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那条细腰、尖嘴的军犬“阿利”,并没意识到它面临着灾难;但是站在黑狗旁边四个被愀来陪斗的老头儿,却有点忐忑不安。他们谁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审判这条狗,更不晓得为什么把他们拉来陪斗。“奇怪吗?我们‘砸烂公检法兵团’经过内查外调,终于查清楚了,”兵团头头秦司令一只手叉着腰,另一只手摇着一把象济颠僧使用的破芭蕉扇,驱赶着在他那条缠着药布的伤腿上吮血的苍蝇,说,“你们这四个牛鬼蛇神,和这条狗的罪恶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比如;为什么叫我们国产狗去里通外国?又为什么让这条杂种狗来劳改农场?没别的,交代吧!”  “牛鬼蛇神”中的“牛”,是北京附近某地训练军犬的科长。他不亢不卑地说:  “为了优选良种,我们让它的母亲同德国狼犬交配,有了这条小‘阿利’。这是为了提高军犬的格斗威力。”  “鬼”的身子虽然弓得象个?号,话里可明显带着火药味:“这条‘阿利’,也真瞎了眼睛,怎么咬坏了秦司令的小腿肚呢?!我把它从军犬队带来农场的几年中,它曾追捕过七名越狱的逃犯,为劳改工作立过大功……”  “蛇”的腰板挺得笔直,象一根绷紧的弓弦。他粗声大气地说:  “狱政科长的话一点也不假,‘阿利’给我这个管果园的队长帮过大忙呢!它对偷公家苹果、蜜桃的小偷,决不口下留倩!”“神”是这个劳改场的场长,他接过“蛇”的话岔,顺水推舟地问道:  “秦司令,你……不,您要是不去果园伸手摘桃‘阿利’何至于咬伤您的腿肚——”  秦司令猛然跺了一下脚,也许因为他用力过猛之故,伤口被震破了,血一下渗出药布。他把扇子狠狠向“牛鬼蛇神”面前一摔,吼叫道,“你们这些走资派,竟然包庇里通外国的‘阿利’,你们屁股坐到哪儿去了?这条狗从血统上看,从表现上看都是反革命。你们既然不认罪,对不起,都挂上大牌子去刑场‘陪绑’!”片刻之后,“牛鬼蛇神”胸前都多了一块二十公斤重的大铁牌。“牛”牌子上写:“里通外国的牵线人”;“鬼”的牌子上写:“里通外国的辩护士”;“蛇”的牌子上写:“里通外国的支持者”,“神”的牌子上写:“里通外国的保护伞”。细细的铁丝,勒进四个“老公安”的脖子里……  他们和那条“阿利”一起被带进果园,刑场置在秦司令伸手“摘”桃的那棵树前面。“牛鬼”为一伍站在狗的左侧;“蛇神”为另一伍站在狗的右侧。可怜的“阿利”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枪声就响了;它——痉挛着身子,离开了它所不能理解的世界。  血,溅到秦司令的身上。人们发现了一个奇迹,原来狗喷出来的血,比他伤口上流出的血要红得多……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