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八四年十二月初旬于北京  ——读《绿化树》致张贤亮同志  近几年来,我不断收到许多文学青年的来信,询及有关文学创作中的各种问题。限于时间和能力,我没有能一一作答;现在,我把这几年内发表在报刊上和小说创作有关的文章,筛选了一下编成这个集子,算作为对青年朋友的一个总的回复。  收进这个集子的东西,有创作谈,有艺术论;有的文章谈自由创作的得失,有的文章评论了青年习作者的作品。我是个才情不高的作家,至今还是个不懂创作ABC的门外汉,因而恐怕有负于热心的读者,偏颇之处恳望教正。不过,应当使青年朋友知道的是,在编选这些东西时,我抱定了力戒侈谈空头理论的宗旨,力求能对文学创作——这个复杂的精神劳动,以及文学创作的底蕴有所揭示;准确地说,它不是以评论家的眼睛看待文学创作,而是以一个饱尝过文学创作中酸甜苦辣的作家喉舌,来倾吐对小说创作的感受,也许会使青年朋友惑到亲切一些。仅此而已!之所以把这个集子命名为《文学的梦》,除了集子之中有这样一篇东西之外;意在表明,在艺术的圣殿面前我还有许多的未知数求解。集子以《创作与生活》开篇,以《唯物论者的艺术自白》收尾,这不仅仅是按照文章发表的时间顺序排列之故,也可以理解成我的艺术宣泄。  作者  八四年十二月初旬于北京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