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冯骥才  关于讲演的历史源头,大概可以一直追溯到人类的原始时代。  在文字尚未出现的远古,人们传布思想、教育后代、发动集体的行为,都离不开讲演。  别以为这种精神传布只是一种古老的方式,到了网络横行、传播神速的今天便会消失。相反,讲演在今天非但没有日见稀少,反而无所不在。为什么?  我想,主要因为讲演是人与人的直接诉说,没有时空与物化的隔膜。好的讲演不仅是讲演者和听众面对面的思想接触,也是精神世界的相互激发。特别是当讲演者才思敏捷、声调清亮、有情有义、灵感成串儿,他所传达的思想就分外具有感染力。比如本书讲演者白庚胜。  在启动和操作中国民间文化遗产抢救工程中,白庚胜是我志同道合的伙伴。此前,我知道他是一位出色的年轻的民间文化学者,纳西族人为之骄傲的才子,曾经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少数民族文学研究所担任副所长。然而,使我真正领略他的才气正是他的讲演。  我发现在他讲演时,不仅台下的人都会全神贯注,连坐在他身边的我也感到震惊。  有人说,讲演需要一种非凡的口才。这话只说对一半,而且是一少半;另一半——一多半,是一种思想的才气。  白庚胜是勤于思索的人。他每一次讲演都有新的思想发现与理论创见献给听众。比如他关于捍卫民族文化主权的理论,就是通过他不断地演说,渐渐为文化界乃至领导层所接受,并且已成为当今人们共同的文化自觉。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  作为学者,作为文明转型期的学者,他不仅仅把讲演当做思想的传播方式,更作为一种具有启蒙意义的普及手段。在这中间,他的强烈的文化责任感是他讲演的核心魅力。这也正是当代知识分子最可贵的知识精神。  我还欣赏他讲演时的风格,他的汪洋姿肆,他放开的大脑海一样的辽阔,而且不停地闪耀着灵感的浪花。同时,他对自己的思想有着非常清醒的、逻辑化的把握。这使他的讲演具有完美的效应。  激情的感染力、思想的号召力、语言的鼓动力,是他讲演鲜明的风格特征。  讲演要借助语气、眼神和手式,单凭文字很难领略他讲演的风采,但本书的意义在于它记录了白庚胜近年来在无形文化遗产抢救和保护方面的一些重要思考。这些思考具有学术价值,从中还可以看到当代文化界行进中一些深刻的精神足迹。现在,白庚胜将他的一些讲演的文本搜集成书。为此,我祝贺本书的出版,并作文以为序。  2005年12月2日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