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人送了两条黑鱼,活蹦活跳,保姆老太看着喜欢,道,市场上买,很贵的呢。只家里的人都不怎爱吃鱼,保姆老太虽是看着喜欢,吃却是不吃的,说是没了牙齿,剔不出刺来,其实是不爱吃罢。便将黑鱼放进浴缸里养着。其实那实在也算不上是养,只是放着罢,也不喂它们什么,也不换水,鱼也挺懂事似的,不怎么兴风作浪,只偶尔弄出些水声,多半是人进了卫生间吓着它们才如此。日子就这么过去,始终没有想到要拿黑鱼杀了来吃,从冬天到春天,黑鱼仍然活着,挺神气的,又从春天到了初夏,家里的人开始说黑鱼的事情了,并不是关心起黑鱼来,是关心人,天热了,人要洗澡,浴缸不能老让黑鱼占着,这就要杀黑鱼了,并没有一丝一毫的怜惜什么,鱼毕竟是鱼,比不得猫狗,引不起人的情绪。杀黑鱼是保姆老太的事情,那一天她走近浴缸时,黑鱼突然地从水里窜了起来,洒老太一身的水,老太边抓鱼边念叨,知道要死了,知道要死了,鱼竟是暴跳如雷,游来滑去,把尾巴甩到人脸上,老太呼人帮忙,好容易将鱼捉到厨房,也来不及讲究杀鱼的步骤,先对准在地上乱蹦的鱼拦腰一断,嘴里叽咕,看你再跳,鱼却仍然在跳,断成两段的身仍然跳得激烈,老太太奋力捏住鱼的上半段,半段的鱼奋勇挣扎,老太终于找准机会,对准鱼脑袋给了一下,看你再跳,老太说,鱼脑袋便成了两片。两片脑袋的鱼仍然蹦跳着,暴躁着,它不甘心,真不甘心……  我在一边看着,似有很多话要说,却又说不出来,便无言。  家里有一只兔子,是儿子从一个小哥哥手里买来的,长得很快,眼见着就从一只小小的可爱的兔子,长成一只硕大的兔子,似乎不再可爱,它每天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想方设法弄到吃的,还有就是把屎拉得到处是。兔子的肚子总是滚圆,但它却从来不曾停止找食的行为。每天喂的菜叶什么,实在是不够它的需要,便一次次从笼子里钻出来,竟然也熟门熟路,无师自通,知道家里什么地方是放菜的,什么地方是放水果的,也知道米在哪里,哪怕米袋是扎着的,也能进去。开始几回,我们并不了解它的这些行为,看到出来,骂一声赶回笼子去,它很快就学乖了,不再让我们看到它出来,出来了也不回顾左右,不走曲线,直奔着菜去,其次是水果,水果啃差不多了,就往米袋里一钻,听得嘎吱嘎吱声,才发现它老先生笃悠悠地躲在米袋里大嚼人吃的东西呢,并且毫不客气毫无风度地将屎拉在米里,一点点知恩图报的品格也没得,惹得大家很生气,将阳台门关死。兔子进不了屋,便在阳台上乱转,阳台栏杆有空隙,很以为它会从空隙中掉下去的,可它却不掉下去,甚至根本不往那空隙处去,兔子在阳台转着,实在忍不住,就啃阳台上的花草,花草也不多,不经它啃的,免就趴在阳台门上,朝里看,看是看不到什么的,但它并不灰心,仍然朝里看。  死得壮烈,活得赖皮,皆因它们愿意活着,愿意活得好些,再好些,所以,无论是死了的,还是活着的,它们的生命力都很强。  比我们人类,似乎更强些罢。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