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大概在一年前,偶尔一次在车上听广播里有男女主持人谈心理价位,无事可做便将这令人耳目一新的名词细细咀嚼一番,别无他意,只不过想跟上趟感受一些新鲜事情罢。不料嚼来嚼去,却嚼不出个味道来,没有感受,不得要领,也便作罢。如我等只会写写文章的人。躲于家中,常有家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的感觉呢,外面的新事情新名词多得是,哪能都去弄明白了。  最近倒是稍有了些感受,那是坐我们小城的出租车坐出来的。其实我也并不是常常要坐出租车的,因为不敢骑自行车,一般的出门都是辛苦自己两只脚,好在脚也不小。走也走得有些年头,早已习惯,也不觉得有很大的不便。但若碰到出差什么,带着行装,且又不轻,两只脚就负担不起,再加两只手也是不行,只得坐车。若在夏天,可坐三轮车,一路且可欣赏日新月异的城市建设;但若在冬季,冷风吃它不消,升级成为出租车。夏利,也有的时候,急着赶什么事情,或者陪客人什么,也坐他一回出租。小城的出租比不得大城市公道方便,上车不给你打表,你若要表现大度,到了地方他给你乱开一口,你认是不认。所以在小城坐出租,一般就得具备一些小家子气,未上车你就开口论价,商定了你才上路,就这样。  小城的出租车虽然不给打表,自是有他的道理。因为城小,从前说撒泡尿都能绕一圈的这么个小地方,城北跑到城南,那表恐怕也不肯跳上一跳,于是便约定俗成似地一律不给打表。坐车的人也认,亏是亏些,又有何法,只是希望司机们开口恰到好处。恰到好处的司机也不是没有,我也碰到过一些,但是不能恰到好处的司机也是有的,我也碰到。我的对于所谓的心理价位的感受,正是这些能够恰到好处的和不能恰到好处的出租司机给予我的呢。  从我家走出来,大约两三分钟,便有一条新开辟的大街,街上有少许来往的出租,我一般到那里等候。我从那条街到火车站,司机要我给三十,或者要我给三十五,也或者要我给二十五,也有只要二十的,经过多次的体会,我觉得出租车从我家附近到火车站大概在二十五到三十之间。若司机说,给二十五,或给三十吧,我心里就有一种熨贴的感觉,很舒服,像占了大便宜似的。而司机若是要三十五,心里竟会很别扭,虽然不过三五块钱的事情,却让你觉得吃了大亏似的耿耿于怀。本来愿意和出租司机聊几句的,现在也不和他说话了,本来兴冲冲出门的,现在也弄得有些丧气。不就几块钱的事情么,人真是想不开。一点不错,人在想不通的时候就是会钻牛角尖。其实,人计较的也不一定就是那几块钱罢,而是人对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的考验呢,或者,也可以说这是现实和你的内心世界的一种落差。  大概,这就是心理价位吧。  原来,这就是心理价位呀。  于是,由此联想到别的许多事情。比如我们买衣服,常常说,这衣服不值多少,那衣服不值多少;或者听说一支口红卖一万多,什么意思呢,想不明白,值吗。其实,这值不值,也许并没有什么绝对的标准,你心里觉得它值了,它也许就真的值了,这就是每个人的不同的心理价位吧。每个都有自己的心理价位,别人是没有办法去体验的。我想,若有人买一万多块钱的口红,我当然是无法去体会他或者她的心理价位,用我们的地方话说,叫作悬空八只脚。  当然,心理承受能力并不是天上掉下来掉进你的心里去,也不是你从娘肚子里带出来。心理承受能力和人的地位、气质、脾气,和人的经济实力。都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也和地域环境的影口向有关。像我们这样永远躲在小地方的没有多少气派的人,出门坐出租,因为现实和我的想法总有一些差别,也只能小气兮兮地为了三五块钱而别扭一回。  若现实和我们的想法靠得近些,更近些,那才好呢。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