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做人,恐怕是谁也逃不过的人生课题呢,从前讲究清清白白做人,规规矩短做人,现在又说潇潇洒洒做人,快快活活做人,清白也好,潇洒也罢,总是逃不过一个“做”字。人到世上走一遭,是少不得在“做”字上下些功夫的。人生的苦,恐怕多多少少也苦在这个“做”字上,人生之乐,多多少少也乐在这个“做”字上。  成佛成魔一字间。  你也可以做一个虚伪的人,你也可以做一个诚实的人,你也可以做一个高尚的人,你也可以做一个卑劣的人,你也可以做一个幼稚的人,你也可以做一个成熟的人,你也可以做一个幸福的人,你也可以做一个痛苦的人,你也可以做一个认真的人,你也可以做一个马虎的人……做人有各种各样的做法,你怎么做都行,但是你不能不做人。  得意也为它,失意也为它,一个“做”字,怎生了得。  既然人生苦短,生命有限,不如潇潇洒洒,得大自在,什么事不往心上去,泰山崩于前而不为所动,此为一种做人法;  既然人生苦短,生命有限,就得活出些质量来,凡事讲究认真二字,计较成败也不失为人生一种收获,此亦为一种做人法;  既然人生苦短,生命有限,又何苦争执是非曲直,争也未必能争出个分明,不如安守本命,安详度过,此又是一种做人法;  既然人生苦短,生命有限,怎么也该轰轰烈烈拼搏一番,凡事得争个分明,此也是一种做人法;  可是,人生不能如意之处,常常在于你想做什么样的人而偏不让你做成什么洋的人,你想潇洒吗,让你潇洒不起来,你想认真吗,让你认真不起来,你想安详吗,让你安详不起来。你想拼搏吗,让你有劲无处使,你要潇洒走一回,风霜雪剑直指你心窝,怎么潇洒得起来,你要安详度一生,世间烦杂,扰得你心烦意乱如何安详得了,这是一;  其二:你以为你很潇洒吗,世人偏说你这是不负责任,垮掉的一代;  你以为你很认真吗,世人却以为你是心胸狭窄,斤斤计较;你以为你很安详吗,世人却看得出你是假正经,说你的内心比什么人都紊乱;  于是你觉得做人真难,但是你还得做人,我们从出生开始就做人。我们不能不做人,我们从懂事开始就被告知,这世界像一面镜,你对它笑,它也对你笑;你对它哭,它也对你哭;你对它心平气和,它还你一个心平气和。一直到后来,我们才慢慢地发现,镜子也还有各种各样的镜子,有变形的哈哈镜,你给它一个笑脸,它还你一个仇恨,你送它一个苗条的身材,它还你一个矮胖的侏儒……  然而我们自以为看透了一切就不做人了吗?  哪能呢,我们根本看不透什么,我们还得继续做人。  我们做人既然做不出个标准,做不出因为所以,我们还做人吗?当然,我们还做人。  我们以自己的心为标准,我们的心会告诉我们什么是因为所以。  这就够了。  我心平处路皆平。  偶尔一回听到一位德高望重的前辈说,人生一辈子讲究做人,到了我现在这年纪,我该说一声,我不做人了。  真正是好潇洒,好气派,好舒展,好自在。  我想,做人难,不做人更难。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