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到常州就打听往天目湖多少路,都说不远,结果却走了两个半小时,开始尚不知天目湖怎么回事儿,也不知到了天目湖住哪儿,路上听说了,住水悦山庄,突然地就想起这么四个字,天水一色。  天目湖,水悦楼,天水一色,想像那浑然自成的天趣,想像那天水融一的亲情,天目湖水悦笔会还没有开始就已经成功了似的,多好。  一路风尘到天目湖已是下晚,急着往餐厅去,并不想那水是多么地美妙,也不想那天是多么地伟大,留待明天吧,今天先得打发肚子,若有砂锅鱼头当是更妙,一看,果然有,便来不及再说什么天水或者水天了。  天目湖的日子是从第二天开始的,可以这样说吧,我们坐船游湖,并且散了散步,也坐下来座谈文学以及文学之外的话,有情有调,挺滋润,日子就很快过去,便到了离别的时间,回头一想,天水一色呢?  我在天目湖并没有看到天水一色的景像。  是因为山,天目湖群山环抱,山虽不高,却也连绵不断,像是天和水孕育了山,然后山隔开了天与水。或者,因为水,天目湖的水算不上辽阔,也不苍茫,像是水够不着天,又像是天不能附着水。也或者,并没有别的什么原因,不因为山,也不因为水,根本就没有去看,没有去看那样的景象,天水一色的景象是有的,只是我没有去看。所以我不知道在天目湖究意有没有天水一色的景像。  坐船游湖,我在做什么呢,大概在感受太阳的热烈吧,雨中远眺,我看到了什么呢,也许看到一片朦胧,山也是朦胧,水也是朦胧,天也是朦胧,或者是糊涂。  就这么稀里糊涂走过了人生经历中天目湖水悦笔会的这一段。  人总是在将要失去或者已经失去以后才知道珍贵,人总是在浑浑噩噩中走过一天又一天,然后回头说,我怎么就这么过来了呢,我还什么也没做呢。  其实,这时候,你已经做了许多许多。不信么。  一如我现在回头看天目湖的水悦笔会,似是有许多失落。也似有许多遗憾,但更多的却是收获。我想,我最大的收获就是在自己的心里,永远地留下了一幅天水一色的景像,它不属于大海,不属于蓝天,也不属于别的任何地方,它只是天目湖的特有的景像。  有没有都一样,看不看也一样,去不去天目湖也许就不一样。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