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当前位置:书城>文学艺术>种花边
  我的故乡在梅州松源,那个地形像梅花盛开名叫“桥背”的村庄,她就是生我养我的地方。  村口的庵子岗上,有一座福济庵。庵前有一条小河从远方流来,突然跌落在葫芦潭,形成了一个小小的瀑布。先民为了汲水和灌溉农田,在瀑布旁的石壁上开凿了一条水槽。每当夜深人静,皓月当空,常常可以看到回游产卵的鱼儿在石槽里衔尾逆流而上,那真是奇观呢。  庵后还有一条水渠,先民利用几米高的落差,在半岗建了一座水磨坊。磨坊里的水车,虽然早就不用了,但还保存到现在。看见它,就让人想起那个舂米的年代,想起水车转动时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  顺着磨坊的水渠而下,不远处有一座单柱的古渡槽。圆圆的柱墩,又大又黑,好像一座铁塔。上面架着一条长长的用竹筒做成的渡槽,水满时,一滴滴水珠从渡槽里溢出来,好像千万颗珍珠,纷纷飘落在故乡的小河。  我的老家坐落在庵子岗脚下的新田面上,背依龟山,傍临两水。一水来自赤坑,叫赤坑河;一水出自白玉,叫白玉河。这两条小河,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一见面就在门前拥抱起来,从此,再也不愿分离,一直向东流去。  左边的河岸上,古堤逶迤,老宅参差。隔着河边那排垂柳望过去,好像一幅年代久远的水墨画。当年,朱德元帅曾到过那边的万四公祠,在那里召开会议,成立苏维埃政府。我们万六公祠和老祖屋新福堂也在那边,那是我们村的发祥地。  右边的河岸上,有两条小小的圳道,一前一后环绕着一座三堂四横的殿堂式围屋,这就是清末和民国时期著名的爱国侨领刘佛良先生的故居。这座古老的客家民居是刘佛良先生在美国发财以后回乡建造的三大住宅之一。他少年时家贫如洗,后来应募到檀香山当契约华工,艰苦备尝,待有积蓄,便念念不忘故里,远涉重洋回到家乡建桥修路,造福乡梓。他一生独自捐献了55万光洋,在故乡建起了11座桥梁。如今,这些石拱桥已有近百年的历史了,但它依然坚固,依然默默地弯着腰,好像在等待、盼望着什么。  翻过刘佛良先生故居右侧的山臂,第二重山便是宝塔山和狮山了。这两座山形状独特,充满了传奇色彩;两山之间还有一条名叫口缺峰的峡谷,构成了一幅大自然美丽的画卷。  宝塔山,人们说她的形状有如一头大象,因此,也叫象山。山上原来有一座九层高的宝塔,因为早已被雷击毁的缘故,现在只留下一个古老的传说。相传在清朝年间,邻村有一个黄姓人家,请了一个很有名的风水先生,在宝塔山斜对面的山脚下找到了一块风水宝地,名叫蛇形地,然后把祖先安葬在蛇形地的“蛇头”上。说来也怪,自从黄家做了蛇形墓以后,家业日益壮大起来,买田买到九高陂,而蛇口以上的百姓却越来越穷,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人们百思不解,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正在这时,黄家人得罪了风水先生,这个风水先生就说是被蛇形墓“吃”穷的,并说要镇住蛇形墓,就必须在象山上筑一座九层高的宝塔。于是穷怕了的乡亲便迷信起来,纷纷集资建宝塔,盼望着宝塔建成后能过上好日子。谁知,宝塔建成后,人们还是那么穷,日子还是那么苦,大家失望了。但使他们迷惑不解的是,每当太阳和月亮出来的时候,塔影就像一把利剑横架在蛇形地的“七寸”上,大家以为真的把“蛇”镇住了,根本不知道这是一门建筑科学,一直到了本世纪初,在一个风雨交加的晚上,宝塔被雷击中了。当时,人们说是蛇精出世了,黄家要出大人物了,真是无巧不成书,自从宝塔坍塌后不久,蛇形墓的子孙中真的出了一个省长。他就是原国民党陆军上将黄慕松先生。现在宝塔虽然已经坍塌,塔影无存,但蛇形墓至今犹在,它不知牵动了多少海外游子的思乡之情。  狮山和宝塔山隔水相望,活像一头昂首的雄狮。它大概被故乡的山水迷住了,久久不愿离去,化作了山脉。山前,有一条石头铺成的古道,赤条条地躺在黄土岗上,晒黑了,拐个弯,一头伸进树林里,朝山上爬去。山中有石器时代留下来的石器,慢慢可找到。可见,早在几千年前,这里就有人类居住了。山顶上有一座古老的文庙。这座古老的建筑始建于清朝,据说是由当时朝中比较有名的吴国师选址建造的。庙宇本来十分雄伟壮观,可惜的是,在那破“四旧”的年代被破坏了。近年来,父老乡亲为了发展家乡的旅游事业,对文庙进行了修葺。如今,一座比较完整的古式建筑——文庙,又呈现在游人眼前。远远望去,好像狮山头上长了两只角。  口缺峰在宝塔山和狮山之间,是一条有一公里多长的峡谷。两岸悬崖峭壁,地形十分险要。湍急的河水在蛇形墓前转了个直角后,直冲向峡谷,气势汹涌,撞击着嵯峨的怪石,发出轰轰隆隆的响声,远听似有千军万马在奔腾。就在这水雾迷蒙的石壁上,祖辈们在清朝年间建起了一座单拱的石拱桥,桥长50米,宽5米,拱高20米,大有驾驭山河之势,其高超的建筑艺术,令人惊叹不已。站在古老的石拱桥上,俯瞰水面,只见河水流入峡谷后,瞬间就变得平静无波,好像凝滞不动似的,平滑淡绿的水面也加深了颜色,绿得好像一块晶莹无瑕的翡翠。假如你是一条小鱼,真想钻进水里去呢。  啊,多么迷人的故乡!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