戏掉下真诚的泪,真够浪漫,或可称作浪漫主义眼泪。在我有伤痛的时候,这伤痛不是心里的无形的伤痛,而是生理的具体的伤痛,比如犯了胃病,胃疼得没法,眼泪就自然而然地下来了,根本用不着挤,就能品尝泪如泉涌的滋味,这可算是相当现实主义的眼泪了。  一回问一个突然莫名大哭的孩子为什么哭,孩子说,我哭了就舒服,所以我就哭。一语道破。人都知道哭过一场以后会很舒服,像我儿子,常常作骨头,无名的火气,这也不是,那也不是,身上每一个毛孔都长了刺。怎么搞的,欠揍,打一顿,哭了,立即就好,浑身自在了,也肯好好地吃饭了,也肯认认真真地做作业了,说话也能听进去了。孩子犯贱,大人又何尝不是这样。  如此的眼泪,多半没有什么功利目的。当然也不排除拿眼泪作武器的事情,像我们家乡就有两个字,叫作“哭赢”。哭赢,哭了就赢,其实也未必;何况,这样的事情毕竟不多;更何况,在这世上,何谓赢何谓输,本来就难分清。  看起来,人若是能经常哭一回,掉些眼泪下来,倒是一件好事情。像我这样不大容易哭起来的人,也愿意训练自己一回。只是,一个人天生的东西,怕是难以改变的呢。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