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说人与被人说,大概是人生的两个不可缺少的内容呢。少这两样,试试,恐怕不行,老话说,谁人背后不说人,谁人背后没人说,就是这样。  你好好地活着么,说你自杀身亡;你痛苦不堪,说你乐着呢;你以为你安详吗,人偏说你是假正经;你以为你很潇洒吗,人又说你不负责任,垮掉的一代。你生气吗,大可不必,不是说,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我心么?再反过来想想自己,你说人的时候,不也一样?有这么一个人,见了人夫妻,没有别的话,只一句,你们怎么还没离,也是奇人一种。  我这个人,虽不善言辞,但是背后说说人的机会倒也是不肯放过的,同样,虽然我平时不怎么惹事生非,但是背后被人说说的事情也是常常有的,挺好,划得来。  自以为口笨舌拙,说起人来,却也伶牙俐齿,淋漓尽致,有时猛然醒悟,吓一大跳,这是无的吗?或者人性的什么本来面目出来了呢。出来也罢,迟早的事情,若人性中有一头狼,羊皮终是包不住它。虽然我本属羊,狼心狗肺多少也是有一些,或胎里带来,或后来沾染,只是我之说人,愿意不存歹意,当面开销的为多,背后说的也有,并不想把人说坏了去。我不敢说我的意愿就是事实,或者在我一开了口时,善意即已离去,事与愿违。其实,说到底去,人若是坏的,你不说他也坏,人若是好的,你说也说不坏他。  至于人之说我,我以为多半也不存恶意,有时话虽不好听,却忠言逆耳。常常想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其实是做不到,说也说了,听也听了,乐也乐过,气也气过,改是不改的,我还是我。人之说我,偶尔也有些许恶气扑来,当然是能够气我一气的,谁也未曾炼成百毒不侵之身么。但气不死我,气过之后,回头想想,我也还是我,不曾变了什么样子去。我若是个好东西,别人也说不坏我,我若不是个好东西,那也决不是被人说坏了的。  从前挺羡慕耳聋的人,以为聋子是福,如果聋而不哑,能说人而不听人说,那便宜更是占大了去。其实也不然,只见过为了六根清净进了佛门的人,却不曾见过为了耳根清净做了聋子的人,如此看来,人大概还是不聋的好。  人不能不说人,又不能免了被人说,既如此,也无奈。常常想,只要是出于善意而不是恶意,说说别人或者被人说说,也挺好,生活挺滋润,如若大家都闭了嘴,这世界平静倒是平静了,岂不又嫌单调乏味枯燥。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